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散文 >> 內容
內容

梅花鉆戒引發的故事

時間:2019-02-03   作者:領地 錄入:領地  瀏覽量:715 下載
        (3——4回)

       第三回  漂亮的姑娘

        晚上,白冰請陳玉興和他姑父以及李文中在她家吃飯,飯后拉了會兒家常,李文中和他父親告辭回家,白冰讓陳玉興留下再坐一會兒。
         送走了李文中和他父親。白冰說:“我要寫明天開會發言稿,萍兒你陪你哥哥到你書房說活吧。"
        陳玉興跟劉萍來到她書房,這時陳玉興才仔細打量這位少女。劉萍鵝蛋臉,柳葉眉,丹鳳眼。穿著正紅格子的上衣,戴著發卡,膚白勝雪,烏發如云,黑眸紅唇,艷光灼灼,猶如一朵含苞待放的牡丹花,國色天香,風姿奪人。
        陳玉興把椅子放在窗前,一只手墊著下巴,趴在窗前望著外面的大廈、商店,還有那燈光。劉萍往陳玉興身邊移了移椅子坐在一旁,微微一笑。
        陳玉興笑了笑說:“你笑起來真好看,像朵花。”
        劉萍搖搖頭,微微一笑。
        陳玉興說:“真的像朵花,你真漂亮,你嘴巴、眼睛、鼻子哪兒都好看。”
        劉萍感覺耳后發熱,緊接著臉也紅了,兩只大眼睛忽閃忽閃地低著頭把臉轉到一旁,屋子里平靜下來。
        陳玉興咳嗽一聲打破了沉默:“嗨,北京哪里有好玩的?”
        劉萍把頭轉過來,說:“市中心有天安門、故宮、北海公園等地方,西郊有動物園、頤和園,遠處有八達嶺長城……北京城處處皆景。”
        每每說完話,劉萍都沖陳玉興微微一笑,豐潤優美的紅唇輕輕抿起,白玉般的臉頰上顯出兩個淺淺的酒窩,眼波流轉,顧盼生輝。這個時候的劉萍更美!
         劉萍拿出一本手抄本的小說,名字是《第二次握手》。
        陳玉興粗略翻看了幾頁說:“萍兒這可是禁書啊!”
        劉萍羞紅著臉說:“我同學都叫我劉萍,只有我爸媽叫我萍兒。”
       陳玉興說:“我是你哥,當然叫你萍兒。"
        劉萍說:“行啊,我是父母的獨生女,沒想到半路又找到一個哥哥,我真高興!”
       說罷呵呵一笑。
        陳玉興說:“我也一樣高興,本來我只有一個姐姐,不承想天下掉下個林妹妹。”
        劉萍挑挑眉說:“哥哥是紅樓夢看多了吧,此萍兒非彼顰兒也。”
        陳玉興自知失言,不好意思的說:“我是隨口吐嚕出來,其實我不看好那個林黛.玉,她小性兒太多。”
        劉萍抿抿唇角,說:“我也不喜歡她,整天弱不禁風的樣子。”
        陳玉興和劉萍肩并肩看起了手抄本,兩人都很不自在,雖說故事情節很吸引人,也看不下去了,畢竟男女授受不親。
        看了一會兒,陳玉興說:“萍兒你休息吧,我該走了。”
        劉萍站起來說:“好吧。”
        陳玉興別過白阿姨, 跟劉萍互道再見后,回到了表哥家。
        第二天吃過晚飯,陳玉興又去了劉萍家,也不知道劉萍媽媽加班還沒回家,倆人都覺得很尷尬,都紅著臉誰也沒說話。
        劉萍說了一句話打破了沉默:“哥你渴不渴?我給你倒杯茶。”
        陳玉興說:“不用了,剛吃了飯,不渴。”接著倆人開始閑話起來。
        劉萍:“哥,你說這事怪不怪,我媽媽前兩天還念叨我宋阿姨,昨天你就來了。”
        陳玉興:“是啊,我要不是陪同我姑父來看我表哥,怎么能碰見你和阿姨。”
        兩個天真無邪的青年,越聊越投機,真是感到相見恨晚。
        劉萍說:“我一見到哥哥,就感覺很親切。”
        陳玉興:“我也是,一見到妹妹就覺得你挺可愛。”
        劉萍說:“今生能遇到哥哥真是緣分。”
        陳玉興:“天不早了,我該回去了,阿姨什么時候下班?”
        劉萍說:“我媽十二點才回來,你再坐會兒吧。”又有點兒不好意思地說:“要不你早點回去吧,把書拿回去看吧。"
        劉萍拿起書遞給陳玉興,陳玉興接過書身心一顫,劉萍吃驚的看了他一眼把手抽了回來,陳玉興只覺得手中軟軟的,暖暖的,劉萍把手抽回去他才感覺到原來攥住了劉萍的手,突然心頭一緊,立馬感覺耳根發燙,紅著臉說了一聲“我走了"。
        回去后,總感覺有些心神不安。
       
             第四回  純情少女

        隔日晚上,白冰和女兒劉萍去了李文中家,探望他父親和陳玉興,讓李文中請一天假,好好陪他爸爸和弟弟去玩一天。
        李文中說:“不用了,這幾天任務挺緊的,我昨天晚上給他們規劃好了路線,讓我表弟跟我爸爸去玩就行了。”
        劉萍說:“反正我們學校也不上課,要不我帶我大伯和我哥去玩吧。”
        第二天,劉萍帶著陳玉興和李文中父親去了天安門,他們膽仰了人民英雄紀念牌,參觀了故宮三大殿和珍寶館。中午在故宮小飯館花一塊兩毛五分錢、一斤糧票買了五碗排骨面,劉萍只吃了一碗,還把排骨夾給李文中父親。下午從故宮北門出來去了景山公園,從崇禎吊死煤山老槐樹處登山。                     
        劉萍說:“大伯,您累不累?"
        李文中父親說:“不累,當年我在山里給地主燒木炭,什么樣的大山沒上過。”
        煤山上的五個亭子真漂亮,從東向西分別是周賞亭、觀妙亭、萬春亭、輯芳亭、富覽亭。萬春亭位于景山最高峰,黃琉璃筒瓦頂,綠琉璃筒瓦剪邊,三層重檐,內外兩圏柱子,內圈8根,外圈12根,中間屋里有大佛像。在這里向南可俯瞰金碧輝煌的故宮,正北邊是鐘鼓樓,西邊望見北海白塔。
        下得山去,出了景山公園西門,不遠就到了北海公園。北海水平如鏡,游帆點點,風景如畫。劉萍說:“我們先上到白塔那里看看,然后再游覽五龍亭和九龍壁好嗎?"李文中父親說你們上吧,我在那邊柳樹下長凳等你們。劉萍和陳玉興手拉手往上攀登,劉萍的手軟綿而光滑。                                                      陳玉興邊走邊看劉萍,劉萍有點害羞的把手抽回來,俄而她又后悔了。
        劉萍說:“唉喲,累壞了,哥哥快讓我挽住你的胳膊!"
        陳玉興說:“好的。"
        兩人肩并肩誰也不說話,時兒互相看一眼笑笑,繼續往前上攀……
        隔日,李文中父親在家休息,劉萍帶陳玉興參現了北京展覽館和動物園。陳玉興第一次見到河馬,非洲斑馬和一些珍禽異獸。         劉萍又帶陳玉興去前門大街和王府井逛商場。他們慢慢熟悉起來,自然不再那么拘束,兩個年輕人好像出籠的小鳥,邊走邊聊。劉萍提議先到前門大街大北照相館照相。劉萍照了三張,陳玉興照了一張軍裝照。軍裝是昨晚白冰送他的,白冰說:“這是萍兒爸爸的軍裝,他在大西北工作,幾年不回來一趟,連我也不知道他做什么工作。"
        那年月四個兜的軍裝,比現在最時髦的衣服還寶貴。
        在王府井百貨大樓,劉萍給陳玉興買了一雙回力牌白球鞋,陳玉興高興地合不攏嘴。于是他買了兩方白綢子手絹,送劉萍一方。劉萍又羞澀又開心的接過手絹放衣兜里。劉萍又花了二十一塊錢給陳玉興媽媽買下一塊衣料。
        陳玉興說:“你真狠,你哪來的那么多錢?"
        劉萍說:“媽媽給了我三十塊錢,還有我平時攢的幾塊錢。我很想宋阿姨,給她買塊衣料以表心意。"
        回到家,白冰早給他們準備好了晚餐。
        劉萍調皮地說:“我哥哥穿上軍裝好威武啊。”
        白冰說: “嗯嗯,玉興穿上軍裝更像當年他三舅。”
        飯后,劉萍和陳玉興回書房看書。
        劉萍說:“哥哥看書入迷了對吧。"
        陳玉興:“是啊,只可惜兩個有情人難成眷屬。”
        劉萍:“你看書里男女主角兒一見鐘情,他們像誰?”
        陳玉興:“我不知道,好像梁山伯和祝英臺吧。”
        劉萍:“哥哥跟梁山伯一樣是書呆子,大傻瓜!”
        看得出劉萍喜歡上了陳玉興,陳玉興被劉萍說的突然間一頭霧水。
        有一天,劉萍帶陳玉興去北大看大字報,從北大門口不遠處蛋糕店點了個小蛋糕,香甜可口,劉萍瞇著眼睛說:“我現在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孩了。”陳玉興沖劉萍笑笑沒說話,于是劉萍低下頭吃蛋糕。
        陳玉興抬起眼看著面前這個17歲的大姑娘,細高挑,天生麗質,那種美,是所有人都一見傾心的,皮膚像玉脂,淺淺雙眼皮下是天然的黑瞳,紅格子上衣,藍褲子,白色的帆布鞋,挎著個帆布綠包,上面繡著“為人民服務”,似乎由小女生突然間就變成了大女生。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老肥腚 對 逍遙江湖路 的評論
謝謝朋友們點的支持..
猶昏作醒盼君歸 對 作者的幻想 的評論
各位筆友留個評論如何?..
老肥腚 對 逍遙江湖路 的評論
感謝有一位讀者一直在關心拙作..
ATANGO 對 秋分 的評論
秋分時節,白天黑夜一分為二,..
劃船老人 對 夏日里的寒 的評論
犯經驗主義有時會吃一些苦頭..
河南快三开奖纟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