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華東情緣六

時間:2020-02-10   作者:想你 錄入:想你 文集:華東情緣 瀏覽量:116 下載
六夜宴
  當落霞浮在小鎮“好又來”酒店上空時,夜幕卻偏偏來遲。
  酒店內賓主相聚一堂,好不熱鬧,華東奶奶在老鎮長講過一翻話后,也慢慢站起,看著親朋好友,相鄰鄉親,看到華東時,由衷感到后繼有人,也放開嗓子高聲說:“感謝為我孫子高中捧場,大家光臨,感到高興,由于時間緊迫,款待不周,望各位請見諒……”
  奶奶說著話,大家都很歡喜,在宴請人心目中,華東才是他們真正驕傲。
  小鎮上出大學生廖廖無幾,由其是考上重點大學,這幾年是少之又少,加上小鎮地處偏僻,教學質量本身就不高。
  雖說有大學生來任教,但人員少也是照顧不過來,整體水平還是不理想。
  條件好家庭,都把子女,連帶戶籍,遷到市里云城去上學。
  本來小鎮中學教育參差不齊,真正在小鎮人考上可想而知,怎么會多呢!
  大家都在為小鎮人,前途擔憂時,華東卻異軍突起,最先是華匊和關朝天二姐朝燕,雙雙考上心儀大學。
  這次又考上柳城,全國聞名重點院校,小鎮人這屆考入大學有六人,又多了起來,難怪老鎮長也顫顫巍巍地趕來……
  老鎮長出席,證明華東這次高考成績,是能進得了他老人家法眼,這個榮耀也當之無愧。
  “知道嗎?據說華東成績,在整個云城是數一數二。”
  “怪不得,雖說華東家是鎮上紅人,但老鎮長能請來,可想是不一般好。”
  “張家兒女都是大學生,了不起啊!”
  發出感慨,都吃得舒暢,也樂在其中,紛紛攘攘,要華東在酒席上講幾句,也為小鎮同齡人鼓勁、助威。
  華東聽人群叫喊聲中,知道是推托不了,只得說。
  紅紅臉上,顯得很不自在,羞羞站了起來。
  身材卻顯露出一股陽剛之氣,甚為英俊,心中激動站了起來說:“感謝在座爺爺奶奶光臨,也感謝到場叔叔阿姨捧場。我有今天成績,也得靠在座和沒有來老師和同學們,關心和幫助,再次謝謝大家。”
  大家聽著華東話,才想起鎮上有“白面書生”稱呼,可是小鎮人從小到大,現在看來長大了,成熟了。
  從不會挑水,空水桶壓在肩上還一偏一倒,到后來多少大男人都不敢與比手提兩桶水,不用扁擔不說,還濺不出浪花而且一口氣到家門。
  為此,小鎮人在問?這是怎么啦?是吃了藥丸還是打了激素……
  華東端著酒杯,向大家一一致謝,出于禮貌也一口喝干了,杯子里清香甘醇。
  在一片掌聲中,有鼓勵也有欣慰,都在為小鎮自豪,希望更多學子學業有成,走出小鎮,為小鎮爭光……
  賓客盡歡,月色越濃,燈火通明酒店,也隨著客散店靜,漸漸落下了帷幕。
  靜靜街道上,兩旁房屋,偶爾還能看見人家,亮著幾盞燈,大都進入了夢境。
  只見路上行走幾個人,還在漫步、嘻笑、打鬧、走著、無憂無慮地緩行回家,在這寂靜街頭……
  “美香姐,今天知道喊郵叔,他不高興原因了吧!”有人打破了沉默。
  幾個年輕人走在夜暮街上,說著開心事、并肩走在回家路上,說話聲音自然是華娟。
  華娟一付小鳥依人樣子,挽著華菊右手,緊緊攥著,生怕大姐一不高興,以后就沒得玩了。
  美香用手指著天,像是在數天上星星,今晚月亮特別圓,照著她微笑臉龐,看著驕傲嘴在唇動:“怎么這么巧呢?關二哥他媽姓尤。”
  月光如水,照在幾人醉紅臉上,拉出長長影子,格外迷人。
  在酒店里,一女人站起時,說著話,聲音很動聽很輕柔,像荷花一樣挺撥。
  華菊看著美香笑了,指著那女人輕聲說:“穿荷花邊綠色長裙,打扮著有點妖艷、成熟女人姓尤,她就是關二哥媽,美吧!”
  “也就是說,我叫郵叔,關二叔老婆。”美香嘴瞬間成“蛋”型,驚呀表情!使在座幾人嚇了一跳:“看見什么了?這樣神不守舍。”
  “美香姐,怎么了?”華娟看著對面,明白了:“那是我尤四娘。”
  華東聽著她們談話,看著眼前美婦,雖然跟媽一樣也穿著長裙,但漂亮還屬自己媽,這就是親情吧!頓時也釋然。
  見美香表情,于是湊上前:“那是關二哥他媽。”完后也笑了。
  美香心里就愣了一下,怪不得,每次叫“郵叔”時,他是發自內心不滿,又隔于情面,不好明說。
  是他內人姓氏問題,正好他工作又在郵政上班。
  巧是巧,聽見有人叫“郵叔”,不久就變了味,但都不敢當面叫,看那身材就啞然。
  耳朵里卻有流言進出,男人最不可容忍,好像倒插門,改了姓。
  偏偏云城有這種叫法,也巧美香來自云城。
  第一見面就喊上,而且還是三姐家大閨女同學,看起來還很親密,又難以直言相告,只好怒目相向。
  “我就說嘛!每次我和美香逛街,關二叔遠遠看見我們,就像躲著瘟神一樣。”華菊竊喜,明知故問:“原來是這么回事?”
  華娟抿嘴,心說:“還閨蜜,有這樣嗎?”
  “你才瘟神,你全家……”
  美香嘴動,意識到問題,趕忙捂著嘴。
     與華菊開慣了玩笑,今忘華東和華娟在旁。
     “對不起,口誤。”
  “哼!虧我還姐姐長,姐姐短叫著,自己是瘟神,還說我們……”
  華娟故意很生氣說著,華東一旁拉開,忙說:“別人都說對不起了,就你會說話。”
  華菊在一旁,用食指指著美香,仿佛在說一句話:“看他們反應,怕要招殃了吧!”捂著肚子已經笑彎了腰。
  “好了嘛!都說對不起了,你們還笑,我是瘟神,行了吧!”
  “哼!這還差不多。”
  華娟頓時大笑不止,心里那個爽,別提多美了,就喜歡看美香臉紅、生氣樣子。
  “華東,走時我在云城送你……”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葉小蘇 對 一位“優等 的評論
其實我們差不多唉,但是沒關系..
一只鳶 對 一位“優等 的評論
希望在未來的教育中,我希望能..
星雯 對 《業余文學 的評論
遲到的我?遲到了嗎?。。。沒..
艾娡 對 花開的聲音 的評論
看到此文,被你感動了,我也想..
艾娡 對 水調歌頭  的評論
好詩..
河南快三开奖纟结果 好运南京麻将安卓版 意甲联赛积分榜20 河北20选5大星彩 股票配资平台ˉ选杨方配资靠谱 10分彩安卓版下载 单机麻将大全手机版 今天的快乐十分走势 七i星彩开奖结果 神机策配资 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 上海快三遗漏数据查询 黑龙江36选7前100期开奖号码 三明期货配资公司 青海11选5开奖结果 哈灵上海麻将官方下载 泰拳vs自由搏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