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南京大屠殺(二十九)

時間:2019-01-17   作者:樺林邊緣 錄入:樺林邊緣  瀏覽量:637 下載
    過了十多分鐘,朝香宮鳩彥看到在街邊的所有中國南京平民被打死了,才心滿意足地和中島今朝吾走了。剛才,他看到南京平民在驚恐中如兔子般急跑,眼看著就要跑過日軍的視線,朝香宮鳩彥臉都氣青了,他擔心這些南京平民一眨眼就  跑沒有了而急得直跺腳,心都懸在嗓子眼上。他一陣發急,害怕南京平民跑沒了,這樣,日軍就不能把他們全殺掉,結果或直到中島來向他匯報,看熱鬧的南京平民一個不剩地被打死了,朝香宮鳩彥才一顆心落到肚皮里,一會,他發青著急的兩個顴骨突出的蘋果形臉紅潤起來。  
走了一會,朝香宮想起什么,他在心里想道:現在的時間很寶貴,浪費哪怕一秒,都會讓城里的所有支那人茍活下去,這是我絕對不能容忍的!  
他馬上站住,對走在身旁的、如一條狗非常乖好的中島說:“中島君,”他不直接喊他的官階,“馬上,帶上你部隊去南京城里的每一間平房每一棟樓,記住:任何在南京城里的每一個微小的角落都不放過,把你們看到、搜到的支那的  
男女老少都抓起來處死,就是一個嬰兒也要殺死。”  
“閣下,我會謹遵你的意思辦事。”中島說,非常恭謙地在朝香宮面前鞠了一弓。  
“拜托了!”朝香宮鳩彥把他如鯊魚般的嘴巴一張:“對,你一定要殺光所有的支那人,嬰兒都殺。”他幾乎又交代一番,仿佛擔心中島忘了或不徹底地執行屠殺南京軍民的大事。  
“喲西。”  
然后,他看到中島已經領命而去,似乎又想起什么喊道:“回來,中島君!”好像他跟他情如兄弟。  
“什么事?”  
“我說的話只能你知道。”  
“喲西。”  
……  
     晚上了,中島今朝吾在白天把他一個師團的如厲鬼的鬼子都對著南京城放出去了,如撒大網般一個不漏地把南京城搞得天翻地覆,把他們看到的、搜到的每一個南京軍民如從地底摳出來般一個不留地槍殺。  
歸來后的中島一臉津津有味、眉飛色舞地向朝香宮鳩彥一雙眼睛放光,一個壯實的身子幾乎對著朝香宮前傾心滿意足講述道,可是他剛要講,朝香宮鳩彥早就沒有耐性,先開口:  
”怎么樣,你把支那人弄死了嗎?”朝香宮迫不及待地問,他把他如  
鐵石的白凈的蘋果形的尖臉抬起。  
“我們把五百多個支那警察押到長江邊上,用輕重機槍打死。”  
“哦,這是勝利的榮耀。”朝香宮說,一聽到這個消息令他非常提氣。他把他蘋果形的、因聽到這個消息尖臉就放亮、身子往上一挺,把他戴有因嚴寒的冬天太冷的白手套的雙手振奮地一拍,就馬上聽中島狂妄的又說,他還注意到中島 對于屠殺中國軍民有殺不夠的感覺,還沒有在中國軍民身上干完美。  
“我還,”中島還帶表演的得意的不得了的神情,眉毛一挑,兩眼發亮,紅暈的大嘴一翻繼續講述,“親自上去,用機槍打死了幾十個警察。”中島馬上把他長馬臉一楊,眉毛飛舞炫耀道,十分舒爽地、津津有味地訴說:  
當我看到站在眼面的多個一臉太邋遢的警察臉,胸部,身著破爛的黑警服里的棉絮打出血來,我就渾身熱血沸騰,“他說到這里,長馬臉被房里面的燈光照得十分豪邁得意的發亮,他兩只鯊魚的眼睛放出冷寒的兇光,仿佛此時處在屠殺  現場。  
……
     聽到了他講述,朝香宮聽得眉飛色舞,時不時還用右手做了一個殺的動作。  
“閣下,你怎么不上去參加殺支那人?”中島今朝吾有點不解地問。  
“我是天皇的皇叔,要顯得文明,”朝香宮假假惺惺地說。他在心里想道:要是我是一個士兵,我會第一個弄死更多的支那人的。  
中島聽了說:“閣下,你就只管對我發布命令吧,毀滅支那人的事由我十六師團全干。”  
“喲西!”  
中島在朝香宮面前表現的乖好的樣子,一副對閣下言聽計從的模樣,他知道在自己面前的閣下是日本天皇裕仁的叔叔。攀附他對自己將來的前程有更大的好處。  
……  
      第二天,就是12月14日。是16師團長中島今朝吾的部下的,  
第九聯隊第三炮兵小隊長向井敏明和同一聯隊的少尉野田毅帶著自己一百多名鬼子,從南京城的一些街上的房樓的住家,把藏在那里的,在撤軍時丟棄自己槍的、以及因為沒有過成江到江北去的很多國軍只好返回城里躲起來的國軍很多 官兵從空的家里搜出來有近三兩百人。  
在他倆的命令下,三百人被押到一個被炸爛的房子邊的大地壩上。  
看到這么多中國國軍戰俘,向井明敏就如看到這么多無人管的雞鴨一樣,就恨不得自己像一只獵狗向他們飛撲上去,就像蝙蝠一樣,把雙腳踏在他們的頭,背上,把他們的肉肆無忌憚是撕咬,  
但是,他馬上想到他和野田毅在來南京的路上,路過杭州的一個山村,進行的一個殺人的砍頭比賽還沒有見分曉,他記住:他倆分別砍死了56和55個中國男人,野田毅比他多砍死了一個中國人,他當時就更不服氣,決心在攻占了南京城 后,兩人再拿中國軍人戰俘和平民男人的頭來決勝負。這事過了近一個月,他還耿耿于懷。什么他媽的殺了支那人內疚,抱歉,滾他們蛋,我就是要殺掉干掉劣等的支那人,他們為什么擁有這么大的土地,豐富的資源,我們日本為什么 這些都匱乏。嗯,就是上面不喊殺光下賤的支那人,把他們滅種,我也要這么干的。想到這里或在這樣的思緒下  ,向井頓時在心里涌起一股勐殺中國軍人戰俘的巨大沖勁,他到現在心里都忍受不了,為什么野田超過他就比他多殺一個支那戰俘,他覺得自己的面子在自己部下因中國戰俘丟盡了,他當時就感到臉上無光,就像一個在賭桌上的賭徒,不  
能容忍自己輸了,這是沒有面子的事。  
此時,向井把他光潤的長團臉就對站在那邊和兩個部下說話的野田毅喊道:  
“野田君,過來!”  
野田過來了。  
“你一定還記得你我在那場斬殺支那人的比賽中,你領先了我。”  
“不就比你多殺一個支那人嗎?”  
“你以為你就獲得了那瓶葡萄酒嗎?”向井說,把他依然非常光潤的長團臉昂起來,用兩只“永不服輸”的獵狗眼睛瞅著野田,就像盯著賭桌上的錢。  
“這樣,我們兩個從56個支那人開始,誰殺到了一百個支那軍人,誰領先,誰就贏。”野田無所謂說,反正都是拿支那軍人練習砍殺比賽,又不是拿他自己,他的利益和家人。他一臉的高傲而豪邁得不得了!  
“為了那瓶紅葡萄酒,我贏定了。”向井把他臉一揚,如一個志在必得的狂徒嚷嚷道。  
“我也不會客氣相讓的。”野田不客氣地把他嘴一翹,慨然應承。  
“我一定會多砍殺支那人的!”向井把他眼瞪了那些中國軍人。  
“快,各拿60個支那軍人分為兩排。”野田朗聲喊道。  
“喲西!”  
幾分鐘內,各有60個中國軍人戰俘被十多個鬼子押過來,分別站成兩排。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韋明方 對 消逝的王城 的評論
寓情于景,信息量大,拜讀。..
文思兒 對 成功始于決 的評論
只是我那一年有老師邀請去參加..
文思兒 對 文學好比上 的評論
只文章我是的有一天審核好文章..
會心一笑 對 你的笑,勝 的評論
可能天下老師都是這么想的..
韋明方 對 專家(3) 的評論
社會現象令人深思!..
河南快三开奖纟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