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江城((八十六)

時間:2019-06-21   作者:樺林邊緣 錄入:樺林邊緣  瀏覽量:110 下載
     我爸就較快地走過幾條大街,從漢中路,往位于江城西南一帶位于城邊的電燈公司走去,這其中就要經過正在打仗的中華門。
他在向一條大街走著。此時,往日非常繁華的中央大街,各種商家和不同身份的人來往于嘈雜熱鬧的街上,還有街兩邊的商鋪,家家洞開,賓客光顧,真是多么繁華誘人的城市!而現在,中央大街上空蕩蕩的,人來人往的景象再一不見了,就像這些人從空氣里蒸發了一樣:街兩邊的店鋪大門全關,就是樓上和相鄰住家更是關門抵戶,空留掛在非常冠冕漂亮的門邊墻面上的燙金招牌,還有一些被炸得灰色樓頂邊露出的缺口和伸出樓頂口去的幾片還沒有落下去的瓦。我爸又憤慨,又感到心里難過。他走了這么久了,幾乎就沒有碰到人,或者看到人仿佛這些街和這些房子都是擺在他兩邊的形同紙做的紙房子似的。
我爸爸再次感到自己的腦袋仿佛是空的,五臟六腑都不存在了,完全就是他一個人的影子在動一樣。我爸想:這還是一座城嗎?這還是家嗎?這時,他才明白:媽媽為什么老是擔心,坐臥難安,一個人除了家,還有自己的親人,可是在日本侵略者的攻城下,他們一家,一個幸福甜蜜的家庭能存在多久……
這時,我爸爸走過了這條街,剛到街口,就看到兩個行人,身著灰色衣服,滿臉惶恐,行色匆匆走得非常快,從他前面的街口趕緊跑了幾步,忙不迭失地穿進了一條小街,仿佛他倆的后面有人追殺一樣,仿佛擔心有飛機從他們的頭上房子躥出來,炸他倆似的。
我爸就往前走,這一段沒有人,一條長長的大街仿佛除了房子和樓宇,連個人氣都沒有,就像他呆在一個無人的空間一樣。
又走了十多分鐘,爸爸就到了江城的中華門。此時是1937年12月10日接近16點,在陰沉的天色里,中國軍隊和日本軍隊正在進行攻城和守城的針鋒相對的、絕不退讓的戰斗。我爸爸明白他的弟弟國軍第32師11團四營營長張俊斌,與他的戰士們肩并肩,面對面地和歹毒無恥的日本侵略者戰斗。我爸情不自禁地往側南過去有幾百米距離的中華門看了看:而這時沒有槍聲,顯得非常的安靜 !跟人的感覺是這里沒有戰事,連一個日本鬼子的影子都沒有看見,好像這里就沒有發生過戰斗。爸爸在納悶。他想自己的弟弟張俊斌營長和他的戰士究竟在做什么,為什么沒有看見他們在行動,至少在這里應該看得到人。
不過,爸爸忽然看到有戰士背著受傷的戰士從下城樓的石梯上匆匆下來,還有臉上有點血的、兩個戰士一個抬腳,一個抱對方的雙臂較慢地走下石梯朝大街這面走來。有血從受傷戰士挨近地面的背上往地上流滴著,就像是他兩抬著一個漏水的桶一樣。
這時,爸爸才意識到現在處于戰斗的間隙。同時,爸爸非常高興,他沒有看見日本鬼子,這就意味著江城還在中國軍隊的手里。
    然后,我爸爸走過中華門,過幾條小街,又走了十多分鐘,就到了電燈公司。
看門的程老師傅50多歲了。他厚道熱情,有些矮,臉上都有很多的皺紋,一雙眼睛和善、臉略有些圓。他看門都有多年了。他原來在裝品車間工作了多年,這老了,就被老板安排出來看門。他身著一件灰色的厚棉衣,看上去舊,據說穿了很多年,都舍不得換掉。他有兩個兒子和一個女兒都長大在江城有工作。
程師傅坐在木凳上,端起他的一個舊而白瓷的茶盅喝了口茶,他已經感到屁股都坐麻了。他就站起,讓發麻非常不舒服的屁股減緩一下,也看見了我爸爸匆匆地從外面走進公司大門,看到我爸爸飽滿的額頭上和漲紅還沒有消退的臉上流著細細的發亮的汗水,同時,老程師傅感到我爸神情疲弱、陰郁。就招呼道:“老弟!”
我爸爸聽到了程老師傅在招呼他,就走到他的小看守室窗口旁。
“程大哥。”
程師傅有些奇怪問:“你怎么才來上班?”
“我們那里被日本人的飛機炸了。隔別胡同里的李正東大哥為了救我的妻子被炸死了。我就喊了四五個人幫把他抬出城埋了。”
老師傅聽了,都非常的驚訝!過了會,他認為我爸肯定太累了,就立刻對我爸爸說:“來,張老弟快進來坐。”爸爸就搖搖頭,他不想坐。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韋明方 對 消逝的王城 的評論
寓情于景,信息量大,拜讀。..
文思兒 對 成功始于決 的評論
只是我那一年有老師邀請去參加..
文思兒 對 文學好比上 的評論
只文章我是的有一天審核好文章..
會心一笑 對 你的笑,勝 的評論
可能天下老師都是這么想的..
韋明方 對 專家(3) 的評論
社會現象令人深思!..
河南快三开奖纟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