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第三章:前男友的突然出現,李婷性發泄

時間:2019-01-03   作者:冰川 錄入:冰川 文集:第二夫妻 瀏覽量:671 下載

何春光與李婷的婚禮如期舉行,親朋好友都來賀喜,老何老兩口對得到李婷這個如花似玉的兒媳婦贊不絕口。何家在青河灣村也是名旺世家,雖稱不上大福大貴,但也吃喝不愁。老何高興為何春光的婚事,大擺三天酒席,請便了村里的所有人。

婚禮的當天李婷的幾聲爸叫得,把老何給樂壞了,人逢喜事精神爽,老何一高興給這親人舉杯,給那個朋友干一,不知不覺中喝多了,何春光母親挽扶著他回屋睡覺。親朋好友也散了,留下的就是何春光與李婷的兩人世界。

人常說:“人生最得意之時莫過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何春光神采激昂攙著美麗的新娘步入那神圣的洞房,他砰砰跳的心聲伴奏著輕盈的腳步來到婚床上。

李婷坐在床上羞的不怕正視他,此刻的何春光無法用語言來表達自己的心情,他來到李婷跟前輕輕地對她說:“婷婷,忙碌了一天了,你也該累了,要不...咱們早點睡吧!”

李婷不自然的點了一點頭,聲音很小的答應道:“嗯...睡吧!”。

何春光得到李婷的同意,撲上去就把李婷摟抱到床上,突然,李婷用力的把他推開,說道:“你急什么,你還是先洗一個澡吧!”。

何春光恍然大悟趕緊到洗澡間去洗澡,不到一刻鐘就穿著睡袍跑了回來,直接跳到了床上,剛要上去抱李婷,而李婷走向了洗澡間,何春光興奮的在床上等待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著,十分鐘,半個小時都過去了,何春光也不見李婷從洗澡間里出來,他等待的都有些困意了,心想女人洗澡可能都這么慢吧!他耐心的等待著,一個小時過去了也不見李婷的出現。

他跑到洗澡間門口催促道:“婷婷,洗好了嗎?”,李婷并沒回答,只聽見洗澡間里的水還在嘩嘩的流著。

李婷坐在馬桶上默默的的沉思著,她有點猶豫了,她開始懷疑你跟何春光的婚姻是不是太草率,為了報復陳豪而草草的她把自己給嫁了。她對何春光并沒有愛情可言,而何春光對也只是停留在兒時的愛,事隔多年那份情是否還真的存在還是一個未知數。她糊里糊涂的坐上了婚車,糊里糊涂的拜了堂成為了夫妻,又糊里糊涂的步入洞房,此刻的她有些猶豫了,她把自己關在洗澡間里不敢出,她有些害怕了,她不敢再走下一步了,可門外等著的確是她明正言順的丈夫,她又不得不面對下一步的到來,她站在淋浴下讓水再次沖刷一下她自己的膽怯,裹上一條浴巾,去迎接那一成現實的一切。

何春光剛要敲門,突然洗澡間的門開了,李婷圍著浴巾披散著長發站立在他面前,猶如剛出水的荷花,那樣嬌艷而清秀。此刻何春光眼睛都發直了,呆呆的在那里站著,看得李婷都有些不自然了。

李婷微微笑了一下,“什么啦!我有這么好看嗎?”。

何春光貪婪的目光盯著她,上去抱起李婷就往床上跑。當何春光抱住李婷的那一刻,李婷的身體突然發抖起來,何春光因為李婷是新婚第一夜有些緊張是很正常,而他把李婷放到床上時,李婷全身顫抖的收縮在一起。

何春光見李婷這番景相,輕輕的安慰道:“婷婷,放松點,別緊張,咱們慢慢來”。

李婷顫抖著說:“春光,給我掉杯水吧!”。

何春光遞給她一杯開水,她一飲而下,顫抖的身體微微平靜了許多,她平躺在床上,閉上了眼睛,輕輕地對何春光說:“春光,你來吧!”

當何春光輕輕掀開她的浴巾時,她全身的毛孔都豎了起,她咬緊牙關,緊閉著雙眼,憑評何春光去完成那一切。就在何春光的手接觸到她肌膚的那一刻時,她“啊!……”的一聲坐了起來,何春光正在深情之中,被她的舉動嚇了一跳。

何春光連忙問道:“婷婷,你怎么啦!”。

李婷趕緊解釋道:“春光,對不起,今天我可能太緊張了,要不咱們今天就別那個了”。

何春光有點為難的說:“今天是咱們的洞房花燭夜,不那個不好吧!”。

李婷見何春光不高興,沉默了片刻,“那好吧!你來吧!”,她再次平躺下,用枕頭蒙住自己的頭,任有何春光去做一切。

李婷躺了一會兒,不見何春光有任何動做,她拿掉蒙在自己頭上的枕頭,睜開眼睛一看,何春光正斜躺著笑咪咪看著她。

她疑惑的問:“你咋不那個了”。

何春光微微笑了笑,用手指按了一下她的額頭,“看你那傻樣,你都那樣了,我還怎么做,今天你真的不想,那咱們就睡吧!”。

李婷一聽要睡覺,她起身趕緊拿睡衣穿上,何春光連忙阻止道:“你這干什么”。

李婷很自然的回答道:“睡覺啊!你不是說不做那了嗎?”。

“哎!睡覺你還穿什么睡衣,你現在不是女孩了,你個媳婦,媳婦跟自己的老公第一夜睡覺那有穿衣服的,不穿衣服睡覺那叫一輩子‘貼心’,如果第一夜穿衣服睡那叫‘隔心’,你說你是想跟我貼心,還是想跟我隔心”。

李婷不加思索的回答道:“當然是貼心了”。

何春光見李婷穿了一半的睡衣還沒有脫下,于是催促道:“想跟我貼心,還不把快衣服脫掉”。

李婷疑惑的問,“真的有這種說法,你聽誰說的”。

何春光一邊幫她穿掉衣服一邊對她說:“我也是打工時聽一個工友說的,咱們也別問它真假了,寧可信起有不可信起無,來吧!咱們也該睡覺了”。

李婷也沒有爭辯,在何春光的擁抱著安靜的睡了,雖然對這個倉促的婚姻有一點猶豫,但她對何春光并沒有排斥之心。這二十多天跟何春光的交往,她也看得出何春光對她的愛是真心的,她不想讓何春光有太多的失望,雖然身體對何春光還有一些抵觸,但如果何春光真是強求的話,她也會把她的身體交給他。只是在她心里陳豪所產生的陰影還沒法摸去,她還無法一時把她自己放下,把她自己全部交給躺在她身邊的男人,但她又渴望得到真心的愛,對于何春光這些天真心的付出,讓她感到在這個男人懷抱里的溫暖。

她靜靜的躺著慚慚地慚慚地身體開始發沉了,也許這一天她太累了,慢慢的她進入了夢鄉,她做了一個美麗的夢,夢見她跟陳豪在他們的歡樂屋里,陳豪親吻著她身上的每一塊肌膚,讓她上的每一個毛孔都揚溢一種溫馨與幸福,她陶醉了,她像入了仙境,睡夢中還流露出幸福的笑容。

突然,她感到身體無比的沉重,像是什么東西壓在了她身上,她想動一下,但沒有動彈,下身一陣騷癢,緊接著一下疼痛。她“啊!……”的一聲醉了過來,她突然明白了過來,這不是夢是何春光,她的眼淚也跟著蹦出了兩粒。

趴在她身上的何春光停下了運動,懷心問:“寶貝,你什么還流淚了,你如果真不想,我這就下來”。

李婷心中的結被何春光這一下給打破了,她沒有再可猶豫的了,她既然選擇了嫁給他,她就不法逃過這一關,只要決定跟何春光生活在一起,她得必須接受這夫妻之實。既然何春光在她睡夢中偷偷的做了,她也只有沒默默的的接受這事實。

何春光要從她身上下來,她趕阻擋道:“別…別停,我只是痛的,沒有事,你繼續”。

何春光這下高興壞了,奮力的應戰著,李婷也默默的的接受著身體給她帶來的快感,她腦子里產生了真空,她不再回憶過去思考將來,她只感受當下的一刻, 她由默默的接受慚慚地變成奮力的去所取,何春光對她的表現也感到非常滿意,經過一番的魚歡,他們都疲憊的躺了下來,通過短暫的休息,何春光翻到了她的身上,一夜的幾番戰斗,他一覺醒來,都中午十點多了,何春光的母親也沒有來打擾他的休息任由他們睡。

突然,有人在敲門,李婷推了一下睡得像死豬一樣的何春光說:“春光,快起來,有人敲門,一定是你媽來叫咱們了”。

何春光懶得起來,“我再睡一會,你去給咱媽開門去吧!”。

李婷沒有跟他爭辨,必經是第一天單獨見公婆,而一覺睡到十點多,她有些手忙腳亂,快速穿上衣服,連臉都沒有來得急洗就跑出去開門。

當她打開門的一剎那間,她驚住了,“陳豪…怎…怎么是你,你不是結婚了嗎?你來干嗎?”,她的話沒有落音就把門給關上了。

陳豪在大門外喊道:“婷婷,我對不起你,我并沒有結婚,那一切我都聽李晴說了,那都是我媽做的……”。

這時門突然開了,李婷臉色蒼白,“你別喊了,你給我進來”。

李豪走進院子,李婷一臉怨氣,“你說什么是你媽搞的鬼,那為什么你的電話一直關機”。

李豪趕緊解釋道:“婷婷,我來晚了,我對不起你,我為了咱們能盡快結婚,我參加了一個為期一個月的野外生存游戲,完成任務的可以獲得十萬元的獎金,給這是我給你贏得”,他把銀行卡塞到李婷的手里,繼續說道:“卡的密碼是你的生日,婷婷,你還是跟我走吧!咱們有錢了,咱們可以結婚了”,他拉著李婷的手就要往外走。

李婷聽了這些傻了,她呆呆的站在那里。突然,她甩脫陳豪的手,大聲喊道:“何春光,你快給我滾出來,有人欺負你媳婦”。

屋子里的何春光聽到李婷的喊叫,連衣服都沒有穿上完就跑到了院子里,就連忙問道:“媳婦…誰欺負你了”。

李婷指著陳豪對何春光說:“何春光,給我打死這個大騙子”。

何春光二話沒說,抓住陳豪就是一拳,他還要打時,被李婷拉住了,“你傻啊!讓你打你真打”。

何春光揮舞著拳頭說:“那是必須的,誰欺負我媳婦我弄死誰”。

李婷看何春光真要打陳豪,就勸道:“春光,這里沒有你的事了,你先問屋去,我跟他說一句話就回去”。

何春光不愿回屋,“媳婦,我不回屋,我得保護你,我怕這小子再欺負你”。

李婷瞬間惱怒了,呵斥何春光道:“你那來的這么多廢話,讓你回屋就給我滾回去,誰讓你保護”,何春光見李婷惱怒,不情愿的回到了屋里。

李婷走到陳豪跟前,用手輕輕摸了一下被何春光一拳出的青印,心疼的說:“你這么傻,你怎么不躲啊!”。

陳豪抓住李婷的手,深情的說:“這是我該挨的,我沒有保護好你,婷婷,你還是跟我走吧!”。

李婷爭脫他的手,搖搖頭說:“陳豪,把我忘了吧!找個好女孩結婚吧!咱們不可能了,我已經是他的人了”。

陳豪再次勸李婷道:“婷婷,跟我走吧!咱們還可以從新開始”。

此刻的李婷已經是淚流滿面,“你走吧!咱們不可能再從新開始了,就當咱們沒有認知過”。

陳豪還想再勸她,李婷突然咆哮道:“陳豪,拿著的卡,快點給我滾出去,我一輩子也不想看到你,快給我滾”,她強行把陳豪推出大門,“砰……”一聲把門給關上了。

李婷擦了一下眼淚大步走回房間,抓住何春光就往床上推,騎到他身上,就扒他的衣服。她的舉動把何春光給驚住了,連忙抓住她的手說道:“婷婷…婷婷,你這是怎么啦!”。

李婷掙脫開他的手,一邊扒他的衣服一邊說:“你不是喜歡做愛嗎?咱們現在再來,我要讓你啥都得比他強,做愛也得比他強”。

何春光知道李婷的意思,此刻他一點興趣也沒有,他想比阻攔住李婷,可李婷像發瘋的一樣,在何春光身上亂親。他知道李婷跟他結婚的背后一定有問題,但他想得到她,如果李婷背后沒問題的話,單憑他自己的條件,李婷不會嫁給他,這是何春光漏撿個林妹妹,既然到手了,那哪有再放手的道理。

李婷此刻想跟做愛來發泄自己何春光不再阻攔李婷,而是配合著她,他讓自己盡情的享受,李婷在他身上一浪高過浪的發泄著,直到她精疲力盡趴在何春光身上睡著了。

何春光輕輕地把她放到床上給她蓋上被子讓靜靜地睡一覺,也許她醒來一切都會好了。李婷的胡鬧,他并沒有生氣,反而他感覺到是他自己對不住李婷,必經是他在李婷最悲痛之時偷偷的奪走了她的愛情。他愛她,他不想失去她,他不想知道李婷的過去,只想將來李婷能好好的跟她生活。現在李婷的表現他可以理解,而李婷的所坐只是為發泄,并沒有背叛他的意思。

何春光的母親見兩個人早上沒有過去吃飯,因為年輕人戀床早晨有不吃早飯的習慣,她沒有去打擾他們休息,可到了中午飯點的時候,還不見兩個人影,她這才來叫他們回去吃飯。(何春光和他父母不在一個院子里居住,由于是新婚何春光和李婷所住院子里沒有起火做飯,他們都到母親家吃飯)何春光母親來到他們的大門前,見大門還緊鎖,她通過門縫隙看看院子里也沒有人影,她猜想這兩個孩子還沒有起床。

她敲敲門喊道:“春光,你們起床了沒有,現在都中午了,該起吃飯了”。

何春光一聽是他媽喊他們吃中午飯了,他趴在窗臺前對他媽說:“媽…我們知道了,你先回吧!我們一會就過去”。何母聽了他的回答,這才放心的回家。

何春光看著李婷香甜的睡著,他不忍心叫醒她,而是輕輕地給她蓋一下被子。這時李婷睜開了眼睛,何春光輕柔的說道:“你醒了”。

李婷費力坐起來,問道:“現在幾點了”。

何春光微微笑笑,“才十二點,要不你在睡一會”,他的話音還沒落,李婷躺下了。

何春光開完笑的說:“力氣用完了,起不來了”。

李婷上去抱住何春光的脖子,矯情的說:“老公,你的力氣用完沒,我還想再玩會”。

何春光一聽李婷還要玩,突然吃了一驚,“啥…你還想玩,你的身體能吃消不”。

李婷撒嬌的說:“老公…我就想…就想,再玩一會咱就起床”。

何春光架不住她撒嬌,“那好吧!今天我就滿足你個夠”。

李婷深深地給何春光一個吻,“老公,你真好”,翻身又騎到了何春光身上。

他們經過一番魚水騰歡,李婷滿足的趴在何春光懷里,輕柔的說:“老公,你為什么對我這么好,我是一個壞女人”。

何春光緊緊的抱著她,“誰說我的老婆是個壞女人,我的老婆是天地下最好的女人”。

突然,李婷抬起頭說道:“不…我是個壞女人,我特別想跟你做那……”。

何春光安慰道:“你想做那就是壞女了,我也想,我也是個壞男人了,想咱就做唄!”,何春光說著又翻身壓在李婷身上。

李婷用力推開他,“不要了,你媽還等著咱們吃飯呢!該起床了”。

他們進行一下簡單的洗漱,就何春光父母家吃飯。何春光經過一夜的折騰,走起路來兩腿軟綿綿的像踩在雪地上,整個人像叨敗的鵪鶉斗敗的雞,無精打彩的跟大李婷后面。而李婷通過一番的發泄,對陳豪的怒火也消退了很多,雖然陳豪并沒有放棄她,可他時終未能說通他的母親來接收她,就是跟陳豪在一起,他們的婚姻與幸福也遙遙無期。只盼著遙遙無期的愛情到不如抓住眼前的這個乖男人,雖然她對何春光并沒有什么愛情,但她感受到他還是一個可以依靠的男人。

何春光的母親已經做好飯菜,他們早上都沒有吃飯,而且一夜又折騰幾番,當他們看到飯菜時也顧不上什么規矩禮常了,拿起碗筷就是狼吞虎咽吃起來,此刻的李婷怎么也看不出那亭亭玉立的淑女。

這時的何春光的母親都看傻眼了,李婷抬頭一看她只看著他們吃自己也不動筷,連忙說道:“媽...今天的飯菜這么飯好吃,你怎么不吃”。

何春光的母親連忙說:“你們吃,好吃,媽就天天給你們做......”。

李婷矯情的說道:“媽...你太好了,愛死你了”。

由于何春光的妹妹何春霞上高中住校,父親外出跟朋友一起喝酒去了,今天在家吃飯的也只有何春光、李婷和他母親三人,李婷正夸贊著飯菜好吃時,何春光的母親突然問道:“婷婷,媽問你個事情唄!”。

李婷一邊吃菜一邊爽快的回答:“媽...啥事,你說......”。

何春光的母親停頓一下問道:“婷婷,你們打算什么時候要孩子,你現在正年輕身體好,早點要個,我可以替你們照顧著......”。

何春光插話道:“媽...這個你不用急,婷婷可能已經懷上了呢!”。

李婷有點害羞的打了他一下,“你跟媽瞎說個啥,你咋知道就懷上了呢!你以為生個孩子就這么容易”。

李婷跟何春光的母親解釋道:“媽...我們想順其自然”。

何春光的母親高興的說:“順其自然好,順其自然好”。

他們三人都在默默的吃飯,何春光的母親跟他們提起生孩子的事,李婷突然感到她全身都有些發熱,她的身體又有了些反應,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身體的反應,她以前從來沒有的感覺,從早上得知陳豪還沒有結婚之時,對何春光偷偷的跟她做愛怨恨,一怒之下再次強迫何春光跟她做愛之后,就有一團欲火她身體里盤旋著遲遲不能消退,而此刻何春光的母親只是跟她提生孩子之事就勾引出了她的欲火,她有些后怕,她極力的克制著自己不去想,可她越是克制那體內的欲火越往上冒,以至于她有沖動的感覺。

她快速的吃了兩口飯,就對何春光說:“你快點吃,吃完咱們就回去”。

何春光不解的問:“剛過來,這么著急回去干嗎?”。

李婷有些不耐煩了,“讓你回去干什么,讓你快點回去造孩子”。

李婷突然意識到何春光的母親還在,有點害羞的解釋道:“媽...我們鬧著玩呢!我們昨晚有些換過的衣服還沒有洗,我想讓他跟我一塊回去洗衣服”。

何春光的母親一聽李婷要回去洗衣服,連忙說:“婷婷,你們才結婚一天,要不把你們的衣服拿這來,我幫你們洗”。

李婷趕緊搖手說:“不不...不用您洗,也就兩件內衣,我自己洗就可以了,就是讓春光陪著我而已”。

何春光的母親一聽非常高興,對何春光說:“看你媳婦多好,第一天就想著給你洗衣服,快點吃,吃晚飯回去,你把衣服洗了,往后跟你媳婦好好學著點”。

李婷也不客氣的說:“媽...你放心吧!我一定替你教育好他”。

何春光還在那里慢慢的吃,李婷起身拉起他,“你都吃飽了,還在這里磨嘰個啥”,硬是拉著他往外走。

她還回頭對何春光母親說:“媽...我們先走了,你自己慢慢收拾吧!我就不幫你了”。

她拉何春光往家里跑,何春光不解的問:“你這么著急回去干嗎?”。

李婷趴在何春光的耳邊說:“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咱們回去造孩子”。

何春光驚訝的叫道:“啥...你剛才說的是真的”。

李婷點點頭,小聲說道:“真的,我特別想要”。

何春光緊緊的抱住她,“我也想,那咱們就快點回去吧!”,兩人一陣小跑跑回到家里。

何春光和李婷回到了他們自己的小家,這里是他們的天地,剛一進房間兩人就抱在一起熱吻起來,新婚之時的他們,不分黑夜白晝孜孜不倦的熱吻著,一件件衣服從他們身上飛下來,很快他們就滾打在床上,一次次的高昂,一次次的長呼,最后他疲憊的擁抱在一起休息。少做休整他們再次上馬再戰,青春的烈火熊熊燃燒著,愛的纏綿,愛的難舍難散,他們不論是身體的需求,還是精神上的解壓,他們都充份的滿足對方。

何春光在工地上請的二十天的假期得快過去了,在李婷的纏綿下,他又推遲了十天返回工地,最后的期限以經到了。何春光不得不離開李婷奔赴上他的打工之路,他們難舍,他們難分,但生活的所迫又不得不讓他們分離。

李婷在這一個月里,身體上、精神上都得了極大滿足,她把對陳豪的感情也慚慚的放下了,此刻的她只想好好的安安靜靜的生活,她不想再淡論什么愛情,她不想參與愛的分爭,她只想平平安安的過他們的小日子。可今天她得到不久的依靠又要離開她,她有些無助,有些仿徨,但為了以后的生活她不得不讓他離開,這就是人生的無助,生活的無奈,有愛的地方容不下肉身的存在,能容下肉身的地方又是愛的無奈。

她揮手送走了自己的丈夫,她又陷入無比的荒漠之中。她靜靜的在村口站著,望著成雙的鳥兒歸巢,望著油油的青苗擁抱成長,此刻她的心隨著風飄蕩,找不到一個安息的地方。

作者簡介:王紅偉(1982--)筆名:冰川。農村基層工作者,參與過精準扶貧攻堅工作和環境污染防治攻堅工作,業余時喜歡文學寫作,現寫作詩歌一百余首,寫有中長篇小說《滄海孤鷹》、長篇小說《第二夫妻》等文學作品。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韋明方 對 消逝的王城 的評論
寓情于景,信息量大,拜讀。..
文思兒 對 成功始于決 的評論
只是我那一年有老師邀請去參加..
文思兒 對 文學好比上 的評論
只文章我是的有一天審核好文章..
會心一笑 對 你的笑,勝 的評論
可能天下老師都是這么想的..
韋明方 對 專家(3) 的評論
社會現象令人深思!..
河南快三开奖纟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