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隨筆 >> 內容
內容

這里的七月不“流火”

時間:2019-07-21   作者:涼州一鳴 錄入:涼州一鳴  瀏覽量:555 下載

“七月流火”一詞,出自《詩經·國風·豳風》“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一之日觱發,二之日栗烈;無衣無褐,何以卒歲?”

這是一個被高度誤用、望文生義,似是而非、習焉不察的成語。

其真實意思,是說在農歷七月天氣轉涼的時節,天剛擦黑的時候,可以看見大火星從西方落下去。然而,“七月流火”多年來卻常被誤用來形容暑熱,“這里的火”即指“心宿”,就是“大火”星。每年仲夏午月黃昏,“大火”位于正南方,位置最高,而到了七月黃昏,它的位置由中天逐漸西降,“知暑漸退而秋將至”。人們把這種現象稱作“七月流火”。

今年的夏天格外的炎熱,呆在外面一會,不是嗓子冒煙了,而是著火了,我們居住的小縣城雖然不是“四大火爐”城市,也比不了“火洲”吐魯番,但他的炎熱也是熱浪滾滾,排山倒海。

這里的七月不“流火”。特別在早晨八九點鐘,太陽已經懶洋洋的掛在半空,在外面走上一遭,衣服都能夠擰出水來來,坐在房子里,很明顯的可以感覺到臉上、脖子里、后背上汗珠在走路的痕跡,汗珠順著皮膚在緩緩的滑行,癢癢的,似有蚊蟲在叮咬、滑滑的,好像水珠在滑行、濕濕的,似乎汗珠全部急不可耐的從毛孔里鉆出來,衣服上的汗漬,一片干一片濕,一口氣跑回房子里,端起桌子上的水杯,“咕嘟咕嘟”,一口氣把涼白開全部喝掉,直到肚子都打飽嗝了,可那種燥熱已經在身體里發酵了,仿佛在早晨洗了個桑拿。我有晨走的習慣,每次回到家中,第一件事情是沖進衛生間沖個涼,等擦干身上的水珠,燥熱才趕走了一半。記得上大學時,炎熱的七月,因為沒有條件沖澡,我們幾個同學一般是拿著臉盆排隊進洗漱間,然后一字排開,同時擰開水龍頭接水,接下來用涼水從頭頂往下澆,經常可以聽到鬼哭狼嚎的恐怖慘叫聲,那是冰涼的水碰到皮膚的物理反應,但我們樂在其中,等澆過第一盆水后,那種涼爽也隨著大學時代的遠去在我們的生命中留下炎熱和冰涼的印記。

這里的七月不“流火”。我的兒子小石頭常常對我說,“他需要涼氣,他的能量快用完了”等話語。等到有一天,這小子居然打開電冰箱,探頭進去,妻子在另一間臥室拖地,長時間呼叫無人回應,等看到惡作劇后,惱怒的妻子直接把小家伙從冰箱里“拎”出來,一頓胖揍,兒子委屈的告訴媽媽,外面太熱了,我需要涼氣,涼氣只有冰箱里有,所以要鉆到冰箱里去找“涼氣”,一番話讓我們哭笑不得,但還得給小家伙長個記性。

這里的七月不“流火”。我的父親常常在夏天,一邊大口喝著味同重要的罐罐茶,一邊自顧自的說天氣太“大”了。剛開始我百思不得其解,天氣除了了風雪陰晴,怎么還會有“大”和“小”呢。多年以后,我才漸漸明白,原來,這是農家人對天氣炎熱的一種說法。他們雖然文化程度不高,說出來的話卻很有韻味,能夠恰到好處的運用好程度副詞。一個“大”字,將暑天的熱描繪的有聲有色。在夏日里,你瞧,站在麥草垛前的老黃牛,尾巴不停的擺來擺去,那是在驅趕蚊蟲,伸手一摸,牛身上濕漉漉的,好似剛洗過澡一樣,那是天熱滲出來的汗水,汗跟牛毛粘在一起,一股牛糞味撲面而來;你看,看家的賽虎正“呼哧呼哧”的吐著舌頭,臥在陰涼處靜靜的看著,懶得叫喚了,你聽,蚊子像直升機一樣“嗡翁嗡”的盤旋著,一會飛到西,一會飛到東,在人類的皮膚上尋找合適的吸血點;你聞,那是媽媽熬的綠豆湯的味道,加點白糖,靜置冰箱里冰鎮片刻,絕對是夏日里最奇妙的冷飲……

這里的七月不“流火”。樓下的張阿姨和馬叔叔,為了避暑,居然把地下室重新精裝修了,地下室儼然成了避暑宮殿,夏日正午,走進去,涼颼颼的,好似天然清涼,進去了就不想出來了,晚上睡覺還要蓋被子,安安穩穩一覺睡到大天亮,既無蚊蟲煩擾,也無燥熱苦痛,看著喜歡的肥皂劇,喝著濃茶,聊著家長里短,日子悠悠然。對面小區的老徐頭,是個棋迷,見到小區門口支的棋攤,或是在街上看到殘局,那是堅決走不動的主,人送外號“棋迷徐”,而他的大號反而無人知曉,提到“棋迷徐”,大家都知道是那個嗜棋如命的老頭。這不,一連好幾天也看不到“棋迷徐”的人影兒,原來,“棋迷徐”熱的也受不了,直接跑回鄉下農村納涼去了,鄉下有一個小院子,院子里栽有一棵粗可懷抱的大榆樹,據說與其同歲,榆樹樹冠宛若大傘,枝枝蔓蔓,密密麻麻,是一個天然的涼棚,徐棋迷在樹下置一張躺椅,優哉游哉的,吟誦著“一點浩然氣,千里快哉風”,享受著屬于自己的夏日之樂。唯一不好的是樹太大,也成了好多鳥兒的家,猛不丁會有鳥屎掉下來,徐棋迷也一笑而過,只要可以乘涼避暑,那點鳥屎不足道哉,還調侃道,人家行的是狗屎運,我走的是鳥屎運!

    這里的七月不“流火”。“夏日吃西瓜,不用找醫生”。西瓜應該是夏日最受歡迎的水果。我的兒子小石頭最喜歡將買回來的西瓜放進冰涼的水桶,(不把西瓜放冰箱里是因為冰鎮西瓜很容易吃壞肚子)待到吃時,從水中撈出“殺”開或是一分為二,直接用勺子挖著吃,吃的滿嘴流西瓜汁,一副心滿意足的樣子,吃飽后,直接躺在沙發上,嘴里念念有詞,仔細一聽,竟然是“古藤老樹昏鴉,空調wifi西瓜……”,也不知道這小子從哪學的這些歪詞。

這里的七月不“流火”。前幾天,到鄉下走訪一好友,這位友人在院子里搭有涼棚,當我走進涼棚時,涼棚頂上滴滴答答在往下滴水,水珠斷斷續續,源源不絕,三面滴水,好似一道水簾,原來聰明的友人為了避暑,將水管鋪設在涼棚頂上,讓水沿著涼棚的四周流下來,形成水簾,既驅散熱氣降溫,也形成了一道風景,好不愜意。晚上閑讀古詩,讀到唐朝詩人劉禹錫的《劉駙馬水亭避暑》的一首詩。“千竿竹翠數蓮紅,水閣虛涼玉簟空。琥珀盞紅疑漏酒,水晶簾瑩更通風。賜冰滿碗沉朱實,法饌盈盤覆碧籠。盡日逍遙避煩暑,再三珍重主人翁。”頓覺我的友人和詩中的“劉駙馬”一樣聰明會避暑,一樣生活有詩情畫意。

    這里的七月不“流火”。……

    這里的七月不“流火”,但日子和生活卻在細細的、長長的流淌著,不管七月流火還是不流火,我們都要過好每一天,盡情的享受和珍惜每一天的時光。因為,一個轉身,很多個七月已經靜悄悄的從我們的指間流走了。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一只鳶 對 請尊重每一 的評論
一開始覺得老師詩中的“所以”..
一只鳶 對 又到蟹肥膏 的評論
好坦率的作者呀..
一只鳶 對 七絕 贈小 的評論
好開闊的心態啊..
一只鳶 對 青年的冷氣 的評論
請多指教哈..
一只鳶 對 高考之后 的評論
請多指教哈..
河南快三开奖纟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