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校園 >> 內容
內容

老來安康賽蜜甜

時間:2019-05-27   作者:遠山谷 錄入:遠山谷  瀏覽量:213 下載

    空巢的日子,寂寥清靜,日復一日。

    悄然間迎來銀婚紀念,生活多了些許浪漫。妻子問:“怎么過?”我說:“去泰和廣場啜一頓”,妻子頷首點頭。又問:“就這?”我說:“再拍幾張照片”,妻子再問:“還有呢?”“沒,沒了”,我搖搖頭。“不行,這么重要的日子,你得作首詩。”作詩?這難不倒我,再說難得她有此雅興。“行啊”,我高興地答應。

    結婚四十年了,成家立業,生兒育女,在那個缺吃少穿的艱苦年代,要養兩個孩子,一路走來不容易。當然,最不易的還是妻子。記得懷老二時,為不影響工作,更為了不因請假被扣工資,哪怕感冒生病,她也天天堅持工作,第二天就要臨產,頭天她還挺著大肚子騎半個多小時的自行車去上班。

    我在陸軍學院讀書的那兩年,她一人帶兩個孩子,更是辛苦。一天深夜,女兒睡夢中大流鼻血,妻子緊張而又害怕,把女兒安放在自行車后架上,獨自推著自行車一路小跑,送孩子到軍區門診部看病。還有一次,女兒肚子劇痛,半夜住進總院小兒科,病房在山上,化驗、檢查卻在山下的化驗樓里,她背著孩子,一次就要爬近百個臺階。妻子說,上下爬了好幾趟,實在沒有氣力,便拽著石階邊的鐵欄桿,拽一把,挪一步,喘口氣,沒有個幫手,當時覺得一個人好無助,直想哭。妻子那時在軍區梅峰賓館的車隊工作,下班無定時,兩個孩子中午放學回家,站在門口等不到媽媽,只好餓著肚子又去上學,她回到家趕忙做好飯菜,自己來不及吃上一口,又急沖沖把飯分別送給兩個孩子,看著他們狼吞虎咽地吃完,自己才回家吃飯。

    那時收入微薄,要養兩個孩子,妻子成天精打細算過日子。凡能自己動手的她都自己動手,衣衫自己做,沙發自己打,自行車壞了也自己修,那幾年,連我和兒子的頭發,她買來一把電推剪也幫著理。住在部隊自己種菜、養雞,既有蛋吃,也省了開支,在大區政治部大院的軍嫂中,她是出了名的“能干婆”。妻子會縫紉,很多人喜歡她剪裁的衣裙,起初她純粹是做好事,后來朋友們覺得不能老煩勞她,便執意要給酬勞。幾年時間里,每天一下班她就坐到縫紉機旁,一坐就到半夜,有時我一覺醒來,常常見她還在擺弄布料。有一次,她為了給朋友的衣服趕工,鎖扣眼直累到下半夜,第二天竟然起不了床。

    多年前家里的條件就好了,可妻子勤勞節儉依舊。住在頂樓,運土造地,種上有機蔬菜,自給有余。年紀大了,手腳不靈便,也不請個“鐘點工”, 做衛生都自己慢慢干。女士們涂脂抹粉,都愛打扮。可她一輩子素面示人,年輕時連口紅都沒用過幾支。即便現在,她也不舍得為自己買身好衣服穿,連我從法國給她買來的香水,她也說給孩子們用,從來不愿意為自己多花一分錢。我退休后,力勸她一起出國走走,看看異域風光,她推說“怕坐飛機”,其實我知道是離不開她的股票。退休后,她一度熱衷炒股、買房,想通過理財實現家庭財富的增長,她勞心傷神、憂多樂少,獨自承受股市跌跌不休帶來的痛苦和煎熬。為了孩子為了我們這個家,四十年來,她吃苦耐勞、省吃儉用,太不容易了。家里如今已成了收藏品的600多斤全國糧票,就是當年怕孩子長個口糧不夠吃,她和我一起勒緊褲帶“省”下來的。妻子對于我們這個家的貢獻可說是居功至偉。是的,我應該作一首詩來紀念我們攜手度過的艱苦時光。

    那天,在泰禾廣場橋亭小鎮的一個角落里,我點了一條烤魚一扎豆漿,子女不在身邊,也沒有朋友參加,只有我和她相對而坐,全然不顧對過座位上幾個小姑娘投來的訝異目光,喜盈盈地慶賀我們的銀婚,豆漿權當酒水,碰杯后我對妻子低吟一首小詩:

    青絲銀發四十年,遍嘗酸辣苦澀咸;

    勞燕雙飛苦為樂,老來安康賽蜜甜。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韋明方 對 消逝的王城 的評論
寓情于景,信息量大,拜讀。..
文思兒 對 成功始于決 的評論
只是我那一年有老師邀請去參加..
文思兒 對 文學好比上 的評論
只文章我是的有一天審核好文章..
會心一笑 對 你的笑,勝 的評論
可能天下老師都是這么想的..
韋明方 對 專家(3) 的評論
社會現象令人深思!..
河南快三开奖纟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