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散文 >> 內容
內容

忘不了的饑餓滋味

時間:2020-01-19   作者:遠山谷 錄入:遠山谷  瀏覽量:211 下載 入選文集

歲月流逝,許多事淡忘了,甚至完全忘卻

但有些事一輩子忘不了,最忘不了的,是饑餓刻骨銘心的記憶。

1953年國家糧食“統購統銷”,農民生產的糧食國家統一收購,全社會所需要的糧食都由國家計劃供應。那時候生產力低下,糧食不多,很多人家不夠吃,尤其是多子女家庭。我家兄弟三個,米不夠吃,靠瓜菜代,代得最多的是番薯。番薯吃多了,燒心、脹氣、吐酸水,胃不舒服,不懂事的我們就嚷著“不吃番薯”小弟弟更是成天哭鬧著“要吃飯”后來又得了病,本來身體就孱弱的他,更加骨瘦如柴,連病帶餓三歲多就死了。

    這次的糧荒,對于我母親來說,等于給應對三年困難時期的大饑荒,進行了一次預演。雖然預演中,她失去了自己“三崽”,是個痛苦的失敗者。因為失敗,她十分恐懼一家人沒有飯吃的日子;因為恐懼,她更加拼死拼活地辛勤勞作,總想多收成點番薯、豆子,以備荒時;也因為恐懼,她更加節儉度日,精打細算,避免一家人餓肚子。母親常對我們說“要把有時當作無時過”。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經歷過糧荒沒飯吃的日子,我母親總是不忘為家里備糧備荒。

    三年困難時期,全國都籠罩在饑餓的恐怖氣氛里,時有某地又餓死人的傳聞。我雖未曾親見路邊餓殍,卻的確看到不少由于營養不良而全身浮腫的人,也常常看到來自湖南、安徽的饑民。我老家贛西與湖南湘東交界,從湖南那邊來的饑民很多。1960年我們江西的情況比湖南稍好些,那邊來的饑民還能在我們村子里要到些許吃食,進入一九六一年,我們也不太行了,各家的存糧幾近告罄,一些人家也沒有飯吃了。外來饑民餓得沒辦法時,見誰家的菜園里有什么可吃的,便進去采摘什么,放進嘴里。 一次,有個婦女帶著一個小男孩正在我家菜園里采菜,我媽媽看見,不但沒有喊停她們,反倒轉身進屋裝了一大碗半干不稀的大米和豆子煮成的爛巴飯出來,遞給那個女的說:“你們娘倆吃一點吧”,突然 “撲通”一聲,那女的在我母親面前跪下,眼淚奪眶而出說:“大,恩人啦!”,我媽媽立即將她扶起,說:“快吃吧,孩子太可憐了!”看著那孩子狼吞虎咽的樣子,我媽媽竟在一旁抹起了眼淚。

    1961年5月,進入最困難的日子,一天我和爸爸送貨去龍田供銷社,姑姑家就住在附近。那時姑姑身上有喜,爸爸執意要去看看懷孕的姑姑。來到姑姑家,看見煮好的稀粥里沒有幾粒大米,爸爸回家就對媽媽講了這事。第二天,媽媽就叫我和弟弟背了小半袋米去送給姑姑,并一再叮囑我“到姑姑家放下米就轉身回來,千萬不要在姑姑家吃飯。”小半袋米,大概不到二十斤,雖不值幾文錢,但當中的情義無價,那個大饑荒的年代,許多人都面臨饑餓和死亡的威脅,這可是救命的啊!

    為了應對持續饑餓帶來的死亡威脅,我媽媽學會了“有備無患”,她是早有思量安排的。當鄰居家還在吃香噴噴的大米干飯時,我媽就開始用大米拌合著雜豆或番薯在一起煮爛巴飯了;當人家的孩子還在放開肚皮任吃飽的時候,我媽媽早就給我們限量供應了。這樣做的好處是明顯的,一年多以后,當鄰居家的孩子端出來的是照得見人影的稀粥時,我們家卻還能吃上能稱之為爛巴飯的飯。當村里一些人家陸續出現斷糧,不得不挖蕨根、挖野菜回來充饑,甚至揭不開鍋的時候,我們家的鍋蓋揭得開,她還讓孩子們吃上一碗濃稠的稀飯。但是,一餐一碗稀飯,對于我們幾個正在長身體的孩子來說,哪里夠啊,我們還是成天饑腸轆轆,有時候餓得心里發慌,頭暈眼花,那饑餓的滋味真不好受。

    我父親搞運輸,拉板車幾十里路,一碗稀飯怎么能頂得住,想來他更是餓得慌。對于我父親,饑餓的滋味,不僅是胃里不適和腿腳無力,更有心理和感情上的苦痛。一年到頭,累死累活,一家人吃不飽三餐飯,他覺得自己對不起老婆孩子,有點心灰意冷,我聽他喪氣地對母親說“飯都吃不飽,萬事休矣那意思是說命都活不下去了,還能做什么呢、啥事也做不了。好在父親說歸說,為了孩子為了家,忍著難耐的饑餓和心中的苦依舊天天早出晚歸,著車“馱”著貨,賺幾個腳力錢,買幾斤高價糧來努力養活一家人

    媽媽當然知道,一碗稀飯孩子們不夠,賣苦力的丈夫更不夠。家里雖然還有點糧食,短時間里或三兩個月之內,要煮點大米干飯,讓孩子們和丈夫吃個飽也可以做到,但吃完這三兩個月又怎么辦呢,誰知道這可怕的饑荒還要拖到什么呢,我媽媽的盤算是省著點吃,才能多對付一些日子,只要能“吊住這口氣”,熬過饑荒,全家人就會有活路。

    所以母親讓我們在吃不飽、死,勉強“吊住這口氣”,全家人在饑餓狀態艱難度日。那些日子里,我有時候做夢都在飽餐,覺得挺過癮的,那時我們兄弟是多么渴望能吃上一餐飽飯啊。我們公社有個敬老院在涂下村的山上,里面住著全公社的二位孤寡老人,他們都是無子女的軍烈屬和五保戶。我父親每個月要上山三兩次,給老人們運送油鹽柴米和一些生活用品。我和弟弟最愛跟父親推車去敬老院了,原因無它,就因為中午能在那里飽飽地吃上一餐白花花的大米飯。父親知道我們的心思,只要時間不急,他常常等到周末讓我們兄弟去那里送貨。敬老院的老人,對我們很好、很憐愛,每次我和弟弟運貨去,都留下我們吃飯,而且飯菜給得足足的。而我和弟弟狼吞虎咽、總會吃到肚子撐才會放下碗筷。其實養老院也沒什么好東西,青菜、南瓜、辣椒豆腐而已,但我吃得很香很過癮。正如一位作家所說的“食物最香的原因,不是出自多好的廚子之手,不是多么優良的食材,而是——只有在饑餓時,你才會覺得,食物會讓人感恩,也會讓人流淚,更會讓人銘記。”真是這樣,這件往事、這些憐愛我和弟弟的老人,我都銘記在心了。

那場夢魘般的大饑荒終于過去了,多虧了我母親的思量和安排,才戰勝了饑餓,一家人都活了下來,熬到了政府開倉放糧救災的那一天,又迎來了改革開放、92年取消全國糧食統購統銷和今天的幸福時光。那場持續三年的饑餓雖然已經過去幾十年了,但它給我留下了記憶是刻骨銘心的,這也是我們這代人遭受饑餓的集體記憶。

市場上,雖然農產品琳瑯滿目、供應充足,大多數中國人都過著豐衣足食的生活,如果不防患于未然,天災與人禍,可能造成饑荒。再說,這個世界饑餓并沒有離去,全球還有近10億人沒有擺脫饑餓。現在,酒醉飯飽后的人們,到底有多少過來人還記得住那場大饑荒,又有多少年輕人了解那場饑荒,知道饑餓的感覺呢?

民以食為天”,糧食安全是關乎中國十幾億人口的飯事,比天還大。現在,聽說一些地方年輕人不愿也不會種田,都跑去城里打工了,老人在家種地,有些地也撂荒了,國家在大量進口糧食。西方如果哪一天要在糧食上卡我們的脖子,可就危險了。中國人的飯碗一定要牢牢地端在自己的手上,如果我們集體失憶,忘記了饑餓,不把它放在心上,稍有不慎,應對不當,可能鑄成大錯,致饑荒重來,饑餓再現,這可不是危言聳聽

喚醒饑餓的記憶,警惕可能的糧食危機,饑餓離我們或許并不遙遠。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上一篇:我的愛喝酒的老科長 下一篇:邂逅幸運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葉小蘇 對 一位“優等 的評論
其實我們差不多唉,但是沒關系..
一只鳶 對 一位“優等 的評論
希望在未來的教育中,我希望能..
星雯 對 《業余文學 的評論
遲到的我?遲到了嗎?。。。沒..
艾娡 對 花開的聲音 的評論
看到此文,被你感動了,我也想..
艾娡 對 水調歌頭  的評論
好詩..
河南快三开奖纟结果 快乐彩12选5 基金配资多少倍 辽宁快乐12前三走 短线股票推荐有哪些 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 股票推荐群 融资融券 快3娱乐平台 北京通州股指期货配资 长春麻将胡牌牌型 快3和值势图 国内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 北单竞彩官网 长城配资 足球比赛押注平台 血流麻将怎么胡的多 原始股骗局一般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