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江城((九十)

時間:2019-06-21   作者:樺林邊緣 錄入:樺林邊緣  瀏覽量:132 下載
     本來,王志光班長還想連三個新兵也一起教訓,而他又覺得,這些話不只是對孫志說的,也是對三個戰士說的,畢竟,他們都是國軍從中國的農村抓來的,本身是非出自他們本意,都是頭次上戰場,最多只訓練了幾天,就上抗日的戰場。有些是頭天被抓來,第二天就打仗。由于中國軍隊在三個月的淞滬大戰中,大量的具有指揮和有才能的指揮官和老兵,大部分都戰死,有急于從戰敗地匆忙意志消沉,沮喪都逃回到江城的官兵;再加帶著勝利的威風,不肯罷休,一群兇惡、道德有問題的日本主戰軍官,比如有我們小說里的小島一郎、鈴木壽夫、柳生司令官,還有在日本皇族上層,忠實堅定地主張占領中國,以中國為戰爭基地的日本天皇裕仁的皇叔:朝香宮鳩彥的思想影響下,從三 百公里的淞滬戰場瘋狂而兇狠地向中國的首部江城追殺而來的殘暴鬼子。這時,面對著像厄運再次飛來的國軍,在大量缺乏有經驗的將士的情況下,大部分將領內心充滿了恐慌,士兵大都是斗志渙散……
      “營長,你就去忙你事吧,這個時候,全營都離不開你。”戰士鄭大龍說,他背靠在濕冷的泛著紅明明的戰壕壁上,肚子受了輕傷,不肯離開陣地,王營長就坐在他身旁,勸他回到在夫子廟里的臨時包扎所休息。小鄭也干脆不理自己的營長,而王營長就讓王必成連長和黃加偉排長去檢查巡視戰士的狀況和需要解決的問題,他倆都是張柱連長戰死后,依次晉級的。
“我已經讓王連長和黃排長去做了。你的肚皮包扎后,也痛。“
“營長,我這點傷對我沒有影響。等會,鬼子沖上來了,我照樣拿槍,我們上一仗,和我一起當兵的鄭大貴、李洪松都死了,他們才23歲、25歲,兩天來,都沒有傷著,這一下,李紅松頭被鬼子的子彈打爛,當時,他的腦漿都流到我的身上,他痛苦著,話都沒有說,就一會兒不到死了。”
“哦,我看見你的手背這一節是濕的。”王營長也注意到了,他右臂上有些發皺的軍衣還是有一小塊濕的,還有些散碎血跡。
鄭大龍就說:“這是這里。”他本來干脆的性格。又再次重復,仿佛要讓自己的營長看清楚。
他要為戰友報仇的急切念頭,讓王營長看得明顯。
然后,他的眼睛疼得閉了會,本想還要說,右手離開捂著肚皮的左邊。
王營長就沒有再說話,他感到自己還是盡量少說。這時,他看見血從他包扎后的淺黃色的軍衣里浸流出來,鄭大龍就哎喲輕哼一聲,血流到系的較緊的肚子上的皮帶上。王營長就立刻拿出自己的手帕,為他流出的在皮帶上的血輕輕擦凈。
“營長,你的手帕會搞起血的。”鄭大龍忙說。同時,也感動!
王營長說:“你盡量少說話,還要少動,以免肚子又疼。”
“這沒什么。”
“看起來你的傷不輕呀!”王營長覺得不是輕傷。
“營長,人家張軍醫說,這是輕傷,可以不下陣地。”鄭大龍有絲竭力地說明。
王營長眼光中含著擔憂。就把手放在鄭大龍的手上:“實在撐不住,你就回到廟里去歇歇。”
鄭大龍立刻回答:“營長,我能撐得住。我還要打鬼子。”
這時,王營長也非常感動。就看見在越來越暗淡的天色中,炊事員老趙一人挑著兩實妥妥羅兜的飯,正從他前面的戰壕上走近。然后,王堅營長就從鄭大龍身旁站起,從戰壕里走上了一條土階上去。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老肥腚 對 逍遙江湖路 的評論
謝謝朋友們點的支持..
猶昏作醒盼君歸 對 作者的幻想 的評論
各位筆友留個評論如何?..
老肥腚 對 逍遙江湖路 的評論
感謝有一位讀者一直在關心拙作..
ATANGO 對 秋分 的評論
秋分時節,白天黑夜一分為二,..
劃船老人 對 夏日里的寒 的評論
犯經驗主義有時會吃一些苦頭..
河南快三开奖纟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