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散文 >> 內容
內容

坐火車再上黃山

時間:2019-06-20   作者:客過德令哈 錄入:客過德令哈  瀏覽量:145 下載

再上黃山,未敢有太多期待,只是作為一次短暫的逃離,一次有意無意的記憶的追尋。

 

旅行,半是逃離,半是追尋。

這句說得好。

曾經逃離,也曾追尋,最后,未知追尋到什么寶貝,卻又重歸牢籠。

然后,下一次再重復同樣的游戲。

 

上次上黃山,距今40年整。

40年,彈指,一揮間。黃山上的樹,是不是依然咬著青山,雖歷風霜雨雪,嚴寒酷暑,而矢志不移?那棵迎客松,是不是依然挺立,傲視群山?黃山上的石頭,會不會因蜂擁的人潮日以繼夜,春去秋來,反復踩踏,而瀕于陸沉,矮去幾分?黃山上的日出,日落,會不會因大氣的污染,而失去往日的色彩?黃山上有限的緩坡,平地,是不是也讓春筍般涌現的賓館、客棧、餐廳所占據,而讓風景大煞?這些疑慮,只能讓我上山之后,親眼目睹,才能找到答案。

移動互聯時代的黃山,我拭目以待。

 

這次旅行,出其不意,選的交通工具是火車,K字頭的普通快車,理論行車時間,約19小時。

 

一路,火車,慢慢行

出家門:10:00

這一天有雨,怕路上阻滯,我預了兩個半小時趕火車。時間充裕,可以悠哉悠哉,輕松啟程。

家——深大地鐵站,叫車,叫了一臺出租。這個時間段,叫車容易。

深大地鐵站——深圳站,地鐵1號線,約40分鐘車程。10:25坐上地鐵。11:05抵達羅湖。到自動取票機打印網上預訂的往返車票。取好票,進站,檢票,安檢,11:25,已落坐深圳站候車室。距離開車時間,還有大約一個小時。留給我一點時間,寫寫記記,順便看看候車室里的眾生世相。

 

深圳站

進站人不多。

廁所干凈。

候車室未坐滿。

 

有年輕人,三三兩兩,徘徊于候車室,推銷去污筆,901支,買11

年輕人沒向我推銷。他們看不上我。或者看我的樣子,不像會要他們的東西。

也有年輕人,手里捧一個小本,翻開,上面有幾個大字,我能看到的只兩字愛心,意思是讓別人獻愛心。白凈帥氣小伙,把小本端好,讓一位候車的女孩看,不說話。女孩,看了一會兒,既沒做出什么舉動,也沒說話。后來,小伙見女孩沒反應,合上本子,轉移去捕捉另外的愛心去了。小伙,大概聾啞人,但真假莫辨。

不知這些年輕人是怎么進站的?他們買票嗎?

“蛇有蛇路,鼠有鼠路。”

每種生物,總有自己的生存之道。

 

對面坐一位大叔,光腳丫,兩腳齊齊,豎在椅子上。我看了他兩眼。后來,他把腳,又放了下來,穿上臟兮兮的拖鞋。大叔的拉桿箱也有點臟,像是從鄉下出來的樣子。說不定,大叔是個農民工。

 

K34,始發深圳,終到蘇州。我用眼睛掃一下候車的座位,看起來,候車的客,沒幾個蘇州人。蘇州人,怕不會坐這個車。他們何不打飛的?或者高鐵?吭哧吭哧坐幾十小時車,可能還得忍受列車晚點的折磨,嬌嫩的蘇州人,能受得了?

 

幾天來的龍舟水給不少地方帶來了麻煩,有些鐵路線晚點,延誤。

車站廣播勸喻那些受影響的旅客不必盲目瞎等,該去辦理退票手續,并為旅客行程受影響致以歉意。廣播聽來,讓人郁悶。

 

萬幸。K34,發車不受影響。

正點發車。

 

K34

K34次列車,有17節車廂,編號2——18,長長的一溜車廂。哦!列車,拉那么長溜的車廂,拉那么多的乘客,得多大的馬力?

我是5車,1號,下鋪。

進了臥鋪鋪位,我注意到,同一個臥鋪間:

我對面,下鋪,是個大致同齡的人,一位老伯。后來我才知道他是景德鎮人;

兩邊的上鋪,像是一對小情侶,他們年輕,爬上爬下的事,適合他們干;

兩邊的中鋪,恰好兩個胖子,對面那個要胖一些,我頂頭的那一個,沒那么胖。

我似乎聽到其中一個胖子打電話說網上訂票,反復買票退票好幾次,都沒有買到下鋪的票,只拿到了中鋪。

如此格局,我跟后方微信匯報,說,“哈哈!12306,夠智能,夠人道,把下鋪都留給老人了。”

原來,智能的世界,并不像人們想象的那么冷漠無情。人間,尚有溫情在。不過我告誡自己,別老是讓這些社會對老人的優惠政策刺激自己,不然,一天到晚都會惦記著自己老了,該享受優惠了。那會老得快。

西方老人坐公交,沒座的時候,拒絕別人讓座。這種拒絕變老的心態,恐怕是有道理的。

 

列車開出,行駛速度不算太快。

窗外,飛過一路的丑陋建筑,電線,高樓。也有一些綠樹。

我要是在天上高處飛過,往下看,這一方水土,以美學的視角來看,有點不堪:一片癩痢。

 

1號鋪,靠近車廂連接處,吸煙區。

煙味,飄過來。讓我想起,我的國,是一個人口眾多的國度,也是一個煙民眾多的國度。

我原本算半個煙民,后來戒了。然而,對煙草微粒高度敏感。不是生理的病態敏感,而是心理的厭惡性敏感。煙敏感,我可以做什么呢?

K字頭的列車上,不禁煙。因此,我什么都做不了,只有保持緘默。

 

服務員叫賣快餐盒飯,20元。對面那個胖子,買了一盒,坐過道窗邊吃。看起來,好像不錯。

我沒要。

我備有自己的午餐:康師傅,日式豚骨面。

 

服務員叫賣啤酒飲料礦泉水。

農夫山泉,2瓶,500ml裝,10塊。又是對面那個胖子,買了兩瓶。

 

窗外,飛過,綠樹,小山坡。

 

東莞東

離開深圳的第一站。

晚點了。

列車旅行,是不是從此開啟晚點之旅?

以前,出行坐火車,遇列車晚點,是家常便飯。晚點,是正常的。不晚點,才讓人感覺怪異。

 

飛過,很多屋舍,很少田地。

過去的農村,已日漸城市化。農地,也變性了。人們提到東莞,不再認為它是農村了,它就一工業化的城市。

 

列車,有時隆隆地響。很響。

車上空調夠涼。短衫短褲,有絲絲的涼意。

有一種怪異的嗚嗚聲,好像來自對面鋪位,那位老伯在睡覺。

“打鼾?不這樣打的吧!?”

后來,才發現,不是老伯打鼾,是我的保溫杯與小餐桌磨擦產生的聲音。

 

惠州

附近,山山相連,綠。

列車,穿越隧道。

 

車廂連接處,有人,邊抽煙,邊高聲閑聊。聽不出口音,但絕對不是廣東人。來廣東日子長了,別的話不太容易學會,粗口,倒是郎朗上口。

煙民聊天,興起,“@?<%:?*,”“吊你老母,......”,都出來了。

 

窗外,灰蒙蒙,像在下小雨。

氣象臺說,要下雨。

下雨,只管下,但千萬不要影響列車的運行。

天,越來越灰。

 

對面老伯,醒來的時候,偶爾玩一下手機。他的手機不是智能的,還是老式的按鍵手機。5G時代都要來臨了,他那1G的手機,不曉得能玩出什么花樣。大概年紀大了,玩不轉智能手機。我還看到老伯手腕上的手表,是數字的,但數字不會跳動。表盤上依舊讓時分秒針在跑,或者蠕動。那數字,白色,印在黑表盤上,夠大,夠醒目。即使老花眼都不會錯過時間。

 

河源

晚點47分。

居然,出太陽了,但只是曇花一現。

東江水,哺育著何止千萬的南粵百姓?源,在這里。

 

龍川

河,在列車行進方向的右側,彎彎曲曲,蜿蜒流淌,該屬于東江水系。龍形的河,怪不得說,龍川。

河水,是黃的。

龍舟水,從天而降,給河流帶來大量泥沙,把河流染黃了。這一河段,原本清澈的東江水,搖身一變,流成了黃河。

 

到龍川,列車晚點1小時21分。

還未出省,就已晚成這樣。

后面真不知道晚點能累積到多少時間?

 

列車晚點,是一種磨難。你會尋思,后面的旅程將怎樣調整,才能讓磨難帶來的痛苦少一些?

 

列車,在雨中行。

緩慢而謹慎。

窗外,迷蒙。遠山,綠野,一切盡在迷蒙之中。

我,也迷蒙。前途,未卜。明天行程,如何預期,一片迷蒙。

 

和平

一路都是山。

山連山,洞過洞。

列車,不時鳴笛。

現在的列車,行駛過程中,已經不經常鳴笛了。我不知道K34為何頻頻鳴笛?車里,感覺不到笛聲響亮。但是,經過的村莊,城鎮,大概遠遠就能聽到火車的笛聲。K34是想告訴人們,我們的車晚點啦,我們想開快點,請閃開!看看,又不太像該有這樣說話的口氣,而且,K字頭的火車,哪有那樣的底氣。它只配自己閃一邊,讓別人過。因此,列車開行的速度并不快。那么,K34是不是只想說,天雨路滑,我們的車開過來啦,請當心,勿靠近!唉!天曉得,K34說什么呢?我讀不懂K34的汽笛聲。

 

雨,停了。

遠處,露出微弱的晚霞,點彩西邊,一小片天空。

過了和平,就進入江西了。

 

晚飯時間。

隔壁臥鋪,男人,中年,平頭,T恤,長褲,腰包,皮鞋,大嗓門,隨地擤鼻涕,嗜酒。

聽不懂他的口音。大概,不是皖,就是蘇,或者浙。這幾個省份,方言多。不常跑這些地方,哪兒是哪兒?很難“弄得拎清”。

徽商,蘇商,浙商,財大氣粗,給了這些地方人大嗓門的底氣。

哦!不對,大嗓門,是天朝的秉性,不管哪兒的人,嗓門都大。有錢,嗓門自然大;沒錢,嗓門也大。好像嗓門大了,聲音壓倒說話的對方,錢便會從對方的錢包飛過來。

鼻涕叔,泡一大碗泡面,坐在過道窗邊用餐。褲腿吊起兩節,腳邊放一瓶白酒。鼻涕叔,一邊吃面,一邊吃酒,一邊咳嗽,一邊擤鼻涕。鼻涕,直接噴到過道的地板上,或者,濺射到其它方向,防不勝防。“沒事兒,列車員一天得拖好幾次地板。”

我上廁所,經過鼻涕叔身邊,我都得小心翼翼,防地雷那樣,跨過鼻涕叔布下的鼻涕陣。

 

夜幕,將落下。

和平的洞,老長老長。列車鉆進去,窗外一團黑。窗上原本的動畫熒幕,像掉了電,久久不見動畫再顯。

 

列車鉆洞的時候,手機沒了WiFi信號。

玩微信聊天的人,只得暫時中斷一下。

 

每到一站,列車員都不讓未到站的乘客下車抽煙溜達。

列車不含糊。

已經晚點不少時間了,列車不想再晚下去。

一到站,客一上齊,就開車。那才叫爭分奪秒。

為此,該向列車和列車員,豎個大拇指。

 

豐城南站

半夜,半夢半醒中,列車停了。

看手表,146分。

列車,停在一處,叫豐城南站的地方。這地方不在K34的運行時刻表里。

不知停多久了?不知還要停多久?

窗外,閃過3列火車,不知開往何方?

列車,是例行停?還是臨時停?沒有人告訴我們。

車廂里,沒有了隆隆行進的聲響,只有頭頂空調風口送風的呼呼聲,還有對面中鋪那個中年胖子打呼嚕的聲音。那家伙睡眠,忒好,難怪胖成那樣。

列車的安靜,讓人不習慣,也讓人沒了脾氣。

 

列車歇著。

半夜三更,我躺著。

卻睡不著。

 

睡不著,便胡思亂想:

中國鐵路,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生態群落?

中國鐵路的生態群落,其實,是一個等級世界。像印度的種性,等級分明:KTDG;一級比一級高,一級比一級速度快;高等級比低等級享有高速度的特權;可以用一個字來形容鐵路的生態,這個字,是;毫無疑問,鐵路的鐵律,低級的,讓高級的;不存在孔融讓梨的那種禮讓,只存在等級的尊嚴。

這一趟憑K34走的黃山之旅,對讓字,我深有體會。

K34K哥,是鐵路生態王國的小弟,位于等級體制的最底端。所以,你必須讓。天氣正常,無特別突發事件,你得讓;天氣反常,天災人禍,你更得讓。

龍舟雨天,結果,K34,更得一讓再讓。晚點,實屬正常。

K34的經驗告訴我,要想有尊嚴一點,或者趕時間,不要選K哥。

 

152分,我聽到列車的動靜:先是...”的放氣聲,繼而,一陣輕微的震動,然后,“哐當”一聲,列車動了。

列車,終于重新出發。

我,終于松了一口氣。

喜歡列車發出歡快的哐當聲,喜歡重新習慣列車轟隆的節奏,更喜歡列車,向著下一站,鷹潭奔馳。

 

鷹潭

我一直注視著手機上的高德地圖,看列車怎么走法。

這一段,豐城南站到鷹潭的鐵路線,看上去挺復雜的,鐵路網縱不縱,橫不橫,弧線又不完全弧線,總之,錯綜復雜,密如蜘蛛網。

不知列車怎么走法?

記得上大學時,乘坐廣滬列車到杭州,每次到鷹潭之前,總得先進入向塘站,然后,列車頭尾對調,換個方向,相當于走成一個人字型。其實,經過湖南株州,也一樣。經這樣的三番幾次的人字折騰,得耗費不少時間。

令我驚喜,我發現,現在不這樣走了!當然!這已經是哪年哪月?怎么還會照老樣子走?列車,直接,一條弧線,繞過去,與向塘無關,徑直往鷹潭,長驅而去。

看著高德,代表K34的那個點所走的軌跡,我不禁心里歡呼,哦!爺!萬歲!

 

過了聞名的鷹潭,就是又一個聞名的地方,景德鎮瓷都。

 

景德鎮

到景德鎮,天已亮。

進入景德鎮地界后,四處是巨大的煙囪,像核電站的煙囪那么巨大,一個個正往天上噴涌濃煙。我真懷疑,景德鎮躺著許多巨人煙民,沒日沒夜地吞云吐霧。我想,要洗這些巨人煙民的肺,得花多少森林綠地?

我看不懂,那煙?那云?那霧?

我也看不懂,景德鎮,到底算瓷都?還是霧都?

 

對面老伯要下車了。

下車前,老伯想聊天的興趣突然爆發。他也扯著習慣性的大嗓門,不管那時還是早晨的56點中,很多人仍睡在夢里,聊起景德鎮。他看我拍了景德鎮的大煙囪,就說,現在已經好多了。原本很多煙囪都和城里的居民一起,住在城里。一天到晚,城里的天空總是灰蒙蒙的。后來,講環保,煙囪搬家,都搬郊外了,搬到沒人住的山里。老伯,一邊數說著以往,一邊偶爾咳幾聲。老伯還說,沒得辦法,景德鎮不會做別的事情,只會燒瓷。要是把煙囪的煙頭掐滅了,很多人就沒飯吃了。我靜靜地聽著老伯的大嗓門,偶爾點點頭,算是對老伯的話有一個禮貌的回應。別的,我能說什么呢?難道我說,老伯,求你了,別燒了好不好?

后來,老伯下車了。一手拖著拉桿箱,一手提著一個老式的手提袋,步履說不上輕盈,畢竟上了歲數。

列車開出景德鎮之后,不知怎么搞的,我的嗓子眼有點癢癢的。我得很努力地咳出來,而且,要咳一陣,才止得住癢。還好,過了景德鎮就是安徽黃山地界了。黃山的山林茂密還不燒瓷。我就不用咳嗽了。

 

瓷都也好,霧都也罷,過了景德鎮,太陽出來了。讓黃山之路走起來,順暢一點。

東方紅,真好!

 

黃山

次日,9:10K34次列車,停靠黃山站,比列車運行的計劃到站時間晚點1小時40分。

提心吊膽過了一夜,不知晚點晚成什么樣子。結果,一天亮,就“一天都光曬!”

從鷹潭開始,列車發力,一路追趕,搶回丟失的時間。最后,總算減少了晚點的時間,順利抵達黃山站。一點都沒有耽誤我心目中設定午前到達山上的目標。

K34還將往前方開行,向著終點站,蘇州。

我在黃山站下了車。

40年后,再上黃山。

K34舍我前行。在它上面還有哪些故事會發生,我不得而知。

作者簡介:退休教師,酷愛文學 早年,計算機,工學學士; 當過知青,做過工人,恢復高考上大學; 然后, 國企,工程師,高工; 私企; 下海; 上岸,返身入職高職學院,任教,十數年,直至退休。

上一篇:紅樓夢作者考證 下一篇:夜思量 自難忘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熊德文 對 闌珊處 的評論
..
熊德文 對 闌珊處 的評論
樸實的話語,濃濃的思念!“從..
蘇內河 對 朵朵 的評論
你為什么要跟團出游..
劃船老人 對 邢臺十大傳 的評論
寓教于樂..
劃船老人 對 悔恨 的評論
柳照水中近如梳好句..
河南快三开奖纟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