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第七章 :工棚下的農民工的夫妻生活

時間:2019-01-06   作者:冰川 錄入:冰川 文集:第二夫妻 瀏覽量:636 下載

夕陽慚慚下沉,他們一下午的奔波,一下午的快樂,李婷和徐梅勞累的癱躺在床上,賀國強已經給她們打了一桶洗腳水,讓這兩個女人好好泡一下腳,何春光把房間里的生衛打掃干凈后,也給李婷捶起了背。在他們這些農民工男人眼里,老婆就是家的精神之柱,就是家庭的中心,他們雖然不能給她們提供多少物質的享受,也許有時還會讓他們的女人跟著他們風餐露宿,但他們愿意把他們最好的都留給他們的女人,這種樸實的愛是刻在他們骨子里的,雖然他們很少用言語來表達它,但他們會處處用實際行動來證明它的真實存在。

老賀夫婦也從菜市場尋寶回來了,這次老賀尋到了一個大寶,他帶回來了一個豬頭,賀大嫂手里還拎著一個豬大腸。

老賀來到房間,自豪的告訴大家,“大家快來看,我今天在菜市場淘到一個豬頭和一個豬大腸,市場上那個賣肉的跟我熟,今天他家里有事,這個豬頭三十元就給了我,豬大腸是白送的”。

徐梅見老賀帶回來一個豬頭,高興的鼓起掌來,“太好了,今天終于有肉吃了,我們有而是多天沒有吃肉了吧!我記得上次你帶回來的兩個豬蹄子,我還沒有吃過癮就沒有了”。

老賀開完笑的說:“你還好意思說,上次就倆個豬蹄子,你自己就啃一個,國強就沒有吃上一口,還說沒有吃過癮,放心把今天每個人都叫你們吃過癮”。

老賀接著安排道:“春光,你去到工地附近揀點木材來,今天咱們用地鍋燉它一鍋,國強你也別閑著打點水來咱倆個把這豬頭和大腸洗一下,徐梅和李婷你們兩個今天累的也不輕就歇著等著吃你大嫂做的醬豬頭肉吧!”。

李婷有點不好意思的說:“你們都忙著,讓我們閑著有點不大好吧!”。

老賀憨厚的說:“啥,好不好的,讓你們歇著你們就歇著,讓他們兩個多干點活沒有啥,年輕人就得多疼點自己的媳婦”。

這時,賀大嫂有意見了,“哎!我說你老賀,你讓年輕人多疼一下自己的媳婦,那老了就不疼了,你啥時候也疼疼我”。

老賀前去陪笑道:“哎呦!老伴...我什么時候不疼你了”。

賀大嫂沒有好氣的說:“我天天做著你吃,給你洗衣服,給你生孩子,那樣不是我做,你又做些啥”。

老賀還是陪笑道:“這生孩子的事,是你們女人的事,我想生也生不出來啊!”,老賀這一下把大家逗樂了。

這時徐梅跟賀大嫂開玩笑的說:“嬸,你說這就不對了,你生孩子的事也得有賀叔的功勞,他不給你種你也生不出來呀!”,這一說引起大家的哄堂大笑,李婷笑的都抱著肚子直不起腰。

賀大嫂也沒有生氣,還是繼續干她活,老賀接茬說:“對...對對,徐梅說的太對了,生孩子我也有功勞,我得給你播種啊!哈哈......”。

賀大嫂還是跟他斗嘴道:“你只知道種不知道管理,地不還是樣慌”。

老賀不服氣的說:“那你說的就不對了,我不天天又給田里施肥、澆水、除草,那天不把天的管理的肥肥的”。

賀大嫂接著說道:“還不是我天天催著你,你才干嗎?你那天主動下過地”。

老賀一看說不過賀大嫂,找話開溜了,“哎呦!國強豬頭還是我收拾吧!你沒有我收拾的干凈”,他搶著跟賀國強洗豬頭去了。

徐梅伸著大母子稱贊道:“嬸,還是你厲害......”。

李婷聽著他們說生孩子的事,怎么一會說到種地的事了,李婷這么一問把他們都逗樂了,賀大嫂忍著笑對徐梅說:“徐梅...婷婷剛來這里可能還不懂,還是你跟她講講吧!”

徐梅強忍著笑對李婷說:“婷婷姐,你是真聽不懂,還是找樂”。

李婷搖搖頭表示真不懂,這時,徐梅也看出李婷真的沒有聽懂,她就給她解釋道:“賀叔和嬸子說的種地并是種咱們家里的那個田地,而是嬸身上的那塊地,他們說的意思就是,他們每次做愛都是嬸主動找賀叔,賀叔這才開溜的”。

李婷一聽這才恍然大悟,他們說了半天是談論的性生活,她突然有些不好意思起來。她沒有想到他們對性生活的討論是那要的坦蕩自然。

李婷從床上跳下來,跑到賀大嫂跟前說:“賀大嫂,我來幫你做飯吧!”。

賀大嫂連忙說道:“不用...不用,有他們三個幫忙就夠了,這里也用不上這么多人,你和徐梅就歇著,等著吃吧!”

他們通過一番忙碌,終于一鍋香噴噴豬頭肉呈現在大家面前,老賀還從床下找半瓶白酒,給何春光、賀國強一人倒上一杯,三個人吃著豬頭肉,在咪上一口白酒,是他們最美地的享受。

徐梅用筷子給李婷插了一大塊豬頭肉,“婷婷姐,這塊給你看這多肥”。

李婷連忙搖搖手說:“你吃...你吃,這個...這個我真吃不了”。

徐梅傻笑笑說:“那我就不客氣了”,她夾起一塊足足有半斤的肥豬頭肉上去咬了一大口,嘴角里還流著油,夸贊著:“好吃...好吃......”,說完又連續咬了幾大口,一塊半斤多重的豬頭肉被她三下五除二的不到一分鐘就吃完了。

徐梅別看身體小,但吃起飯來可不少,每頓飯都要吃上四五個饅頭,這也許是她整日的劇烈高強的勞動所制吧!他又連續吃了三四塊豬頭肉,喝了一大碗白開水,打了兩個咯,她這才算吃飽了,她這一次足足吃了有二斤多豬頭肉,她站起來滿足的伸伸腰,說道:“吃飽了,今天吃的真過癮,好長時間沒有像今天這樣過癮了”。而李婷只是選了一小塊,吃了兩口就給了何春光。

賀大嫂也吃飽了,她對徐梅說:“徐梅,李婷剛來要不咱們遛彎去”。

徐梅爽快的答應道:“那是當然,婷婷姐沒有來時,天天不都是春光哥遛彎嗎?就是輪也該輪到咱們遛彎去了”。

李婷疑惑的問:“咱們今天下午不是剛出去玩過嗎?晚上你們還出去遛彎”。

大家一聽都哈哈大笑起來,這讓李婷更摸清頭腦,不解的再次反問道:“你們都笑什么,我說錯嗎?”。

這時,大家笑的更利害了,賀大嫂還笑出了眼淚,她強忍著笑對徐梅,“徐梅還是你告訴她吧!她應該真不明白”。

徐梅也停止了笑,“婷婷姐,是這樣的,不是咱們六個人住在這一個屋里,雖然咱們的床都用雨布圍著,但在里面發出一點聲音外面都能聽見,你剛來嗎?讓你和春光哥好好親熱一下,我們遛個彎去,你們完事了我們再回來”。

李婷有羞噠的說:“這…這樣不好吧!讓你們出去,我們……”。

“哎!這有啥不好意思的,誰還能沒有點性欲,老賀叔還隔三差五的讓我們出去遛彎呢!”。

老賀也憨厚的笑了一下,“天天跟你們年輕人在一起,我也變年輕了”。

徐梅繼續說:“這沒有啥不好意思的,以前都是我們讓他們遛彎的次數最多,只有你有需求就說一聲,沒有啥,咱們都一樣,以后我還得讓你們遛彎去呢!”。

賀大嫂最后決定,“好了,就這樣定了,快吃,吃完收拾一下,徐梅咱們遛彎去”。

房間里剩下何春光和李婷兩個人時,何春光對李婷說:“婷婷,在這里就是這樣,咱們快點上床吧!別讓他們等太長時間了”。

李婷對他們的做法有點感動,她點點頭到床上跟何春光去享受夫妻之歡。在這里一切都是那么的不易,就連夫妻做愛還得得到別人的諒解和幫助才能完成,但他們到處都充滿包容和諒解。雖然在這里生活到處都不易,但他們之間處處都充滿著溫馨和幸福。

他們單短的享受一番,李婷躺在床上對何春光說:“春光,給他們打電話吧!讓他們回來吧!他們明天還得上工”。

李婷又對何春光說:“春光,你能不能明天跟你們領工的說一聲,也給我在你們工地上找個活干吧!”。

何春光一聽李婷也要在工地上干活,連忙說:“不不…不行,你不適合干這個”。

李婷突然坐了起來,堅定說:“徐梅都能,我什么不能……”。

何春光見李婷這么堅決,安慰她道:“好好,我明天就跟我們領工的說一說,在這個這個工地上給你找個活,那也得先睡覺,干活的事明天再說”,何春光答應了給她在工地上找個活,李婷這才安心的睡下。

徐梅他們遛彎也回來了,大家也都無言而各自進入雨布圍帳里入睡了。一會兒老賀的酣睡聲起來了,李婷遲遲不能入睡,她對這里的許多事情不理解,對這里的人感到可親又感到陌生,他們為了生存不得不接受這殘酷的現實,他們的生命力是頑強的,只要有一絲可以生存的空間,他們都能頑強的生存下來。

突然,李婷聽到了徐梅微微的呻吟聲,她明白他們在做什么,她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不敢發出一絲的聲音,唯恐驚擾到他們。就在這時何春光爬到了她的身上,李婷驚訝的小聲說道:“你想干什么,快下來”。

何春光趴在她耳邊輕輕地說:“你聽徐梅他們都忙著呢!我也想......”。

李婷用力推何春光,讓他從她身上下來,輕輕地說道:“你剛做吧!他們都在讓他們聽見了......”,她還沒有說完,何春光猛的一用力鉆了進去。

李婷一驚,“啊......”的叫了一聲,她趕緊抱住何春光,怕他發出聲音驚擾住大家。

就在這時徐梅突然問道:“婷婷姐,你也沒有睡著呢!”

徐梅這么一問,更讓李婷大吃一驚,連忙回答道:...是的,徐梅...何春光睡覺不老實壓住我了,啊...亂動”。

徐梅也說道:“啊...你壓疼我的胳膊了,啊...啊啊...這男人睡覺真不老實”。

李婷接著說道:“這床也太小了,一翻身亂響,啊...啊啊...春光你亂動,床別壓斷了,啊......”,何春光在李婷說話的時間快速運動幾下。

徐梅也是埋怨道:“婷婷姐,這床就是太窄了,一翻身還亂響,國強...你別擠我,我快掉床下了,啊...啊啊...你往里點,啊...”。

突然,賀大嫂說道:“老何,啊...你壓住我的頭發了”。

李婷、徐梅一聽賀大嫂也說話了,同時說道:“啊...啊啊...賀大嫂,你也沒有睡著,啊...哈哈哈”。

賀大嫂連忙說:“老賀,睡覺太不老實了”。

李婷、徐梅打斷她的話,同時替他說道:“老賀愛動,一翻身床就亂響,啊...啊啊...啊......”。

賀大嫂連忙說道:“對...對對...你們說的太對了,這破床一翻身嘰嘰亂響,啊...李婷...徐梅咱們都睡不著,要不咱們唱首歌吧!”

李婷、徐梅異口同聲的說:“咱們就唱啊啊...歌,啊...啊啊...”。

賀大嫂也爽快的答應,“就唱啊啊...歌,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歌在這個工棚里的房間里歡快的唱著,最后以哈哈哈大笑而收場。工棚里漸漸地恢復了平靜,酣睡的呼嚕聲代替了《啊啊...》歌的歡快聲,今天也許他們唱《啊啊...》歌唱的得太歡快了,他們都睡得特別香甜,今天他們太幸福了,在睡夢中都露出了甜蜜的笑顏。

作者簡介:王紅偉(1982--)筆名:冰川。農村基層工作者,參與過精準扶貧攻堅工作和環境污染防治攻堅工作,業余時喜歡文學寫作,現寫作詩歌一百余首,寫有中長篇小說《滄海孤鷹》、長篇小說《第二夫妻》等文學作品。

上一篇:拆遷 下一篇:第六章:農民工的樂觀人生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韋明方 對 消逝的王城 的評論
寓情于景,信息量大,拜讀。..
文思兒 對 成功始于決 的評論
只是我那一年有老師邀請去參加..
文思兒 對 文學好比上 的評論
只文章我是的有一天審核好文章..
會心一笑 對 你的笑,勝 的評論
可能天下老師都是這么想的..
韋明方 對 專家(3) 的評論
社會現象令人深思!..
河南快三开奖纟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