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第五章:久別夫妻勝新婚

時間:2019-01-06   作者:冰川 錄入:冰川 文集:第二夫妻 瀏覽量:922 下載

李婷踏上追夫之路,火車在飛奔著,她的心比火車跑得更快,它早以飛到了何春光的身邊。望著窗外的樹兒都飄向了她的身后,空中的星星與她并肩同行,時不時的向她眨一下眼睛為她送行。她像一只逃出籠子里的小鳥,心豁然開朗了許多,她對著天上的星星喊道:“我解放啦!我要追回屬于自己的幸福”,她想吶喊著、高呼,她把過去的一切都甩到火車輪的后面,她要重新點燃她新生的希望。

李婷來到杭州火車站臺外,何春光的身影,她正四處望著突然有人在她身后拍了她一下肩膀,在這陌生的地方被人拍一下,把她怕了一大跳,她回頭一看,何春光正笑嘻嘻的站在她身后,她正要埋怨他嚇到她了,這時,何春光獻出一束鮮紅的玫瑰花呈現在她面前。

此刻何春光單膝下跪,柔情的說:“我親愛的老婆大人你一路幸苦了,老公愿為你效勞”。

看到何春光這表現,李婷捂住嘴笑了一下,瞬間又感動的流出了眼淚,這時他們還引起了圍觀者的一陣掌聲。

李婷趕緊拉起何春光,這時何春光扛起她就跑,李婷趕緊喊道:“箱子…箱子……”,何春光趕緊會頭拎行李箱,有一個好心人還幫助遞給他,何春光一個在工地闖蕩多年的老農民工了,身上早就練出了力氣,他一只手扛著李婷,一只手拎著行李箱,跑起路來很輕松自如,隨著身后的陣陣掌聲,何春光一口氣跑出了火車站。

李婷趕緊讓他把自己放下來,他們在大街上就進行了一個深吻,何春光拉著李婷的手說:“走…咱們到賓館里去,我都開好了房間”。

李婷突然疑惑的問,“咱們去賓館,怎么不去你住的地方”。

何春光拉著李婷的手一邊一邊說:“我媳婦來了,我咋能住那地,太亂了”。

李婷不滿的說:“你都能住,我怎么不能住,走…咱們去你的住處”。

何春光見李婷有點生氣,連忙陪笑道:“行行…行,咱們住我住的地方去,可這賓館我都開好了,咱們不住人家也不退給咱錢了,五六百塊錢呢!怪可息的”。

李婷一聽住一夜五六百塊錢,她連忙問道:“你開的什么房間這么多錢”。

何春光撓撓頭說:“我…我開的是五星級的……”。

李婷驚住了,“啥!你開的五星級的,你不過啦!”。

何春光無助的說:“我已經把錢都給人家了,咋辦……”。

李婷拉住何春光的手笑了,她又給何春光一個吻,“老公,你對我太好了,走吧!我還真沒有住過五星級的賓館呢!錢到交了咱們不住白不住,今天咱們先住賓館去,明天再到你住的地方去”。

何春光一看李婷同意住賓館了,也高興的笑了,“老婆,到賓館還有兩站路呢!要不咱們叫個車吧!”。

李婷指一下杭州的大街說:“看,這多少美啊!我還是第一來杭州,咱們就走走吧!我坐了一夜的火車也想放松一下”。

何春光爽快的回答,“好的,老婆大人,我今天就陪你好欣賞一下這杭州美景”。

李婷雖然上學時也在城市里住過三年,但她所在的學校也只是建在一個市級小城市里,像杭州這樣的國際大都市,她還這第一次來這里,她所看到的一切都是新鮮,她像一只歡快的小鳥一樣在杭州大街活躍的蹦著、跳著、喊著、叫著,他們互相追趕著,像兩個童真的孩子在大街上嬉戲著,他們都開心的露出了那童真的笑臉。

李婷好長時間沒有這樣開心的笑過了,自從她跟陳豪離開他們的出租屋以后,她一直生活在無助冷漠的世界里,她認為自己的一生已經完了,她將跟快樂無緣,她注定孤獨一生,她的愛情已經走到了盡頭。而今天她開心的笑了,她像又找回了自我,她的天真爛漫,她像一朵彩色的云朵在杭州大街上飄展。

他們走到一座大廈前,何春光對她說:“看…就是這里,咱們到了”。

李婷停下腳一看,“國際大酒店”五個大字呈現在她眼前,她不由的驚呼道:“哇哦!這不是總統住的地方嗎?咱們也能住”。

何春光自傲的說道:“能…當然能了,老婆大人,您請……”。

“好哩!走起來……”,李婷輕輕地牽著何春光的手就往賓館里走。

他們剛到賓館門口,迎賓小姐就恭恭敬敬的給他鞠個躬,“歡迎光臨”,緊接著一名服務員微笑著迎上來,“請問先生、太太你們需要我為您服務嗎?”。

何春光趕緊向前說道:“不…不用了,謝謝,我們的房間是1108號”。

那個服務員非常有禮貌的說:“好的,先生、太太你請這邊走,乘電梯到11樓右拐就到你們的房間了,有什么需求請隨時聯系我們,我們愿為我們效勞,祝你們生活愉快,拜拜”。

李婷不時的跟她們微笑著,跟著何春光上了11樓,他們來到房間里,何春光把一關,抱著李婷兩人就熱吻起來,他們一邊熱吻一邊脫著對方的衣服,就在這時門鈴突然響了,門外傳來,“您好,服務員”。他們趕緊整一下衣服,何春光跑過去跟服務員開門,李婷這時趕緊躲進衛生間里。

服務員非常客氣的說:“先生,打擾到您了,這是我們賓館里送給的蛋糕,請您慢用”,服務員想把蛋糕車給他們推進房間。

何春光趕緊接過蛋糕車,“謝謝了,我自己來吧!對了,服務員,我們什么是叫你,你什么時候再來好嗎?”。

服務員恭敬的回答道:“好的,先生……”。

何春光送走了服務員,對李婷喊道:“老婆,出來吧!服務員給咱們送蛋糕的”。

這時,衛生間的門輕輕的開了,李婷已經換上了睡袍,她那性感的身姿,加上那紅潤的臉蛋,讓何春光頓時傻眼了,多日不見更顯得李婷的誘人的美。

何春光在那里傻站著,李婷見他呆傻在了原地,于是催促道:“你還在那傻站著干嘛,還不快點過來”。

何春光這才反應過來,跑過去抱起李婷就扔到了床上,他趕緊脫下衣服,撲到李婷的身上,此時的李婷更利索,睡袍下面全部是真空,她一掀開睡袍,兩人就滾抱在了一起。

人常說:“久別夫妻勝新婚”。他們對對方的渴望太久了,他們像似逢得干露來滋潤著自己,李婷連連的高潮聲,何春光急促的喘氣聲,他們把多日集聚在身體里的欲火都釋放出來,他們相互扶摸著,相互親吻著,他們要把多日失掉的愛都補過來,他們纏綿著,他們擁抱著,兩個人像合在了一起,他們誰也不愿分開誰,他們緊緊的抱著,他們要一直永遠的緊緊擁抱著,今生今世永不分開。

李婷在何春光的身體下面輕輕說道:“春光,你輕一點,你壓得我快喘不出氣了”。

何春光這才微微移動一下身體,給李婷留去一個呼吸的通道。他們又擁抱了很久很久,突然聽到李婷的肚子里“咕嚕”一聲,何春光知道李婷也餓了,他這才從李婷的身上爬起來。

他拉住李婷的手讓她坐起來,“來,老婆…起來吃塊蛋糕”。

李婷在下面被他長時間的壓著,身體像是散架了,她連坐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你先吃吧!讓我緩緩,你快把我壓死了”。

何春光跳下床,切了一塊蛋糕,端著盤子又回到了床上,他扶起李婷讓她坐在自己懷里,他拿起叉子一小口一小口的給李婷喂蛋糕吃,李婷幸福的瞇上眼睛,盡情的享受這溫馨與快樂。

人生的溫馨與快樂,并非常上天所恩賜于的,它是靠自己去創造出來的,只有會享受溫馨與快樂的人,才能真正擁有溫馨與快樂,哪怕它只是飄渺短暫的亭留,只要你充份享受了它,它就會給你帶來幸福。

賓館里的再美好,畢竟不是他們這些農民工們的久待之地,何春光和李婷在賓館里狂歡了一個晚上,第二天他們拎行李箱告別這美好時光,這里不屬于他們,屬于他們的是工地旁的那簡易工棚。

作者簡介:王紅偉(1982--)筆名:冰川。農村基層工作者,參與過精準扶貧攻堅工作和環境污染防治攻堅工作,業余時喜歡文學寫作,現寫作詩歌一百余首,寫有中長篇小說《滄海孤鷹》、長篇小說《第二夫妻》等文學作品。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阿呆鳥L.canus 對 遇星遠任老 的評論
相遇難得..
阿呆鳥L.canus 對  的評論
只可惜不能傳圖啊。..
阿呆鳥L.canus 對 清平樂 夏 的評論
綠陰靜生微涼..
阿呆鳥L.canus 對 訓練場 的評論
這是什么訓練場呢?..
猶昏作醒盼君歸 對 書生與魔 的評論
看過的投個票,謝謝,哪怕是差..
河南快三开奖纟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