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陰影一宜賓公安局偵查隊長胡天翔

時間:2019-02-27   作者:樺林邊緣 錄入:樺林邊緣  瀏覽量:636 下載
    一九六五年初夏。  
今天是5月2日的一天早晨。  
從清早起,天氣不錯!天空上,是一片非常純凈而令人愉悅的微藍色,沒有一絲云片的云空。初夏的太陽照到了位于宜賓城西有近半公里遠的、一條通往郊外兩路橋(地名)的公路上。路兩邊,往南是下去的河邊就是金沙江,路邊是一座房子接著一座的矮房子;在馬路往北是延綿的高山。同樣有沿路的矮平的舊房子,一些兩三層的紅或青磚半新的樓房(那是五十年代初修的),在這些房樓后面,有一條位于小半山腳下的靜靜的看不到的鐵路,這是由宜賓通往云南方向的鐵路,通車幾年了。在這些房樓相鄰間,有一棟三層樓的青磚小樓房。  
旁邊有一座機械小廠,下摟過去是大道,對著機械廠的小廠門。里面有六七座大小不一,白墻機房、紅石棉瓦房頂和也是三層青磚辦公樓。宜賓人民公安局的偵查隊長胡天祥的家在這里,因為,他的妻子在機械廠工作。他本來是可以住到市區有一公里遠的宜賓公安局,為了自己的妻子,住在妻子單位分的房子里。他們有一個女兒四歲了,一家人過著幸福的生活。  
此時,吃了自己妻子在早晨做的稀飯和饅頭,胡天翔就馬上看了表,已經七點。就說:“小秀,我去上班了。”  
這時,他妻子在收拾桌上的碗筷說:“快去,不要遲到了。”  
“嗯,”  
“我等會把女兒送到幼兒園,就去上班。”  
“小秀,我就走了。”  
然后,模樣溫厚顯得俊逸的胡天翔就穿上是公安局的人員的藍制服出來,下了樓尾側面的樓梯,到了大道上,走到通往城里的公路了。前面公兩邊,都是一些平矮的瓦房,這些矮房中有一樓一底的陳舊的小樓房,還有店鋪,那時是稱 為供銷社、商店、餐館等。川南宜賓五月初夏的早晨的金黃色陽光從東邊的蔚藍色天空中,灑到他前面的、有靠近高高的山壁下的、不高的房樓間和他往前一段的路上。胡天翔向柏油馬路走去,這時,時不時,有車子在胡天翔身邊的馬路上來回駛去,還有些人,比如:工人等也從他身邊的馬路來回匆匆走去,到宜賓的各個工廠單位上班。宜賓人民公安局偵查隊長胡天翔感到心情輕松,高高興興地從宜賓西郊走進城。
   二十分鐘后,到了宜賓保安路(今民主路市中心)  
的宜賓人民公安局二樓偵查隊長的辦公室。他后來,換上了有五角星的圓盤帽,有紅領章的藍制服和藍色的褲子。這時,已經有公安人員陸續來上班了。大約九點多點,局長的秘書林玉榮敲門進來說:  
“胡隊長,局長喊你去他的辦公室一下。”  
“好,我馬上去。”胡天翔回答,他覺得胡局長喊自己去,一定有什么事。就從辦公桌旁的藤椅上起來,向四樓胡柄文局長的辦公室走去。到了四樓第一間的一道銹紅色的木門推門進去了,然后胡局長讓林秘書把門關上,林秘書就走了 。模樣非常沉靜,而富有經驗的,團臉、非常清瘦的宜賓人民公安局局長胡炳文,五十年代初,是從解放軍部隊到公安局的一個普通的公安戰士,慢慢成為具有偵破,領導能力的公安局局長。他破獲過十五起國民特務案子,和一些民事 案子,成為了宜賓人民公安局的局長已經一年了。胡局長非常可親!才38、9歲。也非常隨便!看到胡天翔隊長到了面前,就馬上起身走離辦公桌,到他的面前說:  
“根據市委內參(內部情報),位于宜賓以東二十公里遠的深山里的三0四導彈工廠,從兩年前,著重研究了核導彈,是在最近一個月后,初步成效。”  
“這樣就好,有利于我們的國防工業。”  
“對呀。”  
然后,胡天翔就沒說話。胡局長眼色略嚴肅起來。“目前,臺灣特務只是在我們城里,雖然被破獲了不少,還是有更多的敵特,還非常狡猾都隱藏在我們城市里。目前的臺灣緊緊依靠著美國,他們不會放過這個盜取我核導彈機密的機會  
的。我想,美國人會更密切注意、利用我們城里的特務,極力獲得機密和破壞三0四工廠。”  
“局長,我明白了。”胡天翔說,但是,他馬上迷糊了問:”局長,現在導彈工廠也沒有線索呀?”  
“我是讓你有一個慨念。”  
……  
   位于宜賓城郊外往東有近20多公里的深山里,有一座工廠叫三零四廠,對于一般的宜賓人來說,聽都沒有聽說過,這是國防工業在中國西南特別是川南的一座唯一的制造導彈的工廠。  
它從一九五六修建。一年后,相關的機房,研究室建成生產,就進行導彈研制和生產。八年過去了,為我國國防工業生產出第一代紅旗一型,二型導彈,據說要生產紅旗三型。事實上,就是對核導彈的研制,已經搞了二年了,開始有了  
成效。  
今天是一九六五年五月五號的一天的早晨。  
在三0四工廠內,靠近西側的是一大片褐土色的山壁,非常高,幾乎伸到天上去。在廠延伸出來的山腳下,有多棟三層青磚或紅磚的規整的新樓房(這是研究人員、工人的住家區,在廠外),位于廠公路兩邊的山壁下,一條廠公路從日夜堅守著四五個解放軍戰士的門口通往山外。這里是進廠的廠門沒有寫廠名。  
與一道把廠圍起來的圍墻相隔的廠外工人區的普遍是三層紅(青)磚樓,一排排的紅木的窗子,窗下是七八顆梧桐樹,綠色的樹葉伸到窗口旁,看上去,非常的靜雅、舒適!在廠內,大道過去,是一些相挨一起錯落有致的機房。在機房大樓的側正面,還修有魚池,走過去到山壁下,是一條非常寬的三合土的寬平地壩,靠近山壁下,有兩桉樹,樹葉伸到側身面的青磚墻上,這里是53科研所。  
   這時,有一個五十三歲多點的,團臉,模樣多慈祥的老師傅,據說,他專門被領導安排來這里打掃清潔。只要一打掃完了,他就可以回到在廠邊的一間單獨的小房里,他快要退休了,廠里照顧他。他叫萬福年,再過兩年,他就要退休了  
。  
“萬師傅,你這么早就來打掃清楚呀!”來53科研所的一個30歲女同志來上班了,她招呼在掃地的萬師傅。  
“是呀,”在掃地的萬師傅停住掃地,抬起他非常憨厚的臉回答。  
“你應該吃了飯來。”  
“陳玉娟同志,謝謝你的關心了。”  
”那里。”  
“你也來的早。”  
“萬師傅,那早呀,我離一個先進的工作者的標準還差得遠!”  
“我覺得你已經是了。”  
“是嗎?”  
“好了。陳玉娟同志,不打攪你上班了。”  
“那我走了。“  
之后,萬師傅又和多個上班的科研所的工作人員打招呼。  
剛剛廠里的廣播的結尾用的是解放軍部隊上的軍事訓練哨,這個在全國的工廠大多在采用。萬師傅,就剛把渣渣倒進羅兜里,前面走來了一個三十歲,非常魁梧,敞開白襯衣,露出他的光潤健壯的肚皮,褲上緊系一根牛皮帶,他叫李學  
武。長臉,有一些散漫。  
萬師傅先招呼他:  
“小李,你怎么上班哨都過了才來?”  
把一個長臉一頓的李學武說:”我來這么早干什么。我還沒有這樣革命!”  
“現在就是革命工作。”  
“哼,你我這些人再來得早,先進還是別人的。你說那個蔣長文,就顯示他是美國留過學的專家,就在那里不得了了,好像這核導彈都是他搞出來的。”  
“我們這些是白吃飯的。”李學武又說,一個臉有點歪,雙手叉在他腰間發牢騷。  
“導彈成了?“  
“當然,你想搞了兩年了。”  
“哦。“  
“好,不說了。我去上班了。”  
等李學武進了53科研所的大門,萬師傅就把一大籮筐的土渣拿去倒到了。后清潔打掃完了,萬師傅就向廠門走去……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文思兒 對 成功始于決 的評論
只是我那一年有老師邀請去參加..
文思兒 對 文學好比上 的評論
只文章我是的有一天審核好文章..
會心一笑 對 你的笑,勝 的評論
可能天下老師都是這么想的..
韋明方 對 專家(3) 的評論
社會現象令人深思!..
文思兒 對 天堂墓碑屋 的評論
只歌詞是的我三月去大姑婆家嗎..
河南快三开奖纟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