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廠長打工記 第三十章 孫師傅

時間:2020-02-19   作者:祖基 錄入:祖基  瀏覽量:108 下載

第三十章 孫師傅

幾天后,陳慶東告訴我焊絲廠制造設備的事情訂下來了現在可以開始畫圖紙了。我讓他叫著負責制造設備的工人同我一起去焊絲廠看看,熟悉一下設備;慶東說他也一塊跟著過去

和我們一起去的是電焊車間主任沈強,他是慶東手下的干將。小沈是甘肅人,幾年前在東泊村當了上門女婿,也算得上半個天津人了。小沈三十多歲,個子不太高,有一點禿頂,人很聰明,也很有悟性,身上還有著一股西北人的淳樸。

沈強從老家出來到天津打工已經有十幾年了。現在他的技術水平,尤其是識圖的水平已經很精湛了。我讓他們一起去看看實物,目的是讓他們在以后制作起來心中有數,少出差錯。我接觸過許多優秀的工人,他們對圖紙文字的東西接受起來不太快但往往對一些實物記憶力很強,可以說是過目不忘。這可能是他們大多讀書時不太成功;而卻能成為出類拔萃的能工巧匠的原因。

在寶忠的大哥鄭廠長的陪同下,我們把設備仔細看了一遍。沈強默默地觀察著設備,一句話也沒有說。只有慶東在一旁指手畫腳的不停地講;張工,這個地方設計的不好,可以改一改,那個地方如果這樣弄會更好。我聽了只是微笑著點點頭,其實我心里很清楚,仿造設備,如果客戶沒有提出具體改動方案,只有仿得越一樣越好,改動不好就成了畫蛇添足。而且我對這套設備并不熟悉,沒有必要給自己找這個風險。

我問鄭廠長,設備是按原來樣子做還是有需要改的地方?他略微遲疑一下說,按原樣做吧!我又問一句,設備有經常損壞的地方嗎?,他告訴我,就是拔絲機水箱里的主軸和軸承愛壞,張工,您了有辦法解決嗎?我答道,好的,我考慮一下,可以想辦法改進。

第二天一早我去了現場進行測繪。其實我的工作量還是不小的,畢竟是一條生產線了,大小有七八臺設備。其中用于將鋼絲拉細的拔絲機和焊絲打軸機較為復雜些,其余的輔助性設備就比較簡單了。可怎么說這么多工作讓一個人來完成,還是有點不太符合搞設計的常規了。這些設備我是第一次接觸,而且以前從沒有測繪設計過成套的設備;這還是第一次。我畢竟不是科班搞設計出身的,眼下的工作對我來說真是個挑戰好比是打鴨子上架了。不過我還是充滿信心,相信自己能干好,而且必須干好。如果出現差錯,造成損失,我自己也不會原諒自己的。

我先找一些簡單的設備下手開始畫,一天很快就過去了。我洗了手準備回去時,鄭廠長過來對我說;老板吩咐了,讓我們今天晚上請您吃頓飯。我忙說,不必了,謝謝你們。他聽了說,一定要去的,我已經通知慶東他們了;這也是我們對您的一點心意。不過我心中還是挺高興;我的小狗跟著我吃了好幾天菜湯泡饅頭了,也該給它改善生活了。

開始兩天,有人開車拉著我去測繪圖紙,后來我讓他們找了一輛自行車,每天自己騎著去焊絲廠。有了自行車出行方便了,我開始對東泊村附近游覽了一圈。村子西面,就是靠著團泊湖的邊上,都是新建的別墅區,建好的和在建的有好幾里地。

我騎著自行車往遠處望去;只見湖水與別墅交相輝映,湖畔綠茵壞繞。別墅區里;在各式各樣人造景觀、小溪湖泊、樹木花草之中坐落著一棟棟華麗的歐式建筑風格的小樓。而僅在一墻之隔,宛如兩個世界;墻外的東泊村,低矮破舊的房屋,坑洼不平的道路。反差之大,令人驚嘆。

再往前走,情景就更讓人感慨萬千了。一個我只在電視里見過的高爾夫球場出現在眼前;沿著湖邊,數里遠的人造丘陵上鋪滿地毯般的綠草。遠遠望去,有幾個頭戴鴨舌帽子的男女;在揮舞著球桿。我在猜想打球人的身份;這種被稱為貴族運動的玩主,究竟是些什么人?中國有十幾億人口要吃飯,這有限的寶貴的耕地,卻被用來為幾個新貴族們享受服務。

一天上午,我正在辦公室畫圖。慶東從車間回來,高興的對我說,張工,中午不用做飯了,給廠里修車床的孫師傅來了,中午咱們一起出去吃飯。

中午快要下班時,門口傳來一聲洪亮的說話聲;“我聽說來了個張工!”我抬頭望去;一個滿面笑容,身穿工作服的老者走了進來。他身材魁梧,黝黑的臉龐上泛著紅光,一頭已經花白的短發。我忙站了起來;“您是孫師傅吧!”我說道,“張工聽口音也是市里的?原來在哪個單位上班?”他問道,我告訴他;“我是下鄉知青,選調在外地一家農機廠工作。”正說著,慶東在門口招呼,走吧,吃飯去吧!

吃飯的地方是街里一家用活動房屋搭建的小飯館,屋里擺放著七八張簡陋而且有些破舊的桌子,鋪著紅磚的地面已經黑漆漆油呼呼的了。

飯店老板兼廚師和孫師傅挺熟,看來這里是他每次來時的定點飯店了。來吃飯的除了趙總和會計沒來,還是上次請我吃飯的原班人馬;而且孫師傅來的這些天每日如此。我有些奇怪,一個來修理設備的人員,用得著興師動眾來這么多人陪著嗎?

吃完飯時,孫師傅招呼說;別忘了給咱們小狗捎著。寶忠搭話道;忘不了的,孫師傅!這回張工來了,每天喂咱們小狗,狗現在跟著張工享福了。孫師傅聽了高興的對我說,那敢情好了,我替咱們小狗謝謝張工了!

我們剛走進院,等在我房門口的小狗飛快的跑了過來。見了孫師傅后,興奮的豎起前爪撲在孫師傅身上,像見到久別的主人。孫師傅忙拎著手里裝著剩的塑料袋,倒入房檐下的狗食盆里。我說;一頓都給它吃了,太多吧!孫師傅答道;都給它吧!讓人家孩子吃頓飽飯吧!不一會,小狗就在不停的舔著盆子了。

師傅的到來,我晚上終于有了聊天的人了。孫師傅告訴我;他是在市里一家機床修理廠退休的,今年已經六十五歲了。我聽了說:“您了這么大歲數了,怎么還出來干,該歇歇了吧!”他說道:“孩子們家里日子過得有些緊巴;誰讓咱有這個手藝,能干再掙點吧!多幫幫孩子們。”

他告訴我;他和這里的關系有年頭了,廠子還是屬于大隊的年代,他就來給修理設備。

孫師傅身體挺棒,這么遠的路他還是騎自行車來的。我問他為什么不乘公交車來?他笑了,說;您了知道我后面兩個裝工具的鐵筐有多沉啊!上不了公交車的。我說;那就弄輛摩托車騎著。他說;老了,還是騎自行車吧!慢些騎,又安全還鍛煉身體。

我問起公司股東們的情況,孫師傅立刻豎起大拇指贊賞道;要說他們這七家能在一起干這么多年,不容易啊!也從來也沒聽說紅過臉,一直是和和氣氣,真是挺難得的。股東們掙的工資比工人并不高,而且從來沒有分過紅,掙得錢全部投入企業蓋房買設備了。

我來到公司這些日子發現一個在別的企業沒有的現象;工人們沒有稱呼老板為老板或什么總,而是直呼名字,包括外地來的幾個工人。有時還見到過工人們為了工作,照常瞪起眼來和慶東他們大聲爭論;看得出他們之間的關系是平等的。這里的人和人之間的關系融洽,這里的一切還是集體企業那個年代的延續。

孫師傅問了我的經歷;便對我說道:“張工,您了看上去像個有學問的人,還當過領導,不用問也是一個黨員。我現在有些事情弄不明白,聽聽您了有什么高見;就是咱們現在搞的改制,把企業就像賣廢品處理破爛一樣,算個三瓜倆棗的錢就給踢蹬完了。企業變成私人的了;現在是哭得哭,笑得笑;說好的要大家共同富起來的,到時候就不是那么回事了,這么搞下去還算社會主義嗎?”孫師傅的問題問得我張口結舌,我無奈的笑了笑說:“您了這個問題實在不太好回答,不過對此我也思考過;在建國初期,是小私有制企業同國有集體企業共存,作為互補當時很成功,國家經濟狀況發展迅猛。在城市商業服務、餐飲行業、小手工業、一家一戶的干,不僅效益好而且更能給社會提供優質服務。再說農村;我在農村生產隊呆過,當時農村在農業生產技術落后的狀況下,幾十戶在一起干確實沒有分開干可以調動農民積極性。但是在工業制造行業,生產過程必須要許多人在一起合作來完成;企業效益的好壞,取決于經營決策,管理方法,科技創新;這和企業的性質沒有關系。不可能企業創造的剩余價值歸私人老板了,就能提高企業員工的工作效率和積極性;而歸了集體和國家員工就不努力干了。如果說最能調動員工的積極性的辦法是實行企業股份制,但在現實中很難實現。眼下能夠調動企業員工積極性和工作效率主要是個人的報酬多少和是否合理,這一點私有制企業能做到;公有制企業同樣能做到。現在一個問題出來了;勞動者創造的剩余價值歸到極少數人手里,這樣形成了貧富過于懸殊,兩極分化了”孫師傅聽到這里對我說:“聽您了的分析,工廠歸集體還是歸個人,和工廠能不能搞好沒什么關系,那為什么國家非要走企業改制這條道呢?”我告訴他:“這個問題我也弄不明白;大概就是我們說的的與時俱進,和國際接軌讓中國也出幾個能上世界排名榜的大富豪。可并不是所有老板了錢,都拿來擴大生產,給工人提高工資,或者去做扶貧的善事。我聽唐山的一個朋友說,他們那里一個鋼鐵企業的大老板,光非正式的老婆就養著九個。”孫師傅聽了氣的瞪大眼睛,說:“他們的錢哪來的,還不是老百姓的血汗錢;有的老板們讓工人每天加班加點,星期天也不休息,工資還拼命往下壓,動不動就辭退工人。還有偽劣造假的,污染環境的,偷稅漏稅的,坑蒙拐騙的,為了自己發財,什么歪門邪道都有還有什么唱歌的、演戲的全都發大財了!咱們這些草民就別提了,可是制造兩彈一星的科學家們給國家作這么大貢獻人家才得到多少報酬企業的財富哪來的?還不是我們勞動者創造出來的啊!憑什么都成了少數人的啦!張工!您了評評我說的在不在理?”我答道:“您法有些偏見,這些現象,是少數,也是改革中不可避免的事情。中國共產黨是無產階級政黨,中國是社會主義制度的國家,老師傅!請您相信我們的黨和國家會解決這些問題的,一定會有人管的!”孫師傅聽了,似乎更來氣了,大聲說:“張工!不是我說話不好聽;管什么管!現在大家都向錢看了;小事吃吃喝喝,大事送人民幣就都了起來了。我算弄明白了,不改制;當官的子女們,七大姑、八大姨們能靠關系干買賣自己賺大錢嗎?沒有老板送,大大小小的貪官們上哪撈錢去啊!現在還有一種說法,說老百姓‘仇富’;可是有錢人住的像宮殿,有人吃頓飯也要花十幾萬,幾個人也要上一大桌子山珍海味,都趕上慈禧太后老佛爺了!許你們‘炫富’,許你們為富不仁,就不許老百姓罵兩句出出氣嗎?張工!我要是人大政協代表,開會時就提議這種大吃大喝的浪費的現象就是違法,發現了就狠狠的罰款;對了,不交罰款的,就給他掀飯桌子!”孫師傅的話聽的我哈哈大笑起來,我說道:“老師傅,現在這種高消費的人都當代表了,能贊成你的提議嗎?”我望著老爺子氣得滿臉通紅的樣子,心里想,不能再討論下去了,連忙說道,趕緊睡吧,明天還要干活了。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上一篇:華東情緣十五 下一篇:華東情緣十四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葉小蘇 對 一位“優等 的評論
其實我們差不多唉,但是沒關系..
一只鳶 對 一位“優等 的評論
希望在未來的教育中,我希望能..
星雯 對 《業余文學 的評論
遲到的我?遲到了嗎?。。。沒..
艾娡 對 花開的聲音 的評論
看到此文,被你感動了,我也想..
艾娡 對 水調歌頭  的評論
好詩..
河南快三开奖纟结果 短线炒股 谷贝网配资 浙江快乐十二开奖结果 今天 黑龙江正好网11选5 秒速飞艇怎么辨别托 股票配资平台ˉ选杨方配资靠谱 体彩江苏十一选五规 弈乐贵州麻将手机版 三分pk10人工计划网站 鲁能中超直播 星星武汉麻将登录不了 重庆麻将怎么算番数怎么给钱 快乐12走势图四川 云南11选5前三走势图 排列五直播开奖直播网易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佣金再多少