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江城((八十八)

時間:2019-06-21   作者:樺林邊緣 錄入:樺林邊緣  瀏覽量:128 下載
    的他看了看頭上面那有些成舊爛的瓦蓋頂,傍晚灰色的無生氣、冷冷的天空映襯在一往西側延伸的單調的房頂上空,在打到房子的側面大半墻頭上,還有些發干的枯草,一動不動地呆在墻上,孤零零地既望天上,又看著下面路過的工人。我爸爸就匆匆到圍墻的轉角,一轉身,消失在轉角處……  
     現在是12月10日17點多鐘,在江城東北郊金風山(紫金山)。  
如果你在冬日的山上,往接近傍晚的天空一望:在滿含寒氣的有些呈烏的白亮亮的天上,雖然,要到天黑了,也沒有出現明顯的灰色的云,只是有些淺淺的凌散小塊的云片  
在高遠無邊的天空上紋絲不動。可天色在不知不覺中漸漸地變得發暗了,只是,還不輕易地看出來。  
金風山的暮色來了。看著斜側面的山,還有從陡坡上慢慢延伸到山腳下的帶條狀的坡坎。山上是一色的光溜溜的樹子,在遠遠的前面的山上,看到都往山的前面在有些伸出去的山頭  
讓山上的中國軍人感到是那樣微和,就像一個躺在母親懷里的孩子一樣。而就在眼前,在王營長他們的身后、身邊,一大片干枯的林子在兩天前由日本鬼子的炮火炸得的大部分的樹木成了黑乎乎  
木炭。  
有些倒在被燒黑的地上,有些樹頭斜掉在較密的幾根像光骨頭的樹子間,看上去,有些樹林剩下一片空隙,再過去,也有一些未被燒著的樹子和燒黑的樹子還是這樣凄切地直立在冰冷的天空中。這一面大片的林間空地上的枯草也被燒黑了,就剩空地邊緣部分還隱約看見一些干枯的草的一側面。不過,金風山還很大,還有另一廣大樹林,有些還能看到墨綠色的葉子。  
在隆冬暮色中,金風山的山勢在沿著陡斜像折皺的山坡,往上動人地直到呈暗紫色的山頂。在早已脫去了往日漂亮衣服般的山崖和山腰里,同樣還生長著光溜溜的楊樹、榆樹等,那往上舒展的有些彎曲的樹枝,就像一個人的胳膊一樣,齊齊的向灰白色的晚空舉著。這時往山崖和山腰望去,在高低不一的在時而密集又時而顯現一些樹林的大小不一的空隙處,你能看到鼓一溜、橫豎一塊的暗紫色的山壁。這時的金風山置身于灰暮暮的并不安寧的傍晚里。  
因為,就在半個小時前,有一場戰斗暫停了。  
“耿排長,從日本鬼子在前天來,要快兩天了吧?”21歲的戰士朱小山說,他坐在26歲的年輕的二排長耿挺身邊,手里拿著一塊灰布在擦放在他大腿上的步槍;然后,他又把槍支在大腿上,左手扶住步槍,右手開始上下擦著。他身邊是略微發暗的潮濕呈紫紅色的山頂面。他一個背都是濕冷冷的,令他不舒服。全身筋疲力盡的王智光班長,他干脆把自己身子又橫仰在冷硬的地上,雙手放在他緊系著寬皮帶的肚皮上,這樣才安逸了些。  
膚色有些黑,看上去純樸,對人真誠,有些虎里虎氣的,愛躺在戰壕里雙手枕在腦后的二排排長耿挺回答:“從剛才這一仗算起,有兩個晝夜半了。不過,日本鬼子叫得兇,把大炮都用上了,還是沒有把我們怎樣。”  
王班長說:“這幾天來,鬼子死的比我們多。至少有幾百個吧,我們就兩百人傷亡。”  
耿排長用手拍了下他的軍衣,欣慰地感嘆道:“隨著連長和一些人死了,我們的指揮體系還完好,總的來說,沒有亂。”  
王班長沒有這樣樂觀。他起身,吐了一口水:“你們說,這會鬼子在干什么?”他并沒有倒下去躺著,并看著耿排長,他覺得朱小山擋住他的視線。就直接說,“朱小山,你坐過來。不要擋住我了。”  
朱小山心里就不快。但王班長立刻先站起來,不管朱小山高不高興,就一把拉了一下朱小山的手臂,這下,朱小山臉都紅了。“班長,你干什么?”  
“走開。”王班長直接喊了一句,用眼睛鼓著朱小山。  
“哎呀,你就是……”說完,朱小山瞪了班長一眼,他知道班長什么都好,就是這個脾氣令人夠嗆!  
“你怎么對小山這樣?”耿排長責怪王班長。王班長頓時就臉紅起來。然后,就轉身向呈紫紅的在兩天前、被炸得有些小坑般他左邊泛著紅色戰壕上邊。在往后,就是在較遠向凄清的天空樹立的燒黑的樹干。他雙手叉在身著淺黃色軍服腰間系得略緊的皮帶上,在他兩側有坐著,站著的戰士們的腳邊過道,時不時有部下走過去。他覺得自己還是不應該對朱小山耍性子,這樣,連耿排長都對自己不感冒了。王班長也不滿自己的這一舉動。就站住,從自己的軍衣口袋里,拿出一支煙點上,大口大口地吸煙,就像是他大口吃飯。他黑紅的臉龐,一對酒窩在他吸煙的情形下一動一動。他左手插在緊系著在他腰間上的寬皮帶下的褲兜里,在他的黃色帽檐上,在帽子有點發皺的正中間,有一顆青天白日徽章,在英氣的帽檐下,閃動著一雙厚道、而脾氣急、勇敢的眼睛,方正的鼻子下,一道誘人的黑乎乎的胡子,還有一張嚴謹溫厚的臉龐。還是左手插在系著略緊的皮帶下的褲兜里,在前面一處橫在紅色土塊般鼓起的戰壕壁拐過去,走了一段。就聽見他知道的一連一班他的副班長武耀祖又響亮又刺耳的聲音。這時,武副班長他身邊站著三個新兵只有十八、九歲。還有站在武副班長身邊的孫志,是一個老兵。武副班長對他訓斥,就像他們的頭上有個廣播,對著他們喊一樣。這時,武副班長一回臉,看見了王班長。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老肥腚 對 逍遙江湖路 的評論
謝謝朋友們點的支持..
猶昏作醒盼君歸 對 作者的幻想 的評論
各位筆友留個評論如何?..
老肥腚 對 逍遙江湖路 的評論
感謝有一位讀者一直在關心拙作..
ATANGO 對 秋分 的評論
秋分時節,白天黑夜一分為二,..
劃船老人 對 夏日里的寒 的評論
犯經驗主義有時會吃一些苦頭..
河南快三开奖纟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