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第四章: 張桂花偷情被李婷闖見

時間:2019-01-04   作者:冰川 錄入:冰川 文集:第二夫妻 瀏覽量:695 下載

“李婷妹子,你在這干什么哩!”,她的臨居桂花嫂子問道。

李婷趕緊回答道:“桂花嫂子,我在這送一下俺家春光出去打工呢!”。

張桂花諒的說:“啥,李婷妹子,你們才結婚幾天,你就讓你家男人出去打工”。

李婷嘆了一口氣說:“哎!那有什么辦法,現在找個能長期干得住的活不好找啊!要不是我弟弟在那邊一直跟老板說情,人家都還不讓在家呆這么長時間呢!不出去打工,我們以后吃什么”。

張桂花也同情的說:“那也是,咱們農民不打工靠什么掙錢,單靠這一畝多地吃也吃不上,好了,李婷妹子別看了,走遠了都看不見了,要不到我家打會麻將去”。

李婷一個人在家也沒有事情做,她就跟著張桂花到她家打麻將去了。張桂花比李婷大五六歲,她三十也是剛出頭,她男人也是一年四季在外打工,每也只是到過年回來跟她團聚幾天,過了年沒幾天就外出打工走了。清河灣村的男人大部分都外出打工,在家留守的都是那些婦女、老人和小孩,婦女們在家照顧著家里的老人和小孩,同時守護著自家的田地,男人在外打工掙錢來供家里日常開資。每逢春節過后三五天,村子里的男人就開始陸續離開了家,奔波于工地上,街走于城市里的大街小巷,為家庭能過得更美好,他們不得不離開家,飄泊于異國它鄉。

從何春光離開家之后,李婷就成了張桂花家里的常客,她讀過大學比村里這些連自己名字都寫不全的婦女比,她比她們見識廣的多,大家都愛跟她聊天,她又是學畜牧專業的,誰家的小貓、小狗什么的病了,都是來找她,她一到張桂花家,張桂花家就像開了一個動物醫院,村里的婦女們一般沒有事情做,她們不論自己的啊貓、啊狗有病沒病都抱來讓李婷瞧瞧,李婷也樂意為她們孝勞,從來不收她們的認何費用,因而李婷很快就成了清河灣村的中心人物。

時間一天天的過著,清河灣村的婦女開心的笑著,轉眼間又到了暑天,學生們也都放暑假了,清河灣又增添了不少童真的樂趣。

這是放暑假的時間,村里大部分家里的上學的孩子都從學校里回來了,家里有了孩子大家晚上一般也都不出門了。張桂花家里以前的常客也只有李婷一人了,李婷有時嫌天熱自己一個人待在空調屋里也懶得外出。

這一天,李婷一個人在家待著無聊,她也有幾天沒有到張桂花家去了,突然想到張桂花家去轉一圈,找桂花嫂子聊會天。

她來到張桂花家見她家大門關著,因為她以前是張桂花家里的常客,也沒有敲門就直接推門進來了,她來到院子見房間里燈亮著,李婷在院子里喊了一聲,“桂花嫂子,在家嗎?”。

屋里沒有回答,她還認為張桂花沒有答理她,李婷在張桂花家也隨便慣了,她直接來到客廳里,見客廳里也沒有人,她四處瞅了一下,聽見臥里有電視聲,她猜想張桂花在家又偷偷看黃片,因為在以前她撞見過張桂花好幾次,桂花還給她推薦過一些好看的片子呢!

她想挑戲一下張桂花,就猛的打開臥室門,撲向張桂花床上去。當她沖到床前突然剎住了腳步,床上不是張桂花一個人,還有一個男人正騎在張桂花身上,他們正連連高潮時,李婷突然間沖了過來,把張桂花嚇的“啊!……”的一聲坐了起來,她趕緊抓毯子蓋住身體。

李婷認為是何福貴打工回來了,也嚇得叫了一聲,“啊...福…福貴哥,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張桂花一看李婷虛驚一場,罵道:“死妮子,進門也不說一聲,把我給嚇死了,啥...福貴哥,他那死鬼一年在家住不兩天,天天讓老娘給他守活寡”。

她輕輕拍一下毯子,對毯子下面的人說:“天天,出來吧!不是外人,是你李婷嫂子”。

這時何天天才慢慢的從毯子里探出頭,非常有禮貌的對李婷說:“嫂子好!”。

李婷此刻驚住了,“何天天,你…你不還是個學生嗎?”。

何天天狡辯道:“學生怎么啦!我都十八了”。

這時張桂花說話了,“天天,沒有事,你先回去吧!改天嫂子再找你,我跟你李婷嫂子說會話”。

何天天迅速穿上衣服,一溜煙跑不見了,張桂花也套上一件睡衣,拉著李婷的手,讓她床上坐,李婷也沒有跟她客氣,直接跳到床上跟張桂花并肩坐著,她疑惑的問:“桂花嫂子,天天才多大,你就跟他那個”。

張桂花非常驕傲的說:“婷妹子,你別小看這個天天,他人小下面那東西可不小”。

李婷還是不滿的說:“桂花嫂子,福貴哥在外面掙錢,你在家那個,你能對起他不”。

張桂花見李婷不懂,跟她解釋說:“啥叫對不起他,他長年不在家,咱們女人也有性需求,我又不跟他離婚,又不跟別人生孩,也不亂花錢,我只是解決一下我的性需求,那里對不起他了,在大城市里還有一個非常好聽的名字,叫啥個來,對…對對,叫做第二夫妻”。

李婷還是搖搖聽不懂,張桂花再次跟她解釋道:“第二夫妻就是當你和你原配丈夫長期不在一起生活,那性欲怎么解決,你就臨時找一個跟你同樣情況的男人,臨時組成夫妻在一起生活,雙方都不打擾對方家庭的生活,等散活了還各回各家,就是解決眼下的生理、生活需求,生活一切都是AA制......”,說完張桂花的眼淚流了出來,她沉默了,李婷也默默的等待著,兩個女人默默的坐著,她們各自的心都在翻騰著,她們坐了很久很久。

張桂花擦了一下自己的眼淚嘆息道:“哎!咱們誰不想跟自己的男人天天在一起過日子,可誰叫咱是農民呢!咱們的男人不出去打工,咱們怎么生活呢!我也知道他們在外面生活不容易,可咱們留守在家的女人也難啊!哎!任命吧!下輩子如果我還脫生個女人的話,我一定嫁給城里一個有錢的男人”。

張桂花見李婷一直沉默不說話,她用肩膀推了一下李婷,“妹子…你是不是也想你男人了,要不我把天天也讓給你幾天”。

李婷輕輕打了張桂花一下,“嫂子,你瞎說個啥,天天還是你留著吧!我受不起。哎!你說俺家春光都出去快半年了,也不回來一趟,說不想他也是瞎話,樣你那樣我做不到”。

張桂花有點嘲諷李婷說:“哎呦呦!沒看出來,我妹子還那么淑女”。

李婷驕傲的說:“那是…我當然是淑女了”,她還裝做一個羞噠的樣子。

張桂花開玩笑的說:“哎呦!讓我看看臉紅了沒有,你淑女!誰知道你上學時騎過多少男生,如實招來以前你騎過幾個”。

李婷也不勢弱,“誰像你似的老幼通吃”,兩人打鬧起來。

突然,院子里有人喊道:“桂花嫂子在家嗎?”。

她們倆個停下了打鬧,桂花趴到窗戶上看看是誰,對院子里人說道:“是春霞,你是來找你李婷嫂子吧!進來吧!她在我這呢!”。

何春霞來到張桂花的臥室里,李婷趕緊下床,疑惑的問她道:“小霞,你不是在學校嗎?怎么這個時候回來了”。

何春霞連忙解釋道:“我們放假了,汽車晚點了,這不我剛到家,就來找你了,看你不在家就知道你在這”。

李婷抱一下何春霞,“還是俺家小霞懂事,第一個想著嫂子,走…咱們回家”,李婷摟著何春霞就往外走。

張桂花有意見的說道:“唉唉…你這沒有良心死妮子,春霞回來了,就不問我了”。

李婷跟張桂花做個鬼臉,“你一個人好好看你的大片吧!對了,再找個小白臉陪陪你,我們就不陪你玩了”,說完揚長而去。

自從李婷闖見張桂花跟何天天尋歡后,她一連幾天都做跟何春光同房的春夢,身體里的欲火越燃越強烈,她到了將崩潰的邊緣。再加上何春霞對她的一次挑撥,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了,她來要發瘋了。她不能再讓自己這樣煎熬下去了,她決定去杭州找何春光去。

李婷輕輕的起來,看著何春霞還睡得那么香甜,她悄悄的走出臥室,拿出手機給何春光打了一個電話,從電話里可以聽出何春光那邊工地上正忙碌著,她輕輕的說道:“老公…我想你了,我想去杭州找你去”。

何春光一聽李婷要來杭州找他,這下把他給樂壞了,連忙說:“老婆…你什么時候來,我到火車站接你去,車票買了沒有”。

“還沒有,現在火車站人可能不太多,我打算坐今晚的火車,明天一早就能到了……”。

“那好,老婆你路上小心點,我這就跟我們隊長請一天假去,你來杭州我一定要帶你好好玩玩,好了,老婆我們隊長又催了,不跟你多說了,你坐上車時給我打個電話,我提前到火車站接你去”,李婷還說點什么,這時何春光的電話就掛斷了。

李婷正拿著電話發呆,不知何春霞站在她身后,何春霞輕輕拍一下她的肩膀,“嫂子…干嘛呢!”。

這一下把李婷嚇了一大跳,差一點沒有叫出聲來,一看是何春霞,罵道:“你個死妮子,把我嚇死了,什么時候起來的,連一點聲音都沒有”。

何春霞笑嘻嘻的說:“嫂子…給誰說悄悄話呢!還偷偷摸摸的”。

李婷嘆息道:“哎!還能跟誰打電話,給你哥唄!走了都半年多了,只有我跟他打電話,他都很少給我主動打電話,沒有見過這樣不知道疼自己老婆的男人。小霞,我想好了,我要去杭州找他去”。

何春霞笑著鼓勵道:“這就對了,想他就去找他,何必委屈自己,我要是你,我天天跟著他,他到哪我就跟到哪”。

李婷贊同她的說法,“對…你說得太對了,何必委屈自己,我這次找他,我也不回來了,我也在他們工地附近找個活干,白天我們各干各的活,晚上我們天天住在一起”,說著李婷有些陶醉了。

中國農村的婦女們太容易滿足了,能天天晚上跟她們親愛的男人睡在一起就心滿意足了,她們不論自己穿什么,吃什么,哪怕就只有一張草席露宿街頭,只要能跟自己的愛人在一起那也是幸福。就是這個小小愿望,對大部分中國農民工來說都是一種奢望。夫妻之間離多聚少對中國農民工來說這是在常見不過的現象,人們見多了,大家也都習以為常了。

何春霞見李婷在那里小陶醉,于是喊道:“好了,嫂子…你別再陶醉了,今天晚上去,明天一早不就見到我哥了嗎?到時候你讓他多補償你一下不就可以了嗎?”。

李婷一聽何春霞在取笑她,于是追打著,“你個死妮子,就不學好,只會取笑你嫂子,等你出嫁了,一定得讓你男人好好修理修理你”,她們倆個正在打鬧,何春光的母親李青云來叫她們吃飯了。

在餐桌上,李婷把去杭州找何春光的事情告訴給了李青云,她對這件事也不做反對,何春光在他們結婚剛一個月就去了杭州,這一走也大半年了,這半年里,李婷的肚子沒有任何的變化,這說明李婷并沒有懷上,他們小倆口再兩地分居,李青云什么時候能抱上大孫子,將是一個永遠的未知數。何老歪,作為一個老公公,兒媳婦想去找兒子,他是沒有發言權的。

李青云問李婷什么時候去,李婷告訴她是今晚的火車,李青云疑惑的問:“怎么這么急,有啥事嗎?”。

李婷還沒有來得急回答,何春霞就先搶著說道:“媽…我嫂子能有啥事,就是想我哥了唄!”。

李青云對何春霞呵斥道:“你這妮子,盡給你嫂子瞎說”。

這時李婷也說話了,“媽…這次我去呢!我也想在那邊找個忙干,我也不能老在家里閑著”。

李青云關心的問,“那你打算到杭州干什么”。

李婷想了想說:“現在還說不準,到那再說吧!我上學學的是畜牲專業,我能找到我對口的最好,找不到就到廠子里找個我能干的就行”。

李青云聽完起來說:“你們慢慢吃,我給你收拾一下東西去”。

李婷趕緊拉住她,“媽…你別忙活了,我這次去又不用帶什么東西,拿幾件換洗的衣服就行了,春光說了那邊啥都有,您快坐下吃飯吧!”。

作者簡介:王紅偉(1982--)筆名:冰川。農村基層工作者,參與過精準扶貧攻堅工作和環境污染防治攻堅工作,業余時喜歡文學寫作,現寫作詩歌一百余首,寫有中長篇小說《滄海孤鷹》、長篇小說《第二夫妻》等文學作品。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韋明方 對 消逝的王城 的評論
寓情于景,信息量大,拜讀。..
文思兒 對 成功始于決 的評論
只是我那一年有老師邀請去參加..
文思兒 對 文學好比上 的評論
只文章我是的有一天審核好文章..
會心一笑 對 你的笑,勝 的評論
可能天下老師都是這么想的..
韋明方 對 專家(3) 的評論
社會現象令人深思!..
河南快三开奖纟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