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廠長打工記 第二十八章 經營管理

時間:2020-02-13   作者:祖基 錄入:祖基  瀏覽量:101 下載

第二十八章 經營管理

王老板有幾個客戶在唐山。一天他從唐山趕回來時已經半夜了,停好車后,他去車間了轉了一圈正巧見到有一個加夜班的工人躲在一旁睡覺。

第二天王老板把工人喊在一起開會;工人們站在車間外面一字排開,王老板站在隊前高聲的給大家訓話。

他的講話好像還是集體年代的廠長給職工開會,內容是對自己的職工開展思想教育。有一段話至今我還記得,“我每天出去跑業務就容易嗎?天天沒有黑天白夜的不說;到哪里不得求爺爺告奶奶,恨不得給人家當三孫子。什么門衛啊!倉庫保管啊!碰到個我不得恭恭敬敬的,見了個三歲小孩子都想給人家打敬禮。你們倒好,上班磨洋工,活干的也是哄弄事,這回又讓人家驗出一堆不合格產品。當工人的不好好干活,你們這么干對得起自己工資嗎?上夜班困得受不了,你可以在旁邊瞇瞪一會;可你不能床子也不關,還在那給我打空轉,人躲在一邊睡大覺去了,說的是誰你給我滾出來!”上夜班睡覺的工人耷拉著腦袋站了出來,王老板狠狠得罵了他一頓,可是并沒有做實質性懲罰。

散會后王老板叫我到他的辦公室,說要想法加強對工人的管理。他說一直有個想法,想對工人推行計件工資,他認為廠里的工人多數是出工不出力,每天來混工資的人多。我聽后忙搖著頭說:“計件工資在咱這不太好辦,因為情況是人少工種繁多,設備型號,新舊和自動化程度不同,產品批量小變換頻繁;每個人的工作幾乎都不一樣,沒有什么可比性;定額計算起來很困難不說,更很難做到公平合理,計件工資對于小型沒有固定產品的機械加工企業不適合,利少弊多,不但提高不了工作效率,反而產生許多矛盾。”王老板聽后一臉的不高興,問道:“那就沒有好的辦法了嗎?”我答道:“可以采用優勝劣汰的辦法,把一些技術水平差工作效率低,工作消極不好管理的工人淘汰掉,工作效率自然就上去了。但這樣做要有一個前提,我們的工資要明顯高于同行業;就是搞計件工資,如果工人收入不明顯增加,也不會有人買賬的現在的人都是在向錢看了,不是我們參加工作的年代了,那時誰給國家集體貢獻大誰光榮;記得也搞過定額,多干了給點獎金,評個先進模范,大家忙活得就會很起勁。

當時在機械行業的技工還是缺少的,龍騰公司不僅是技術和管理人員流失,也經常有工人辭職。王老板對我說過,張工,現在不比從前了,從前工人找工作還有托人給我拎點東西當見面禮的,現在倒好,我得給工人送禮了,干活的成大爺了,動不動就辭職不干了現在他們消息靈的很,哪里工資高就往那里跑,不給漲工資立馬走人老板也不好當了。

我到電焊組安排下料,電焊組長周建濤笑嘻嘻的對我說,張工,我準備找老板辭職不干了。我笑道:“你是不是找到好地方了,準備跳槽啊!還是你們年輕的有資本,不像我們老頭子有人收留給碗飯吃就不錯了!”他忙說:“哪的事啊!我準備回家種果樹,現在村里種果樹的一年也不少收入,再說總舍家撇業的在外頭也不是個事。”我勸他說:“種果樹收入不穩定,弄不好就白干了;再說老板也不會放你走的,不信你去試一試。”王老板絕對不會放他走的,周建濤這可是公司不可多得的技術骨干。

有一次王老板交代我給唐山做的裁剪設備增加一個上料的簡單輔助設施,我問他是有圖紙還是現設計?他望著我說道:“不知道有沒有圖紙,讓你們設計也弄不出來,你去找周建濤好了。”我以為圖紙在周建濤手里;沒想到他哈哈一笑說道:“張工,這還用什么圖紙,全在我腦子里了。”他用天多時間就弄好了我趕緊叫過來老宛他倆測繪了下來。

幾天后,我問周建濤:“你不是要辭職回老家嗎?怎么樣了,老板了讓你走嗎?”只見他笑呵呵的答道:“找啦,走什么走,到他那挨了一頓臭罵,給我長了三百塊錢。”我笑道:“哈哈!你小子就是為了長工資;你說你繞這個彎子干嘛!干脆直接讓老板給你長工資得了,弄不好還給你長五百呢!”

一晃劉廠長有兩個來月沒上班了。終于老板又領了一個人到我辦公室介紹說,這位是新來的馮工,來協助張工。我忙說道,還是我協助馮工吧!我只是臨時頂替的。

我打量來人中等以上的個子,身體有些發福,年齡看上去比我要老。一張國字臉,白里透紅的臉龐上泛著油光,一頭短發齊刷刷地向上直立著,一副憨厚的樣子。

馮工原來是西北地區一家國企的工人,他來第一莊有二十來年了,當初是作為技術人才來的。他在第一莊的機械技術工人中可以算作祖師爺了,各企業中遍布著他的徒子徒孫。他的全家都遷到第一莊來了,還在這里買了房。他和王老板原來就認識,這次是老板通過他的一個朋友叫他過來的。

老馮從小在城市長大,中學畢業后到一家機械廠工作,是個優秀的技術工人。他聽說我當過國企的廠長,便對我說道:“張工,我一直有個問題挺困惑;咱們都是從國企出來的,有個問題想請教您這個當過廠長的,私營企業管理上真就比國營企業強嗎?”我答道:“您問的這個問題是這樣;如果是小微型企業,譬如餐館、商店等一些服務行業,還有一些小型作坊的加工企業、農村的養殖業等小型企業,管理起來私有制經營肯定比公有制企業強;但是有規模的的企業,私有制企業的經營管理就不如國營企業了,起碼說沒有什么優勢可言。現在有些精英們把國營企業說的一無是處,其實是別有用心;有人拿原來經營不善的國企同國外的知名企業去比較,來證明私有制企業多么優越,純屬蒙人。”他聽了又問:“那為什么改革以來把這么多國營企業賣給了私人呢?”我告訴他:“這個我也不太明白了,改革是改掉阻礙生產力發展的落后體制,解放以來,國家一直不斷地改革。其實國有企業同樣可以在市場經濟中實行競爭機制,優勝劣汰;同樣可以打破大鍋飯,拉開企業內部人員的收入差距,調動積極性,而且國企中不會出現太大的貧富懸殊。”老馮聽了說:“我看人把國營企業私有化和改革扯在一起;是混淆視聽,誤導國家改革方向。就是一些貪官們打著改革旗號,想把國家財產變成他們自己的。

老馮到來幾天后,劉廠長便正式辭職去了另一家機械加工企業。

私企老板同員工之間只是雇傭關系,各自都在希望自己以最小的付出來獲得最大的利益,工資待遇就成了無法逃避的矛盾。

這讓我想起當時被稱作資本家;我父親的故事。父親在解放前一直在天津和北京經營百貨商店,規模都不算太大。在北京城快要解放時;父親聽說共產黨是不許可剝削階級存在的,就關閉了不景氣的店鋪。

解放后,父親把商店的門面房賣給了政府,當時買房子的工作人員知道他曾是商店的老板后,希望父親來他們所在的商業部門參加革命工作,當時國家很需要懂商業的人。可是父親沒有同意;他告訴過我是害怕國民黨打回來被殺頭還有一個原因是給的工資按小米計算,父親算了一下覺得錢太少。

父親說后來他們的首長還親自登門來請他,可當他見到乘著吉普車來的首長腳下穿著的一雙草鞋時;心底下總覺得這些人成不了氣候,于是婉言拒絕了參加革命工作。當初如果同意了,我以后的家庭出身就不會是資本家了,有可能成為革命干部了,哈!一念之差,父親沒有混入革命隊伍。

在建國初期,國家還沒有取消私人工商企業,父親便又回到天津收購了一家十幾個人的小織襪廠。父親一直經營的是商業,對工廠管理不太懂而且是性格溫和寬容的人。我聽母親講過,父親開商店的時候,下面的伙計是經常往家拿商店東西的。

可是父親也有他精明的管理辦法;他沒有當老板,而只是讓自己成為一個合伙人。父親把廠房和設備通過和工人協商收取合理的租金;將工廠的經營權承包給大家,所得的效益直接和每個人掛鉤。工廠的管理工作交給大家叫做李會計的人負責,父親的工作是負責采購和銷售。父親和工人們一樣開工資;而且一定要按大家的平均工資領取。李會計負責管理,財會工作之外,還包攬所有的后勤輔助工作;小時候我見到母親也經常給他幫忙干活。

這樣大家都在給自己工作,積極性很高,收入都很可觀。工人們和父親的關系很好,我記得公私合營后他們多數回老家農村了;每當他們來城里時還經常拿著家里的土產品來看望父親。公私合營后,李會計和父親一直留在集體廠子里工作,李會計后來成了廠里的領導。

父親在公私合營后,拒絕擔任管理工作,堅持要當一名普通工人。他什么技術也不會,于是安排他一個最簡單的工作,給襪子貼商標這個工作他一直干到退休。

我記得小時候因為街道拓寬,工廠的前面房子拆掉了,后面的房子除了我家原來住的,其余的成了合營集體廠的辦公室。后來父親還主動讓出家里住的部分房間給廠里當辦公室。

至今在我的腦海里不時地浮現出來一些情景;一個應該是后來叫做大鳴大放的運動,當時院子里豎起木竿,再釘滿葦席,葦席墻在院落轉了一個圈,上面貼滿大字報還有漫畫;這給兒時的我和小伙伴有了捉迷藏的好去處。

還有一個就是舉國上下大煉鋼鐵,大人們在院子原來種花的地方用磚砌成一個爐子,夜以繼日的守候著煉鋼爐。好像費了不少周折,一天夜里,爐口終于流出不知是鋼還是鐵的紅色液體;人們開始高興的歡呼著敲打起鑼鼓。

可七八歲的我怎么也高興不起來;因為父親把家中最大的鐵制品,我的單人床送來煉鋼,害得我后來一直睡在用木凳搭起的板床。記得那張床的床架是醬紫色的烤漆,制作考究,歐式風格,聽父親講還是德國貨。

現在想來,父親當時的做法似乎很傻。可當文革來臨;他的一個個老朋友被掛上反動資本家的牌子游街批斗時,——而他卻安然無恙。

騰龍公司原來的廠長和工程師都走了,王老板現在是弄來了四個人接替,可以說花費的工資增加了,工作效率卻不比從前。

馮工在機加工技術方面挺全面,但在管理方面很不擅長,年歲也大了,如果讓他一人接替廠長的工作還是有難度。王老板也只好用兩個頂一個的辦法,維持眼下的事情。

那天老馮正和我繪聲繪色的聊起當年第一莊事件,他和工友一起拿起鋼管上街的情景時;我的手機響了,上面顯示的滄海區號家里的電話,我慌忙站起身來,走出辦公室。

電話里傳來老太太焦急的聲音,“郭金富打過電話來了,說紀檢委找他談話了他說你如果再舉報他就通知法院來找我要他的十八萬。我說我們已經離婚了,他的事和我沒關系了。郭金富說那十八萬可是離婚前的事,我還得找你要,還說些威脅我的話。我求求你了!別和他們再瞎折騰了,你就讓我消停兩天吧!”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上一篇:華東情緣九 下一篇:華東情緣八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葉小蘇 對 一位“優等 的評論
其實我們差不多唉,但是沒關系..
一只鳶 對 一位“優等 的評論
希望在未來的教育中,我希望能..
星雯 對 《業余文學 的評論
遲到的我?遲到了嗎?。。。沒..
艾娡 對 花開的聲音 的評論
看到此文,被你感動了,我也想..
艾娡 對 水調歌頭  的評論
好詩..
河南快三开奖纟结果 股票行情查询一览表 广东麻将推倒胡 国际足球直播表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东方财富网 中原内配资本原罪 乐牛配资 七大对麻将胡法图片 湖北快三走势图三 腾讯游戏qq麻将下载 下3d开奖结果 长春麻将科乐 四川麻将血战到底安卓 汇巨福配资 期货配资·杨方配资开户 锦鲤配资 闲来广东麻将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