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雪映山河滿江紅(35)

時間:2020-01-18   作者:默龍 錄入:默龍  瀏覽量:127 下載 入選文集

夜夜苦悶,夜夜歡愉的完顏宗美,并沒有表面看上去那么高興。

蟲族的人搜刮著臨安的風吹草動,他晚上聽說萱兒出家的消息,一夜無眠。

他心思深沉,康啟蕓也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也不敢問。一大早,他洗漱完畢,打了招呼,騎著馬出去了。

她問要不要帶幾個人,他說不需要,估計明天就回來,如果趙構明確回信后,后天他就會回到北國。

天明顯涼了,葉子落滿了山路,外面活動的人也很少,帝都顯露出衰敗的氣息。

萱兒心里一定非常苦,既然已經出家,就是和鳳凰涅槃重生一樣,已經死過一次了,應該不會再計較國與國的分別,只要她知道自己的真心,他會給她考慮的時間。

在接近玉露寺前的村子里,他見到了萱兒的丫頭曉紅,曉紅正和一個華服青年說話。

他在馬上對曉紅說:“曉紅,你家小—姐在哪里?”

在這里見到完顏宗美,曉紅也比較詫異,“顏公子是專程來找小姐的嗎?”

他點點頭,那華服男子不懷好意的翻著眼問道:“兄臺找萱兒有什么事嗎?萱兒此時不宜會客。”

他下馬拱手道:“這位兄臺,敢問高姓大名,你是萱兒的什么人?”

“在下張牧之,家父大宋樞密使張太師,諱字俊,萱兒的事情想必你也有所耳聞,她大喜之日婚變,心情特別低落,我奉相爺和家父之命,在此陪她清修,不允許外人打擾。我看今天在下是白來了,你還是打道回府吧。”

原來是張俊的兒子,完顏宗美根本就沒有打算吃他這一套,他看著曉紅,認真對曉紅說道,“曉紅,我要緊要事,必須見到萱兒。你帶我去見她。”

“哎,我說你這人如此無聊,我跟你說了這么多,都是白費,看來不教訓教訓你,你不知道本公子的厲害。”張牧之劈手向完顏宗美臉上打來。

曉紅驚得說不出話來,完顏宗美的火兒已經憋了好多天,張牧之這么放肆,他哪里忍的下,左手一格,右手啪的一掌就打在張牧之臉上,速度之快,張牧之根本就反應不過來。

“好啊,小子,你敢打我,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肉。”張牧之拔出佩劍,就向完顏宗美刺來。

兩人打在一處,曉紅見要鬧出人命,拔腿向玉露寺跑去。

萱兒穿著灰色僧衣站在完顏宗美面前的時候,完顏宗美已經把張牧之打的落花流水狼狽不堪,“顏施主,佛門清靜地,請制怒。”萱兒木木的說。

完顏宗美的相思早集聚的如火山的巖漿,見到萱兒和初見時臨花照水的風姿判若云泥,心里疼的說不出話來,只呆呆的看著萱兒,眼中好似有淚光盈盈。

曉紅知趣的拉起地上的張牧之去到別處,完顏宗美穩穩情緒說道:“萱兒,我有話要對你說。再不說,我會瘋的。”

萱兒說道:“顏施主,小尼法號明空,這世間塵緣已盡,已經沒有萱兒了。”

玉露寺后面是竹林,隆冬的竹子都是瘦骨嶙峋,萱兒跟完顏宗美走到林子里的石徑上,完顏宗美說道:“你的塵緣已盡,我的塵緣未了,萱兒,你知道我有多愛你嗎?”

萱兒以前一心都在韋一鴻那里,對于完顏宗美的心思都是忽略狀態,聽完顏宗美娓娓道來,知道還有一個人如此真心的思念著自己,自己相思的煎熬,和他的何嘗不是一回事,愛一個人,那個人卻在愛著別人,這種滋味午夜夢回時候,格外刺心。

“顏施主,你既然與家父是忘年之交,為何不向家父提親?直到現在才來向貧尼說明?”萱兒知道這個顏大哥就是金國小皇子,她想看看他怎么說。

“萱兒,我的真實身份是金國六王爺,我叫完顏宗美,相爺就是我的授業恩師,我的漢學都是相爺一手傳授。我這樣說,你應該明白了,我為什么不能向相爺提親,兩國對壘,大宋相爺的千金怎可許配金國的王爺。”完顏宗美說道。

“照你這般說,我爹主張議和,也是你們在背后脅迫的嗎?”萱兒似乎有些明白秦檜的立場了,內里竟然有如此淵源。

“萱兒,國事太復雜,我對你的情,絲毫不比韋一鴻少,你只需要知道我的真心,你遭此變故,難道要在古佛青燈下渡過一生?萱兒,這些年我也累了,打打殺殺,生靈涂炭,不是我想看到的。跟我走吧,為了你,我可以放棄一切,我們隱居到一處清靜所在,沒有人認識我們,沒有人打擾我們。”

“完顏施主,我意已決,繁華都是浮云,已經散去,情緣如流水,無語東流,你見到的不是實相,我是女人,紅顏易逝,照成青絲暮成雪,那時你還會愛我嗎?你的愛,只是寄予在一具臭皮囊上。你的愛,只是內心對我不斷添枝加葉的結果,你愛的,只是你想象中的那個人,秦萱兒只是你意中人的一個代稱而已,施主,還是請回吧!貧尼還有功課要做!”

萱兒雙手合十向他行禮,,然后轉身向玉露寺走去,把完顏宗美獨自丟在那里,他看著她的背影,玉露寺灰色的墻,高聳的大殿,秦萱兒灰色的僧服,就像灰色的深淵,他怕萱兒一進入那個深淵,就永遠再見不到她。

他快步追上她,站在她的面前,緊緊抓住了她的手,驚詫的看到萱兒已是淚流滿面,萱兒嘴里反復念著阿彌陀佛,“萱兒,求求你,不要再折磨自己了,也不要再折磨我了,沒有你,我真的是活不下去!”

“萱兒,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折磨自己了,重新開始,答應我,重新開始,好不好,萱兒,答應我,好不好,現在我們就離開這個鬼地方!”他因為激動變得語無倫次,用力搖著萱兒的手。

任完顏宗美怎么說,萱兒嘴里仍然念著佛號,為了不看完顏宗美的眼睛,她閉上了自己的眼睛。

曉紅和張牧之在遠處看著完顏宗美擋住萱兒的去路,看看時候也差不多了,曉紅上前去解圍,“顏公子,還請放了我家小—姐,寺里還是有規矩的,小—姐回不去,是要受處罰的。”

萱兒無動于衷,他只得放開萱兒的手,他跟著她們來到玉露寺山門,發現自己的馬已經沒有了蹤影,他心內大駭,卻看到韋一鴻表情嚴肅的看著他,張牧之也看了韋一鴻,怒罵道:“姓韋的,你把萱兒害的還不慘啊,你還敢來,今天我就結果了你這負心郎!”說著拔出劍瘋狂的撲向韋一鴻。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星雯 對 《業余文學 的評論
遲到的我?遲到了嗎?。。。沒..
艾娡 對 花開的聲音 的評論
看到此文,被你感動了,我也想..
艾娡 對 水調歌頭  的評論
好詩..
寒士 對 春枝 的評論
不錯..
寒士 對 小園早春 的評論
休學頑童捏蛋泥畫龍點睛..
河南快三开奖纟结果 山东十一选五前三直 股票分析师怎么考 同花顺炒股软件使用教程 中原河南麻将下载 科乐吉林麻将手机版下载 排球队员 金配资 吉林十一选五遗漏数 pk10免费软件 万科股票 pk10 单机四人麻将下载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600864 上海快三漏 上证指数腾讯财经 闲来贵阳捉鸡麻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