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散文 >> 內容
內容

我的父親

時間:2019-06-12   作者:遠山谷 錄入:遠山谷  瀏覽量:210 下載

我的父親榮貴(字金妹),是陳氏34世孫。

    父親1919年生,自小讀過幾年私塾,粗通文墨,打得一手好算盤,也寫得一手好字。父親雖識、寫明白,但沒有給他帶來好運。解放初回老家也干過幾天稅務,不知什么原因,后來自己不干了,結果一生靠賣力氣吃飯,自是后悔。他的會寫會算的本事,大概只在他干稅務和開小店的那些日子里,發揮了些許的作用。

    我父親是家中長子,祖父出遠門做工時,奶奶有事總愛找當時還是小小少年的他商量。我的祖父1931年前后去了袁州府(今之宜春市)做手藝、撐船,一去多年不回,也沒有錢捎回來養家,把奶奶和我父親、姑姑兩個孩子丟在了老家,生活十分艱難。

    萬般無奈之下,奶奶和我父親商量,決定出門找我爺爺。1934年春天,我15歲的父親背著包袱,領著我奶奶和姑姑又是徒步又是坐船,邊問邊走,一路辛勞走了一個多星期才到袁州,好不容易才找到了我爺爺。奶奶不在爺爺身邊,那時才39歲的他與另一個女人好上了。妻子和兩個孩子的突然出現,令我爺爺大吃一驚。這一驚,就驚醒了他的桃色糊涂夢,一個瀕臨破碎的家得到了拯救。一家人就在離老家幾百里外的袁州府過了幾天太平日子。住了年把時間,直到我奶奶又懷上并生下了我的叔叔后,爺爺已是三個孩子的父親,沉重的家庭負擔壓得他沒有了其它念想,要一門心思賺錢養家,我奶奶才放心讓我父親把她和弟妹們帶回到了老家。這段歷史是我2017年那次回老家,嬸嬸講給我聽的,她用開玩笑的口吻對我說:“沒有你爸爸那一次帶著奶奶去找你爺爺,也就沒有你這個叔叔了。你爸爸是有功之臣啊!”

    據說當年回到老家不久,奶奶就重病去世,丟下了幾個孩子。

    遇此變故,我爺爺不得不結束在袁州的小生意,回到老家。四十剛出頭的爺爺,一個人帶著幾個沒娘的孩子,又當爹又當娘,這日子怎么過啊,經人介紹,爺爺很快就續娶江氏三娥為妻。三娥進門時,我的叔叔還不足周歲,她精心喂養,視同己出,一手把他帶大。其時我父親已經十六、七歲了,我母親比我父親還大兩歲,她是13歲過來當童養媳的。她那個年代,人們結婚都比較早,后娘進門一、兩年后,我父、母就拜了天地,結為夫妻。一個有后娘的家庭,關系大多并不好處,矛盾在所難免。

    國民黨統治的舊中國,經常抓壯丁。舊社會有句話,叫“好男不當兵,好鐵不打釘”,誰也不愿意去當兵。不得已被抓了壯丁的,但凡有些辦法,都想花點錢交保贖人,免子弟去隊伍里受苦。而那些鄉長、保長,就熱衷于通過抓壯丁來進行敲詐、勒索老百姓,借機撈取好處。沒有理由,那些鄉長、保長還要制造理由抓丁呢,更何況我父親兩兄弟,抓壯丁是天然目標,幾乎年年有份。我父親被抓了兩次壯丁,第一次出了八十多個光洋才放人,第二次又被抓了,我爺爺被逼賣了一畝多良田,才湊足錢贖回了兒子。第三次再抓,我父親僥幸逃脫,算是躲過了一劫。年年抓壯丁,加上父子矛盾,家里是沒法呆了,在我父親25歲(1944)那年,借了高利貸和租谷(實物高利貸),帶著我那失女之痛的母親(已失兩個女兒)先后流落蓮花升坊、茶陵彭家祠和腰陂一帶為人幫工、做黃煙,后來也開了自己的一家日雜小店。直到全國解放,1951年回到距家十多里地的里田鎮住下,次年我爺爺死后,父親于53年帶著一家人回到沙市,我才上學讀書。在外漂泊的八年間,他們又生養了三個孩子,我的姐姐夭折了。1946年底在彭家祠生了我,1949年又生下了我的大弟。

    回到老家的父親,一無所有。政府分給我家2.4畝耕地和大件農具,又分得了爺爺與人合伙建造的幾間房子。父親不太會種地,他邊干辦學,也利用家里的店面做點小生意,艱難維持一家人的生活。我在一篇文章中,曾寫到“當年修鷹廈鐵路,國家征召了百萬民工義務修鐵路,我父親也是這支筑路大軍中的一員。父親去修鐵路,我已經懂些事了。那年我九歲,有兩個弟弟。我真不明白,一個這樣多子女的困難家庭,經濟上哪有余力去義務修鐵路”,過去我以為父親修鐵路是村里派去的,前不久我重讀父親給我的那些信,才知道是因為分得了土地,出于對政府的感激,我父親積極報名,自愿義務修鐵路報效國家。我讀著父親的信,頓時一陣感動。他義務修了兩年鐵路,沒有一分錢寄回,全靠我母親一個人養家,生活十分艱難。為了國家,犧牲小家。父親那一代人的精神和覺悟,真令今天的我們有些汗顏。

    父親修完鐵路回家,恰逢鄉里成立供銷合作社,需要運貨的人,他就成了運貨員。開始幾年用獨輪車,載重少、平衡難、且因為木輪子外圈上是鐵箍,走在沙石路上,噪聲刺耳,震動劇烈,推車運貨,備嘗辛苦。沒幾年就換成了不能充氣的膠輪板車,又過了幾年,就用上了充氣的橡膠輪胎的板車了,不僅載重大,而且輕便易行更加省力了。父親干搬運,一干就是十多年,直到1969年5月他不幸溺亡。這十多年,我的父親起早貪黑、日曬雨淋,走了多少路,流過多少汗,磨穿了多少草鞋,外人無從知道。但是我心里清楚,父親一天一雙草鞋,十多年下來五、六千雙草鞋磨穿了,他穿著草鞋拖著裝滿貨物的大板車,走了近二十萬里的路,相當于繞地球轉了兩圈半啊!

    寒去暑來,風里雨里,父親總在路上不停不歇地走著......

    如今,在我回首那些往事的時候,父親渾身汗水的疲憊身影,恍惚還在我的眼前。雖然五十年前,父親就離開了我們,走進了飄渺的虛空,但他永遠在兒女們的心中。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韋明方 對 消逝的王城 的評論
寓情于景,信息量大,拜讀。..
文思兒 對 成功始于決 的評論
只是我那一年有老師邀請去參加..
文思兒 對 文學好比上 的評論
只文章我是的有一天審核好文章..
會心一笑 對 你的笑,勝 的評論
可能天下老師都是這么想的..
韋明方 對 專家(3) 的評論
社會現象令人深思!..
河南快三开奖纟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