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散文 >> 內容
內容

模糊不清,也彌足珍貴

時間:2019-04-07   作者:遠山谷 錄入:遠山谷  瀏覽量:776 下載

    父親留下的唯一相片,是一張模糊不清的“半身照”。

    正是這張泛黃的老照片喚醒了一段我塵封已久的記憶。那是1969年夏天,一場山洪暴發,我父親不慎落入江中,被沙溪河咆哮的洪水吞噬卷走。我從部隊回家奔喪,居然找不到父親一張照片。
    父親在修鷹廈鐵路的時候,與同鄉去的幾個人有過合影,我記得小時候在掛于墻上的鏡框里見過,怎么找不見了呢?雖說父親的樣子永遠鐫刻在我的心中,但日后我的孩子若問起爺爺的模樣,要看爺爺的照片,我將何以應對,又怎么來描述呢?
    于是,我一家家找當年與父親一起修鐵路的工友,終于在一工友家找到了這張合影。我借用了這張照片,把它帶回部隊,請我們科里的攝影干事用德國產的135萊卡照相機進行翻拍。萊卡相機雖說性能很好,但因原照片是用箱式照相機拍的,像素很低,翻拍出來的照片影像模糊。雖然不太清晰,但還是能看出模樣來的。在別無其它影像的情況下,能得到父親這么一張不清晰的照片,也彌足珍貴,我很高興也很滿足了。
    那個年代照相是個技術活,是專業人員干的事。鄉下人要照相,大多得走十里、八里地,甚至更遠到中心鎮去找照相館。農村人難得照回像,很鄭重其事,要穿上自己最干凈整潔的衣服。
    我小時候從沒有照過相,我的小學畢業照,就是我有生以來的第一張照片。我母親的第一張照片就更晚了,那是一張清晰的半身照。因為她身體不好,父親怕她萬一哪天躺下就起不來了,連個相片都沒留下,曾特地帶著我母親去了一次鎮上的照相館。既然上照相館了,父親怎么自己沒有照,也沒跟母親來一張合影?
    父親是供銷社的運貨員,三天兩頭不是跑縣城就是到鎮上運貨,也許他覺得自己想照相不難,也許他覺得自己還健壯,照相這事還不急,也許那天他陪母親走進照相館,也曾想與母親合個影,給自己也照一張,但他沒有時間等候,或者是因為沒有帶來適合照相的衣服……不管什么情況,都是遺憾,一次無法彌補的遺憾。想不到的是幾年以后,一場滅頂之災,結束了我父親才五十歲的壯年的生命,他沒有機會照一張可供孩子們留作紀念的相片。
    幸好父親修鷹廈鐵路時有過合影,幸好有一位工友還留住了它。這張照片對我父親來說,還真是有著特別的意義。當年修鐵路時,國家還很窮,參加修建鷹廈鐵路的民工全是義務的,沒有一分錢報酬。
    我們家孩子多,生活困難,原本攤不上我父親去“義務”的,可我的父親為了感恩政府,他自告奮勇義務修鐵路。解放前為了躲避抓壯丁,我父母流落他鄉,直到解放才回到老家。在外流浪多年,家里無田無地無農具,政府當即分給我父親2.4畝土地和部分大農具,全家人生活才有了著落。父親是個很感恩的人,他牢記政府的深恩大徳,心里總想著要報答。這張義務修鐵路期間的照片便是我父親感恩政府的歷史見證,這張照片也使我們兄弟,看到了父親用他微博的力量報效國家的一片赤子之心,看到了那一代人對國家的赤誠和奉獻。記得有一年,我父親還積極動員我的母親響應國家號召,把她身上的一對金耳環和一個金戒指摘了下來,以政府收購價賣給了國家,支持國家的經濟建設。

    這張彌足珍貴的翻拍照片,也早已泛黃了。十多年前,我在廈門看見那里的石刻藝人在石頭上影雕人像,只要給他一張照片,就可以把人物雕得栩栩如生,惟妙惟肖。于是,我將父親和母親的照片制作成了石板的影雕作品,擺放在家中的櫥窗里。如今,又把照片收藏在我的電腦里,從此再也不怕它泛黃了。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韋明方 對 消逝的王城 的評論
寓情于景,信息量大,拜讀。..
文思兒 對 成功始于決 的評論
只是我那一年有老師邀請去參加..
文思兒 對 文學好比上 的評論
只文章我是的有一天審核好文章..
會心一笑 對 你的笑,勝 的評論
可能天下老師都是這么想的..
韋明方 對 專家(3) 的評論
社會現象令人深思!..
河南快三开奖纟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