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散文 >> 內容
內容

母親的豆腐乳

時間:2019-06-08   作者:遠山谷 錄入:遠山谷  瀏覽量:199 下載

    在我老家永新,豆腐乳是家常小菜。

    入冬之后,幾乎家家戶戶都磨豆腐燜豆腐乳,當然這都是家庭主婦的事。一個主婦不會燜豆腐乳,在村里人的眼里她就不怎么稱職了,因為一壇豆腐乳,就是全家人小半年的下飯菜,青菜跟不上的時候,鄉下人就靠它來佐餐。所以每年冬天燜豆腐乳,是村里人必做的一件事,就像延邊朝鮮族家家要做辣白菜一樣。我母親是個能干的人,農家的活啥都會,燜豆腐乳之于她是小菜一碟的事。

    磨豆腐需用黃豆,有的人家從集市上買,而我母親年年都自己種。從媽媽的嘴里我知道黃豆有六月成熟的,也有八月成熟的不同品種,分別叫作“六月黃”、“八月黃”。她各種一些,這樣就有兩茬青豆可當菜吃,吃不完黃熟了的豆子就曬干用來磨豆腐。我家每年都要磨兩次豆腐,快過春節的時候,磨一次豆腐制作豆干、油豆腐和釀豆腐等豆制品準備過年,一次是在入冬時節,磨豆腐專為做豆腐乳用。

    小時候我跟母親磨過豆腐,也看過她制作豆腐乳,那些程序和要求我至今還記得,做豆腐乳用的豆腐與家常做菜吃的豆腐要求不一樣,它要壓得緊實,盡量濾去水分,曾聽媽媽對做豆腐的師傅說“我要做豆腐乳,豆腐要壓得干一點”。豆腐做好了,回到家母親就把豆腐切成一小塊一小塊,然后整齊地碼放在洗凈曬干的稻草上。放滿了兩個大簸箕,就把它們移入一間不通風的房間,關上房門,悶個三、五天,讓它發酵,待每塊豆腐上長滿細長的白毛,一塊塊裹滿辣椒粉調料,裝入干凈的陶罐或壇子中,快裝滿時在豆腐乳上面撒上厚厚一層炒好的鹽巴,然后倒入白酒和熟茶油,再用油紙封住扎緊壇口壓上磚塊,放置干燥陰涼處,半個月、二十天后,鹽、酒和調料的味道滲透腐乳,就可以開壇食用了。因為母親用的辣椒粉調料中還有茴香和桂皮(有時候還有曬干的橘皮),所以一開壇,就能聞到一股誘人的香味。

      每次開壇,母親總要取出一小碟豆腐乳來,讓我們先嘗嘗。這時,我們兄妹幾個就像嗷嗷待哺的小鳥一樣,張著小嘴等待著母親用筷子夾上一小團放進自己的嘴里,然后慢慢地咂摸著剛開壇的豆腐乳的滋味,咸香帶辣,滿口生津,如果這時候恰遇上飯熟了,我們就會狼吞虎咽地吃上一大碗米飯。   

    要是我在學校,每有新開壇的豆腐乳,母親總忘不了我。有一次,母親把剛開壇的豆腐乳裝了滿滿一罐,走了十多里路到學校送給我。那天也巧,有幾個家長同時來給孩子送菜,有送臘肉的,有送蘿卜干炒肉的,也有臘鴨和豆腐乳一起送的,只有她送了一罐豆腐乳來。當母親把豆腐乳給我時,臉上帶著明顯的歉意叫著我的小名對我說:“輝兒,媽沒給你帶什么好吃的,就一罐豆腐乳。咱們家孩子多,別說沒什么好東西,就是有好吃的也留不住。爸媽沒能力給你帶魚帶肉,就盡量把豆腐乳做得好吃些。做我的孩子,你們也跟著受苦,怪可憐的......”說不下去,媽媽背過臉去抹眼淚。

    此情此景此番話語,幾十年后的今天,一想起來就令我辛酸和動情。

    那個困難年代,孩子多的家庭,飯都沒得吃。我知道家里實在是沒有什么好東西,一罐好吃的豆腐乳就是她在那個時候的全部能耐,既凝結著她辛勤勞動的成果,也滿滿裝進了對我的疼愛。我的母親在糧食最困難的時候,常常寧可自己餓著肚子,也要把她碗里本來就不多的幾顆飯粒扒到我們的碗里,如果有能力,她還有什么好東西不會帶給我吃呢。我深知母親給我送來的豆腐乳與有的同學家長帶給他們的臘肉、臘魚一樣,有著同等的親情價值。可惜,我當時就說不出這樣一句話來安慰我自感內疚而十分難過的母親。

    一罐豆腐乳,令我好高興,盡管比不上魚肉的味道,但相對于學校食堂那些沒鹽沒油的蘿卜青菜來說,真不失為好吃的下飯菜。母親燜的豆腐乳,色香味俱全,確是美味。嘗過的同學,沒有一個不夸我母親的豆腐乳做得好吃。無論配稀飯還是干飯,有什么菜還能比它更下飯呢,雖然又咸又辣,但吃得滿頭大汗,痛快淋漓,那美味其實也就在其中了。這媽媽的味道,好久沒吃還真是很想呢。九十年代初,我在三明公司當經理的時候,一次沈發群調研員帶了自家做的豆腐乳來食堂吃,瓶蓋一開,香氣四溢,辣味撲鼻,像極了我媽媽做的豆腐乳,那紅亮的色澤很吸引眼球,我一雙眼睛呆滯在老沈的豆腐乳瓶上。

    老沈問說:“我自己家里做的豆腐乳,很辣你敢吃嗎?”

   “啊...敢,敢!”那一刻我正想著我的母親,想著媽媽的味道和她當年送來學校的豆腐乳。當兵離家后,我就再沒吃過媽媽的豆腐乳了,便對他說:“不只敢,而是很想吃了,我幾十年沒吃過這好東西了。”老沈見我吃得大汗淋漓,津津有味,不久便從寧化老家帶了一大罐給我,我也就不客氣地笑納了。

 

    再好的美味,餐餐吃也會膩的。回想兒時家里那些艱難的日子,其實我對豆腐乳曾懷有過既愛又恨的復雜感情。愛,是因為它美味、下飯;恨,是因為蔬菜淡季,家里常常十天半月,一日三餐都是豆腐乳,我吃怕了,不想再吃。心想,這又咸又辣的豆腐乳,能有多少營養,不吃些別的菜,怎么長身體啊?!我曾天真地想,要是家里沒有豆腐乳就好了,總會炒點別的菜來吃吧。殊不知那個時候的鄉下人,豆腐乳不夠吃,用醬油當菜、鹽水泡飯吃的人家也屢見不鮮。

    幸運的是天佑窮人,以現在科學的觀點看,豆腐乳不僅美味好吃,而且還含有豐富的微量元素,腐乳中18種氨基酸,樣樣齊全,同等重量的腐乳,當中的蛋白質比烤鴨還要高出許多,常吃豆腐乳比吃臘肉、臘魚對身體更有好處。豆腐乳,今天還有著東方奶酪的美稱呢。

    現在的超市里,有各地生產的許多牌子的豆腐乳賣,我喜歡的是江西永豐生產的名為“永叔公”的茶油腐乳,因為在眾多品牌的豆腐乳中,它最像我母親做的豆腐乳的味道,它是我家餐桌上常年必備的小菜,看見它我就會想起母親的豆腐乳,想起疼我愛我的母親,想起母親含辛茹苦,把我們拉扯大的那些艱難日子。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上一篇:廈門的沙茶面 下一篇:父親的糯米飯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熊德文 對 闌珊處 的評論
..
熊德文 對 闌珊處 的評論
樸實的話語,濃濃的思念!“從..
蘇內河 對 朵朵 的評論
你為什么要跟團出游..
劃船老人 對 邢臺十大傳 的評論
寓教于樂..
劃船老人 對 悔恨 的評論
柳照水中近如梳好句..
河南快三开奖纟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