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校園 >> 內容
內容

鄉愁中的沙溪河

時間:2019-04-16   作者:遠山谷 錄入:遠山谷  瀏覽量:401 下載

    清澈的小河,靜靜地在我家門前流淌。

    河面上倒影著藍天白云,公路橋和橋上駛過的汽車,此岸的商鋪和對岸的農舍、樹木花草。傍晚時分,收工的村民和暮歸的耕牛,走在小河彎那邊的高岸上,他們長長的身影被斜陽倒影在水面,這就是我鄉愁中那條彎彎的小河。

    父親告訴我說,家門口這條河叫沙溪。他小的時候,小鎮沒有通公路,沿河店鋪的貨物大多都靠沙溪中的小船運輸,那時水雖不深,但河里還常有小船穿梭往來,夏糧成熟、年關到來,小河呈現出水運繁忙的景象。沙溪河上架橋、修公路,是上世紀三十年代日本侵華前的事,河上的公路橋叫綠野橋。不過,小時候我從沒聽人這么叫過,不是聽父親講,我真不知道它還有這么個詩意好聽的名字。

    公路一通,小河就失去了它的水運功能。沒有了小船往來,孩子們在河里釣魚、摸蟹、戲水、游泳就更加方便、自由了。沙溪中有一種約一指大,兩、三寸長的小魚,叫白條,當人們在碼頭上淘米、洗菜,尤其是在殺雞破鴨清理內臟時,它們常會一群群地來搶食。這種魚中間一根骨頭,沒有細刺,都是肉,好吃,也好釣。我喜歡在門前的小河里釣這種魚。記得有一次,我煮好飯后,帶著弟弟在河邊釣魚,魚沒釣到,家里就著火了,我一點也不知道。鄰居們紛紛提著桶、拿著盆來河里取水幫我家救火,見我在釣魚,大罵我是“野孩子,火燒屋了,還在釣魚。”原來是我煮飯時沒有把灶前的茅草處理清楚,也沒有等灶堂里的明火熄滅、煙灰冷卻就出門。我和弟弟當時就嚇哭了。幸虧鄰居們及時發現幫忙滅火,也幸虧門前的沙溪河取水方便,才把即將發生的一場大火撲滅在乍起之時,避免了一次火災。火滅了,我笑了,鄉親們和沙溪河的恩德我記在心里了。

    河邊長大的孩子,尤其是男孩,個個喜歡水,這與“仁者樂山,智者樂水”似乎沒有關系。打從念書起到小學畢業,一到夏天,傍晚放學不回家,我和小伙伴們就相約來到碼頭,扔下書包,扒去衣褲,光溜溜跳進小河里,嘻戲、打鬧、瘋狂玩水,最愛并攏五指用力推射河水打水仗。打水仗既可單挑,也可打群架。打群架可好玩了,面對面距離兩、三米,站成兩排,一邊三、四個人,大家喊“一、二、三,開始”,就互相朝著對方的臉上用力推射河水,越射越激烈,距離也越來越近,幾乎是貼面而戰。距離極小,無法推射,雙手就不停地朝對方臉上猛烈潑水。此時弱的一方眼也睜不開,氣也透不過來,根本無還手之力,只得乖乖認輸。水仗打得激烈時,河面上水花飛濺,河邊洗衣服的人都會濺濕衣裳。見到有漂亮姑娘在河邊洗衣,大我們幾歲的男孩子,故意打水仗,把她們身上弄得濕漉漉的,然后竊看并笑話她們生氣的樣子。當然,游泳、跳水也是我們的經常項目,我就是在這里不花一分錢學會游泳和跳水的。我們七八個、有時十幾個人,站在公路橋上的石頭欄桿上,一字排開,一個接一個往河里跳,有跳冰棍式的,也有翻筋斗的,還有做各種搞怪搞笑動作跳入水中的,“嗵”、“嗵”地濺起一個接一個的大水柱,場面蔚為壯觀,好玩有趣,甚至吸引了許多路人的目光。

    小河帶給了我許多童年的歡樂,那時候,我深深的愛著這條小河。

    但小河也給了我從未有過的悲痛。19695月上旬,永新境內普降大雨、山洪爆發,河水猛漲。10日那天,我心情不好的父親走在濕滑的浮橋上,一陣強風雨襲來,把他頭上的斗笠和搭在肩上的襯衣一起卷入洪水中。父親趕緊彎腰想去撈起口袋里裝有幾十元錢的襯衣,不慎一頭栽入河中,瞬間被洪水沖出老遠。父親雖會水,也無法逆流而上,只能隨水而下,在激流中拼命掙扎、呼叫,艱難地堅持了一、兩百米,實在不行了,最后時刻他想到了自己的大兒子,凄厲地呼喊著我的名字說:“孩子,快來救我呀”,兒子遠在福建,呼不到、趕不來、救不了。岸上的人個個聞之動容,但苦于洪水湍急,又無器材,無人敢下水相救。眼看著沙溪咆哮的洪水沖向了我本已精疲力竭的父親,他微弱的呼喊也沒有了聲音,幾個沉浮就被無情的洪水吞沒了,那年他才50歲。父親不甘走,他也知道自己不能這么早就走啊,他身后還有好多事呢,一個病妻,四個沒成家的孩子,三個還在讀書,等著他賺錢買藥、交學費呢。他自己被人誣陷為反共救國軍,還沒有完全平反昭雪,心中還有滿肚子的冤屈沒訴呢。父親被洪水吞沒,不幸離去,是我記事以來最為悲傷的一次,我止不住地痛哭流涕。那一刻,我恨死了沙溪。

    家鄉的沙溪河啊,我愛你,我也恨你,這是我對你的愛恨情仇。

    多年沒回老家,也就沒見到沙溪了,沙溪卻每回回入夢來。是啊,我該回去看看沙溪、看看弟妹和親人們了。那年(是2014年吧)我和妻子回了一趟老家,親眼看到老鄉們的生活已今非昔比,令人十分欣慰。群眾生活的改善,從許多新建的房子就可窺見。村里的老房子已經沒有幾棟了,人們都在沙溪河兩岸、鎮政府所在的那個小山頭上蓋起了許多新房。這些房子已不是從前的“四間棟”、“六間棟”的低矮潮濕的平房了,而是三、四層甚至是五層高的小洋樓,外墻面都貼著瓷磚或是刷著色彩漂亮的涂料,一色的不銹鋼欄桿、鋁合金框、大玻璃窗,房子寬敞、明亮,建得都很漂亮。就單幢房子看,比歐洲鄉村里的小別墅還漂亮。但顯然不足的是,事先沒有一個很好的規劃,布局顯得零亂不堪,很令人遺憾。

    更令人遺憾的是我魂牽夢繞的那條沙溪河,在新農村建設中,河岸雖然修起了水泥步道,也種上了一些樹木花草,但日常沒有人進行認真的打理和養護。當我把目光投向沙溪河水面,不禁一怔,吃了一驚,太令我意外也令我失望了。由于淤泥和垃圾的阻塞,河道變得窄小了,河水淺而渾濁,建筑垃圾、生活垃圾直接傾倒在小河邊,一些地段垃圾太多,高高堆起,還散發出陣陣很不好聞的味道。真不敢相信,這就是沙溪河,就是我們當年的水上樂園嗎?我小的時侯,常看見大人們一大早就在沙溪河的小碼頭上挑水回家做飯呢,曾經的可飲用的一彎碧水,是那樣的清澈、明凈,如今到哪里去了?現在的沙溪水,別說喝,就是用來洗衣服、洗手,人們都嫌它臟啊。是的,鎮上早就有自來水了,人們也不用天麻麻亮就到碼頭上去挑水喝了。有了自來水,難道就可以不好好地保護我們這個小地方的母親河了嗎?如果不加保護,再這樣下去,沙溪河過不了多少日子,就會變成一條臭水溝,對此我心里有一種重重的傷、深深的痛。

    沙溪本是個美麗的山水小鎮,周邊小山逶迤,山上樹木蔥蘢,沙溪河從鎮中穿過,與禾水“丁字”相交。而今公路已經北移,不再穿越小鎮的中心街道,成全了這里的安詳與寧靜。這些年老百姓生活好了,小洋樓一座座競相拔起。如果當初鎮上能夠抓住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的契機,認真進行規劃,引導、布局好農民的自建房,并配套些必要的服務設施,同時重視環境建設、搞好綠化、美化,保護好沙溪河,留住那一灣碧水,這里不僅可以做好種、養殖的文章,更可以做點生態與紅色旅游的文章,人們來到沙溪一帶游玩休閑,既有田園牧歌式的風景可賞,又可以了解毛澤東和肖克的紅軍在這里的活動史跡,這有多好啊。我去過一些歐洲小鎮,它們的自然地理條件并不都比我有山有水的沙溪好,只是人家干凈整潔、樹多花香、布局合理、裝盼得漂亮,才吸引了不少游人。

    沙溪的老祖宗,當初是看中了這里的青山綠水才在此開宗起祖,可如今山凸水濁,沙溪河快成臭水溝了,真叫人痛心和惋惜。再不努力把它治理好,我們這些不肖子孫怎么對得起列祖列宗呢!沙溪河,雖然給我個人帶來過深切的悲痛,但沙溪河的流水,可飲用、可灌溉、可水運……是這條小河的慷概贈與,才潤澤了這方土地,養育了一代又一代的陳氏族人,帶來了小鎮的興盛和繁榮。恨沙溪河是我一時的氣話,其實我發現自己的骨子里始終充滿著對沙溪河的愛和感激,還有對它那魂牽夢繞的深深的鄉愁。

    我親愛的沙溪河啊,何時還能讓我看到你那清澈、明凈的一灣碧水呢?!請別再讓我為你惋惜和憂傷,雖然我遠居千里之外,哪怕有一天我這個游子遠在天涯海角,我也會深深地愛著你眷戀著你。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韋明方 對 消逝的王城 的評論
寓情于景,信息量大,拜讀。..
文思兒 對 成功始于決 的評論
只是我那一年有老師邀請去參加..
文思兒 對 文學好比上 的評論
只文章我是的有一天審核好文章..
會心一笑 對 你的笑,勝 的評論
可能天下老師都是這么想的..
韋明方 對 專家(3) 的評論
社會現象令人深思!..
河南快三开奖纟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